640 (21).jpg


許多人喜歡比較,比身上是不是穿名牌的服裝,開的車子是不是BMW,或是捷豹:也有人是比精神方面的,最近上了誰的課,看了哪一本書。聽起來是不同的比較,精神的比較好像比物質的比較還高尚,其實不一定。作者認為,有比較之心就是缺乏自信。

一味跟他人比,遲早會走向“物化”

人有時候也很奇怪,會倚靠外在的東西,讓自己有信心。

譬如說我小時候,大部分的孩子經濟條件不好,營養也不好。但有一個同學長得特別高大、壯碩,他走起路來就虎虎生風,特別有信心。

人類的文明很有趣,慢慢發展下來,你會發現,人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方式使自己有信心,但前提是要有一個比較成熟。比較豐富的文化支持。
           

譬如說我雖然很矮,可是我在另一方面很高大,可能是在心靈方面,或者精神方面,或者有某一方面特殊技能。我很期盼有這樣的一種社會,這樣的文化出現,讓每一個人有他自己不同的價值。            

我們的社會的確已經在走向多元,舉例來說,現在有很多地方都要求“無障礙空間”的設計。我小時候哪裡有這種東西?殘廢就殘廢嘛。可是我們現在也不用這樣的稱呼了,因為他並沒有廢。            

這不只是一個名稱的改變,而是人們重新思考,過去所做的判斷對不對?過去的殘就是廢,就是沒有用的人,但現在發現他不是,他可能有其他很強的能力可以發展出來。            

我想這就是多元社會一個最大的基礎,人不是被制化的。            

制化,就是用英文分數、數學分數就決定這個學生好或不好。不把人制化,才能讓人身上的其他元素有機會被發現,豐富他的自信。            

我們的社會是慢慢地往這一個方向在走,但同時有一些干擾,例如重商主義、唯利是圖的價值觀,又會讓多元趨向單一。單一化之後,就會出現這樣的聲音:“考上大學有什麼用,歌手接一個廣告就有數百萬人口袋,那才實在。”            

所以,價值的單一化,是我們所擔心的。            

一個成熟的社會,應該是每一個角色都有他自已的定位,有他不同的定位過程,每個人都能夠滿足於他所扮演的角色。這個觀念在歐洲一些先進國家已經發展得很成熟,他們長期以來重視生命的價值,所以他們的自信,不是建立在與別人的比較上。            

夠了”的快樂哲學            

很多人比衣服、比車子、比房子,比生活中的各種東西。但我認為,有比較之心就是缺乏自信。有自信的人,對於自己所擁有的東西,是一種充滿而富足的感覺,他可能看到別人有而自己沒有的東西,會覺得羨慕、敬佩,進而歡喜讚歎,但他回過頭來還是很安分地做自已。            

就像宗教或哲學裡所謂的“圓滿自足”,無慾無貪,充分地活在快樂的滿足中。            

這和“禁慾”不一樣。好比宗教有成熟的和不成熟的宗教,不成熟的宗教就是在很快、很急促的時間內,要人做到“無慾無貪”,所以提倡禁慾。成熟的宗教反而是讓你在慾望裡面,瞭解什麼是慾望,然後你會得到釋然,覺得自在,就會有新的快樂出來,這叫做圓滿自足。            

西方的工業革命比我們早,科技發展比我們快,所以他們已經過了那個比較、欲求的階段,反而回來很安分地做自己。他不會覺得賺的錢少就是不好,或是比別人低賤,也不會一窩蜂地模仿別人,複製別人的經驗。            

在巴黎從來不會同時出現四千多家蛋塔店,這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可是,你會在城市的某一個小角落,聞到一股很特別的香味,是咖啡店主人自己調出來的味道。二十年前,你在那裡喝咖啡,二十年後,你還是會在那裡喝咖啡,看著店主人慢慢變老,卻還是很快樂地在那裡調製咖啡。            

這裡面一定有一種不可替代的滿足感吧!            

我覺得每一次重回巴黎最大的快樂,就是可以找回這麼多人的自信。每一個角落都有一個人的自信,而且安安靜靜的,不想去驚擾別人似的。            

譬如冰淇淋店的老闆,他賣沒有牛奶的冰淇淋,幾十年來店門前總是大排長龍。但他永遠不會想說多開幾家分店。他好像有一種“夠了”的感覺,那個“夠了”是一個很難的哲學:我就是做這件事情,很開心,每一個吃到我冰淇淋的人也都很快樂,所以,夠了。

這種快樂是我一直希望學到的。

來自:蔣勳《生活十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