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辦血液診斷公司Theranos那年,伊麗莎白•霍姆斯還僅僅是一位19歲的大一女生。如今,這家估值已超過90億的新銳公司,以價格低廉、無痛、可用於多種檢測的採血技術,很有希望成為美國醫療服務業的顛覆者。        

 

           

    Theranos公司創始人兼CEO霍姆斯在帕洛阿爾託的一家門診接受她髮明的血液測試。            

 

    2003年秋天,年僅19歲的斯坦福大學二年級女生伊麗莎白•霍姆斯走進她的化學工程教授錢寧•羅伯森的辦公室,開門見山地說道:“我們開家公司吧。”            

 

    在33年的教育生涯中見過數千名本科生的羅伯森,與霍姆斯相識的時間只有一年多一點。“我知道她不一樣,”羅伯森在一次採訪中對我說:“她對待一個複雜技術問題的方式很新穎,是那種我很少見到的思路。”            

 

    當時,霍姆斯剛剛在新加坡的基因研究所實習了一個夏天。她之所以能夠獲得這個機會,主要是由於她青少年時期在休斯敦曾利用課餘時間學習過中文。回到帕洛阿爾託後,她給羅伯森看了一份她剛剛寫好的專利申請。上大一時,霍姆斯就參加過羅伯森主講的一個研討班,這個研討班主要研究的是先進的給藥方法,比如貼劑、片劑等等,甚至還包括一種像隱形眼鏡那樣的薄膜,能分泌治療青光眼的藥物。但這次,霍姆斯卻髮明了一種羅伯斯從來沒有設想過的給藥方法。它是一種可穿戴的貼片,除了可以給藥以外,還能監測患者血液裡的各種變量,看某種療法是否產生了所需的效果,然後據此調整給藥劑量。            

 

    羅伯森回憶道:“我記得她說:'我們只要在它上面放一個手機芯片,就可以把相關數據傳輸給醫生或患者。'我當時覺得很後悔,我已經在這個領域做了30年諮詢服務,創造了各種各樣的監測工具和給藥系統,但是我從來沒有把這兩件事結合到一起。”            

 

    不過,他還是覺得霍姆斯在創業之前應該先完成學業。“當時我說:'你為什麼想做這個?'她說:'因為像這樣的系統可以徹底革新醫療服務的效率,這正是我想做的。我不想在我的人生中做某種技術的'量變',而是想建立一個全新的技術,一個能幫助全人類所有階層的技術,不管他們所處的地理位置、種族、年齡和性別。”            

 

    這番話深深吸引了羅伯森。“當我最終理解了伊麗莎白的想法,我意識到,和我對視的可能就是下一個喬布斯或比爾•蓋茨。”            

 

           

    這麼大的一瓶樣品,Theranos可以進行多達70種測試。                

    在羅伯森的支持下,霍姆斯創立了她的公司,一個學期後,她便輟學全心全意地撲在這項事業上。現在霍姆斯已經30歲了,而她的Theranos公司(這個名字是英文“療法”和“診斷”兩個單詞的組合)已經擁有了500名員工和4億多美元的融資支持,投資人對該公司的估值超過了90億美元。該公司的一位獨董向我確認,本文中這些數據也是首次向外公佈。雖然Theranos即便在矽谷內部也不是很出名,但這種情況很快就會髮生改變。            

 

    霍姆斯對我表示:“開這家公司是為了能夠做好事,通過這個國家非常擅長做的事情,也就是創意、創新以及開髮能解決政策挑戰的新技術的能力,來改變整個醫療系統。 ”            

 

    乍一看,這個被羅伯森推崇備至的小貼片和Theranos公司的業務似乎並沒什麼直接關係。不過在霍姆斯看來,它們正是相同核心理念的不同“化身”。            

 

    如今美國的診斷實驗室行業已經是一個市值達730億美元的大行業,這個行業每年要做近100萬次試驗,而這些試驗結果正是70%醫療決定的基礎。美國醫保體系每年要為這些試驗報銷100億美元。而Theranos如今已經成為一家極有希望顛覆整個行業的新銳公司。            

 

    Theranos公司運營著一家高度複雜的試驗室,該試驗室獲得了聯邦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中心的認證,而且基本上可以在美國的各個州運營。該試驗室目前提供200餘項常見血液測試項目(而且很快就可以提供1000餘項),令人稱奇之處在於它根本不需要注射器。)            

    Theranos公司的血液測試只需要採用幾滴血液,也就是平時血液測試的大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血量。這對於需要經常測試的患者、癌症患者、老人、嬰兒、兒童、肥胖患者、有凝血問題的患者或是任何不喜歡抽血的人來說,都是一個莫大的福音。Theranos公司的抽血醫師(也就是擁有抽血執照的醫師)用一根手指刺針,通過一種專利方法,可以使採取過程的不適感減到最輕。(我感覺更像是輕輕碰了一下而不是刺了一下。)            

           

    Theranos公司在帕洛阿爾托市某藥店的“健康中心”。Theranos公司的試驗價格一般在獨立試驗室的四分之一到一半之間,甚至只有醫院試驗室的十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僅僅用一小瓶電容絲那麼大的血液(也就是25到50微升),該公司就能進行多達70種不同測試,霍姆斯稱這種小瓶為“納米容器”。如果用傳統技術的話,這麼多種測試將需要大量的血液,每種測試可能都需要3000到5000微升的血樣。            

 

    由於Theranos公司的技術可以在如此微量的血樣基礎上進行試驗,最終可能使醫生在更大程度上使用所謂的“反射試驗”。通過反射試驗,醫生可以指出某次試驗結果是否異常,然後試驗室應立即在同一樣品基礎上進行跟進試驗,查明髮生異常的原因。反射試驗免去了病人重返醫院並再次抽血的時間、成本、不便和痛苦。            

 

    Theranos公司的試驗結果幾個小時就能出來,基本上趕上了急救試驗室的速度,不過相比之下,急救試驗室的效率還是很低下的,經常只能進行有限的40餘項測試。            

 

    最重要的是,Theranos公司的試驗成本更低。它的價格通常只有獨立試驗室的四分之一到一半,甚至只有一般醫院試驗室的十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同時還省去了昂貴的手續費。無論是對沒有醫療保險的人、醫療保險自付額較高者,還是對保險公司和納稅人來說,如此低廉的價格都是一種福音。該公司的定價從來不超過醫保報銷額的一半,隨著這種服務的廣泛普及,最終可能為全國節省數十億美元的費用。該公司也把它的定價公佈在網絡上,這對消費者來說似乎是一項平平無奇的服務,但在以定價虛高、武斷、不透明而著稱的醫療服務領域,這種做法確實是革命性的。            

 

    Theranos到底是如何完成這些了不起的壯舉的?這仍然是行業秘密。霍姆斯只是說,該公司使用的是“與現有試驗室相同的基本化學方法”。它的先進之處在於“優化了化學過程”和“利用了軟件”,使得傳統的化學試驗方法能夠在如此少量的樣品上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