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肯尼亞在哪?也許很多人都沒有具體概念。

       
但溫州的胡女士,卻被一群窩藏在肯尼亞的中國籍嫌疑人,電話詐騙了665.2萬元。這些錢被匯入1000多張銀行卡,在台灣被取走。除了胡女士,還有溫州人金女士、重慶人徐先生各被騙走111.41萬元和90.93萬元。

       

昨天上午,龍灣法院開庭審理這起特大跨國(境)電信詐騙案,以詐騙罪當庭判處黃虹有期徒刑8年,並處罰金3.2萬元;判處黃海有期徒刑7年半,並處罰金3萬元。        

影像_001.jpg


姐姐叫上正在讀大學的弟弟
去非洲肯尼亞當「話務員」


兩個被告人是四川廣漢人,姐姐叫黃虹(化名),33歲;弟弟叫黃海(化名),22歲。


黃虹離異,有個十多歲女兒,此前,她在泰國的酒吧打工。


去年3月份,黃虹認識了一個朋友,對方告訴她,去非洲肯尼亞當「話務員」蠻賺錢的,每個月底薪5000元,做得好還有5%提成。


「我當時也沒問去肯尼亞具體做些什麼,就想著過去了再說。」法庭上,黃虹輕聲說,她出發去肯尼亞的時候,叫上了正在讀大學的弟弟黃海。


實際上,黃虹和黃海進入的,是一個以台灣人「小林哥」(身份不明)為首的詐騙團夥。


這個詐騙團夥,分工明確,設有話務組、取款轉賬組、招募組、網絡組等組織機構。其中,話務組共有30多人,他們蹲守在肯尼亞的一棟別墅內,專門負責往國內撥打詐騙電話實施詐騙。


話務組內,又分為一線話務員、二線話務員和三線話務員。


黃虹和黃海充當的,便是一線話務員的工作。



三個月打了3萬個詐騙電話
溫州一公司財務被騙百餘萬


進入這個詐騙團夥後,黃虹和黃海開始了「軍事化」的詐騙工作。


每天早上,他們8點鐘就要起床,「領導」會給他們每人分發六七張清單和一份「通稿」。「每個單子上有30來個號碼,我們要在一天內逐個打完,並按照通稿上的內容去念。」黃虹說,如果打不完,他們就會挨罵。


在完成一天的工作後,他們不可以外出,晚上11點必須睡覺。「我們的錢、電話和護照都被沒收了。」黃虹說。


「被強迫工作的我們,不打電話都不行。」黃海在法庭上說,去年3月底至去年7月初,差不多三個月的時間,他和黃虹每天打180個電話,三個月裡兩人一共往國內打了3萬個左右的詐騙電話。


「打了這麼多詐騙電話,成功了幾起?」公訴人問。


黃 海說,他成功詐騙了一起,騙走溫州一名30多歲的公司財務111.41萬元。黃虹也成功詐騙了一起,騙走重慶一男子90.93萬元。詐騙成功後,他們可以 收到5%的提成,算上工資,在肯尼亞的三個月,黃虹獲利7萬元,黃海因開支較大被詐騙團夥的後勤組扣除後,獲利為5.5萬元。



詐騙團夥作案分「三步」
將錢財匯入1000多張銀行卡

黃虹和黃海所在的詐騙團夥到底是如何電話詐騙的?


法庭上,公訴人以重慶徐先生上當的經歷進行舉例。公訴人說,詐騙徐先生的錢,主要分三步走。


第一步,1號騙子的「被通緝」提醒


去年5月15日,徐先生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中的女子自稱是重慶市公安局民警(黃虹冒充的)。「民警」告訴徐先生,他的銀行卡賬戶被河北省唐山市一男子利用,將他捲入了一起行賄洗錢案件,涉案金額高達五六億元,而徐先生已被通緝。


徐先生一聽慌了,忙說自己的卡都在身邊,並問「民警」該怎麼辦。


第二步,2號騙子的「高度保密」提示


見徐先生進入圈套,黃虹給了他另一個號碼,稱是河北省唐山市公安局的號碼,讓他打過去問問就知道。


徐先生立即撥打了「唐山市公安局」的電話。此時,二線話務員的騙子出場稱,此案是機密案件,讓徐先生高度保密,不能向任何人洩露。徐先生半信半疑中時,二號騙子給了徐先生「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官」的電話號碼。


第三步,3號騙子的「通緝令」證明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官」,正是三號話務員。他讓徐先生上網,登錄「最高人民檢察院網站」,輸入身份證號查看通緝令。


這 是關鍵的一步。徐先生完全沒想到,對方發來的這個網址並非官網,而是騙子建的詐騙網站。到這裡,騙子已經唬住了徐先生。根據3號騙子的指示,徐先生在網站 上輸了他銀行卡號的密碼,並輸入騙子提供的一串數字。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與3號騙子通話期間,詐騙團夥正在通過網絡技術手段轉移他銀行賬戶內的資金。


待他與3號騙子的通話結束後,他才發現自己卡內90.93萬元全都沒了。


公訴人說,騙子所說的「警察、檢察官」其實都是老套路,但徐先生還是上當受騙了。除此之外,溫州的兩名女受害者胡女士和金女士,分別被騙走665.2萬元和111.41萬元。金女士被騙走的111.41萬元,參與的一號騙子正是黃海。


騙子們騙取錢財後,經多級轉賬,將錢匯入1000多張銀行卡。最後,這些錢在台灣通過ATM取款機取走。





◆來源:溫州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