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坐上首富交椅的李河君个人财富几乎遭遇“腰斩”,在25分钟之内,蒸发了900多亿港币。

这一切源于5月20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跌。李河君控股的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早上10时15分左右突然跳崖式下跌,25分钟内跌去56.947%,报3.91港元,成交1.75亿股,成交额10.51亿港元。该公司公告10时40分起短暂停牌。11时44分,该公司披露,有内幕消息公布。

根据此前港交所披露的易资料,李河君通过关联公司持有汉能薄膜发电80.75%股份,据此计算,在开市后的70分钟内,汉能大跌47%,李河君身家瞬间蒸发了1167亿港元,折合约935.5亿人民币,平均下来,每分钟跌去约13亿人民币。

事实上,自从“神秘富豪”李河君以股票市值向中国首富马云发起挑战之后,由其一手打造的汉能集团的资金运作便引来全球顶级财经媒体英国金融时报的质疑。

根据金融时报对其近期财报的分析,该公司惊人的增长背后,存在一些不同寻常的做法。汉能集团与其港股上市公司汉能薄膜(00566.HK)之间,存在异常密切的商业联系。

简单说,通过向母公司出售生产设备,再将母公司生产完的材料购回,继而给母公司的下游企业或别家企业安装,也就是通过简单的左右手来回倒的运作模式,汉能薄膜轻松获得50%以上的净利润率。

对这一“光伏界阿里巴巴”的业绩表现,有业内人士一度调侃,账面毛利润率高达85.1%(直逼赌场银河娱乐),净利润率53.8%(媲美天合化工),股价过去一年中升了2.55倍,市值也达到了1592.93亿港币(比蓝筹的华润置地还多200亿)。

不仅如此,汉能的庞大市值一度是其最大对手、美国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First  Solar的三倍,同时超过中国所有其他太阳能上市企业的市值总和。

英国金融时报还质疑汉能薄膜涉及股价操纵。以10分钟为单位。金融时报分析了2013年1月2日至2015年2月9日间汉能薄膜股票的复合波动幅度。结果显示,在25个月中,有23个月该公司股价在交易日的最后10分钟上涨。而在这最后10分钟,该股票复合增长536%。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拉杰什 阿加沃尔(Rajesh  Aggarwal)在看过金融时报的调查结果后,认为存在操纵的可能性:“这只股票过去两年的走势显示出系统性操纵的特点。这种收盘前10分钟大涨的模式是极不可能随机出现的。”

事实上,市场对于“妖股”汉能薄膜的咋舌表现,并不陌生。就在本月初,汉能薄膜股价一度触及9.07港元的高点,若以此计算,汉能总市值高达3778亿港元。2014年9月初,汉能薄膜股价仅为1.2港元,换言之,半年内股价翻了七倍。

巧合的是,汉能股价断崖式下跌前夜,同样属于太阳能行业的中国在纽交所上市公司英利(NYSE:YGE)同样出现股价暴跌,5月19日,英利股价突然从1.49美元急跌36.91%至0.94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