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欠外債41萬元,突然去世。作為妻子,可不可以不知情、裝糊塗,「人死賬爛」玩失蹤?

  葫蘆島農家女杜連君把外債扛肩頭,帶著兒子養豬11年,替夫還債22萬。

  養豬11年,她幾乎很少嘗到豬肉香,更沒給自己買過新衣服,如今46歲的她頭上生出白髮,滿臉褶皺。

  「欠別人錢必須要還,即使我這輩子還不上,也告訴兒子要接力幫助還上,這是做人的根本。 」

  杜連君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當時根本沒想到再要回來1萬多工資錢,杜連君送錢來給我弄一愣,感覺到有些出乎意料。 」

  債主們信任她的人品,11年還錢的光景裡,沒有一個人在她跟前耍橫。

  「當時欠的錢有一半是小工們工資,剩下的就是親戚朋友的,人家也都拉家帶口的,坑人家,我良心下不去。再說了,一個人欠別人的債不還,走到哪兒心裡也不會安生。 」

  46歲的她頭上生出白髮,滿臉褶皺。聊起11年的經歷淚眼婆娑。

  丈夫去世留下41萬外債她一肩扛起

  杜連君是葫蘆島興城市舊門鄉草白村人,和丈夫結婚後育有一個兒子。

  丈夫很能幹,除照顧農活兒外,1999年,還東挪西借20多萬在本村承包了採石場,以此來減少部分村民外出打工無暇顧家的現狀。

  採石場起初前2年效益還不錯,未拖欠過工人工資。儘管如此,也沒有收回投資。正當其想大干一番事業時,對方卻拒絕收購其產品,造成灰石積壓嚴重,20餘萬原材料賣不出去,工人工資成了老大難。因心情鬱悶,再加上著急上火,丈夫一病不起,後來企業停產,為此拖欠工資20多萬元。

  2004年下半年,丈夫被查出肝硬化和肝癌,大量吐血。儘管搶救治療花了10多萬元,還是撒手而去。

  丈夫一走,留下了開採石場、治病欠下的41萬元債務,連同一家老小的撫養義務。這些,一股腦都壓在了杜連君纖弱肩膀上。

  杜連君丈夫兄弟四個,公婆一直跟他們家過。丈夫去世後,公婆也沒曾離開過她家。儘管去世前,丈夫告訴杜連君,一旦自己走了,就再找個人家,別苦了自己!可她拉著丈夫的手哭成了淚人兒,直搖頭。杜連君甘願伺候80多歲的公婆,拉扯著未成年的兒子。

  從此,她把40多萬元當作自己人生一道減法題的「被減數」,每天在心裡盤算著,她盼望有一天這道題的結果能歸於零。

  壓力襲來,杜連君整夜睡不著覺。夜深人靜時,她暗自流淚,耳畔時常迴響起鄉鄰的話:你還年輕,賢惠善良,走道兒算了。饑荒嘛,找死人要去。

  杜連君說:「我動過那個心思,但只一閃念而已。兒子那時還小,公婆又年邁,誰來照顧?況且人走不能茶涼。當初丈夫和我借錢時,說好一定還的,就為了這句承諾,多大困難我也要挺過去。 」

  為一句承諾15歲兒輟學隨母養豬還債

  別看沒有多少文化,可善良的杜連君認為,人必須要講良心。「欠錢不還,讓別人戳脊樑骨的事我不干,欠別人錢必須要還,即使我這輩子還不上,也告訴兒子要接力幫助還上,這是做人的根本。 」杜連君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一個女人,41萬債務怎麼還?靠種地,村裡每人只有一畝來地,去了成本,不夠生活費的。

  想出外打工,一家老小誰來管?最後所有想法都行不通,杜連君選擇了養豬。「養豬我在行,一開始沒本錢,先從親友那裡賒來2頭豬仔和飼料。從此用這2頭老母豬開始繁育,養豬還債。在我精心飼養下,當年就還了兩萬多元。 」

  2005年,杜連君開始養豬,年僅15歲的兒子趙賀東不忍心看到母親獨自扛起家庭生活重擔,於是決定輟學幫助媽媽共同養家。從此,這對母子一邊打工、一邊養豬,開始了還債生涯。

  目前,除了幫助母親在家養豬,趙賀東還給別人開車拉水、干零活兒掙錢。他一天累得腰酸腿疼,仍然堅強堅持著,因為他要幫助媽媽儘早還清外債。

  杜連君指著院裡一排豬舍說,「這些豬舍當初是政府出錢建的,養豬本錢是鄉親們借的。 」

  提起養豬的經過,杜連君眼裡閃著淚花:「第一茬豬出欄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找我要錢,恰恰相反,有不少人反倒安慰我,別著急還錢,慢慢滾雪球,你會好起來的。 」

           

  昨日46歲的杜連君正在餵豬,丈夫開採石場時欠工人的22萬元工資已經還清,還債11年,她的頭上已生出白髮,滿臉褶皺。

欠工人工資10年全還清 還剩20餘萬要還

  在杜連君家裡有個小賬本,記的既不是彩禮賬,也不是日常收入支出賬,而是欠工人的工資賬。「這個賬本,我一直妥善保管。每還清一戶人家,心裡別提多痛快了。 」她清晰記得還第一個人工資的情景,對方是同村60多歲的張慶林,家中非常困難,妻子和兒子都重病癱瘓躺在炕上。

  得知杜連君老公沒了,張慶林曾對杜連君說,你孤兒寡母的拉扯全家夠苦的了,拉這麼多饑荒,能給就給,不給也不勉強。讓老張想不到的是,2005年末,杜連君一分不差的將所欠1萬多元工資錢全都還上。直到現在提及此事,張慶林還說杜連君真是個講究人。

  丈夫去世後,一到年節,經常有人登門討賬。每每此時,杜連君都會說,大家放心,沒事兒的,我跑不了。我現在養豬每年都能掙錢,可困難和著急等錢用的人先來,張慶林就是個例子。給我時間,肯定都能還上。

  就沖這句話,在11年還錢的光景裡,沒有一個人在杜連君跟前耍橫。

  11年來,母子倆每年都必須要還上一些外債。期間,有人可能是忘記了或者是因為欠錢少的緣故都不想要了,可杜連君說啥都要還上。

  由於搬家等原因,有的債主家,杜連君去多次都找不到人,只能默默記在心裡。去年一次在集市上,她偶遇已經搬家多年的一個工人的妻子,儘管只欠其300元錢,她立刻掏出來將欠款還上。

  從此拖欠20餘個工人的工資全部還清,杜連君如釋重負。因為答應丈夫的承諾全都實現,她可以告慰九泉之下的丈夫亡靈了。

  為盡快還錢,儘管養豬11年,可杜連君卻幾乎沒嘗到過豬肉香。即使過年了,也舍不得殺一頭豬來吃肉,因為外債還沒有還完。

  11年來,她穿的都是舊衣服,吃的非常簡單,過的清貧,更沒給自己買過一件新衣服。最多時,她1年要還上4萬多元,最少的也還上1、2萬元。

  就是靠這種滾雪球的精神,11年來,她和兒子靠養豬和打工,將所欠的41萬元外債已經還掉22萬元。

  還剩下20餘萬元都是欠親戚的,母子倆計畫三五年內還清。

  如今,杜連君家養豬的規模越來越大,面對未來,杜連君始終樂觀,面帶微笑:「我現在挺好的,有那麼多好心人關心我,兒子也能掙錢且成了家。只要豬的行情好,用不了幾年,剩下欠親戚家的債務也完全不用愁了! 」

           

  這個家只有四口人,80歲的公公婆婆還有杜連君母子。 2005年,年僅15歲的兒子看母親獨自扛起家庭生活的重擔,輟學幫助媽媽養家。如今兒子已經結婚,好日子就在眼前。

別人欠她7萬不認賬 她說算了

  一時間,「豬倌」杜連君用微笑和誠信替亡夫還債的感人故事,在當地被傳為美談。

  草白村主任郭春武對杜連君夫妻知根知底,他說,杜連君要強、誠實守信、孝順、識大體。儘管自己很苦,但從不伸手要低保。 2013年村裡修道,要佔幾戶人家的地,有人爭搶著多要佔地補償款,而杜連君不要一分錢,說村裡給老百姓修路是大好事,受益的是村民自己,應該多多支持。在她帶動下,鄰里鄉親十幾戶都沒怨言的,沒要補償款,村裡順利完成了修路工作。

  儘管欠了別人很多外債,可當初丈夫在世時,企業也有很多礦石賒出去,欠他們家賬的很多也都已經找不著人了。錦州有一家姓戴的車主,欠她家7萬多元貨款,催了幾次也沒還,後來聽說這家男人死了,女人根本不認賬。杜連君說:「不給就算了,她一個女人家,也挺不易的。 」

  杜連君還有個祖傳絕活兒,誰的胳膊腿腳等有個跌打扭傷等症狀,她都幫著無償治好,遇到行動不便的患者,還免費提供吃住。

  郭春武說,10多年前,他的腳脖子崴了,走路非常疼痛。無意中得知杜連君有這本事就上門求助。杜連君二話沒說,靠著手勁兒忙活了1天,終於將其腳脖子疼痛問題徹底解決。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杜連君已先後為20多名有此痛疾的人免費解決了困擾全身的老大難問題,為此搭的飯菜錢也有千餘元。

  去年,鄉婦聯看到她家房子快成了危房,幫助投資建了新房,這讓杜連君心存感激。

  剩下的20餘萬元外債,母子倆預計在三五年左右都能還清。因為現在她家豬圈裡還有7頭老母豬,每年種豬能夠繁育好幾窩,再加上兒子外出打工掙的錢,用不了5年就會全部還完所欠的外債。

  現在,每天靠勞動給圈裡的豬喂食,清理豬圈,再苦再累,母子都咬牙挺著。因為好日子正在向他們招手呢!

  去年,杜連君被評為「最美興城人」;今年,又被葫蘆島市推薦參評誠實守信道德模範。

  債主敬佩她

  債主張慶林:杜連君送錢來,給我弄一愣,感覺到有些出乎意料。沒想到杜連君是如此堅強替夫還債的誠信女人,當時根本沒想到再要回來所欠的1萬多工資錢。

  債主趙清秋:41萬壓在一個男人頭上都受不了,何況她一個弱女子,胸襟能夠如此開闊,誠實守信,真的很了不起。儘管我自己有時也很難,也向她多次討要過,可她向我保證還款的時間和錢數,都非常準時到位。

  債主韓民:有時杜連君經常會到我這裡借錢倒短兒,最少時拿2000元,最多時借個1、2萬元,我幾乎從來沒拒絕過。因為她一個女人真的很不容易,能夠做到夫債妻還,而且說到做的,真是好樣的!我很支持她,幾乎從不催債,因為我相信她的人品和信譽,這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學習她身上的優點,為她的這種誠實守信行為點贊。

  80歲婆婆心疼她讓她改嫁她不允

               

  「這孩子一天累得成了一灘泥,晚上還給我們做可口飯菜,噓寒問暖,總順著人說話,照顧得很周到。 」今年80歲婆婆劉長彬說,有好幾個兒子,但就願意和杜連君過。當年,劉長彬不忍35歲的兒媳婦守寡,勸其改嫁。杜連君沒答應,事後趴在婆婆懷裡嚎啕大哭。「這些年苦了兒媳婦,全家人都謝謝她。 」說這話時,劉長彬老淚縱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