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除了中國,沒有哪個國家會有這麼多的育齡婦女做上環手術.在自己的身體裡放入異物,造成子宮永遠有類似炎症的情況來避免懷孕。因為自己的經歷,我看了不少書,也詢問過熟悉的幾位醫生,現在的醫院,上環都認為是小手術,在門診的計生室就可以操作,消毒都不會很嚴格,無論大小醫院,所以現在婦科病發病率年年上升。


       


       


       


任何手術,如果非必要,就不應該做,選擇哪種避孕方式是自己應該做主的,而不是一刀切一定要上環。



       


現在我們的醫院提到已育婦女的避孕,一句話就打發掉:上環。



       


       

然後,等你大出血了,等你宮外孕了,再來說你不適合上環,拿掉吧。



       


很多地方,不上環不給發獨生子女證,不上環不給報銷醫藥費,不上環不給上班……人為地,近乎野蠻地將年輕的媽媽們趕進計生室上環。因為我生完孩子半年沒有上環,居委會的人天天上家裡來找我;單位說不上環黨員不能轉正;住院保險不報銷,我不得不去上環,雖然我很反對上環,也一直沒打算上環。



       


等我上環後,流血不止三個月,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居委會仍然不肯開具取環證明。後來發展到大出血,送到醫院急救,醫生開了緊急取環的手術單,才給我取了環。


       


因為取環和治療性刮宮,我得了宮頸糜爛。最近不得不去做了微波,因為工作節奏緊,一直沒有時間調理,我還有內分沁失調,吃中藥兩年無效,目前仍在治療中。


現在,居委會的人在路上看到我都躲著走,因為在我取環後,我媽跑去他們那裡大吵了一次。



       


       



       


如果姐妹們可以選擇,不要選擇上環。


你們看過取環的手術嗎?我看過。我上環和取環時旁邊手術台都有老奶奶級的人在做取環術。因為環的時間長了,已經陷進肉裡,只能連環帶肉一起拉出來。血流得那麼多,整個人臉都慘白,和生一場大病沒什麼兩樣。但我是個女人,我很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雖然我在醫生的眼裡可能僅僅代表一個冷漠的數字:今天又一個取環大出血的,今天又一個做微波的,今天又一個內分沁失調的……



       


我出於自己的立場向經歷過和未經歷過的姐妹提個醒:上不上環,聽自己的,不是每個健康婦女都合適帶環。



       


因為周圍人的經歷(我媽帶環懷了我弟弟;我三個帶環懷孕的同事,一個上環後大出血的朋友、一個帶環後宮外孕的朋友)和本人親身經歷(上環不適,大出血差點沒命)都告訴我:很多健康的婦女,也是不適合帶環的!



       


所謂的副反應是少數,中國有三億育齡婦女,哪怕是1%的副反應,那麼也是代表了300萬個痛苦的生命,何況實際的官方數據都遠遠不止1%,任何一個最小的百分比代表的都是無數女人一生永遠的病痛。



       


同樣身為醫生,國外的醫生會向就醫者首推避孕套。但中國的醫生,無論是醫學院的課程老師,還是臨床實踐,首推的都是上環。



       


什麼是上環,它是一種手術,一種在女性子宮內放置異物,造成子宮永遠在類似炎症的情況下,達到避孕的目的。這種情況,通俗來講:就像為了避免孩子淹死,所以連澡也不給洗了。



       


我知道法律尚規定無罪釋放,但我們國家卻為了計生,將無數婦女無情地推向手術台。同樣的目的,不同的手段就可以達到,為什麼要求姐妹們採用最可怕的手術手段?



       


上環不能避免宮外孕,但避孕套可以。



       


上環不能禁止***和愛滋病的傳播,但避孕套可以。



       


上環會脫落,脫落後的再上環或清宮術仍然是手術;避孕套脫落後、有事後,避孕藥可以補救(這玩藝不能多吃,一年內最多只能吃2次)。



       


沒有人願意有事沒事在自己身上動個手術,正和你所說一樣,無論我們從哪個途徑得到避孕知識,告訴我們最多的,言外之意就是要姐妹們首選的:就是上環!



       


如果我們的醫院,能向所有育齡姐妹首推避孕套,而不是冷漠地一句「上環」,那麼類似我的不幸就不會再次降臨到其他姐妹身上!



       


什麼是正確地看待上環,並不是說讓更多人接受上環手術就是正確看待。拒絕,才是正確的。



       


如果我的文章能讓更多姐妹選擇不上環,那麼,我認為才是對上環手術最正確的態度。當我們像填鴨一樣被計生政策和醫院的統一上環教程洗腦後,能有更多姐妹勇於拒絕這種方式,能站出來拒絕這種對我們的身體有極大傷害的避孕方式,才是對自己,對社會更負責的態度!



       


我經常聽到和見到帶環懷孕的、環脫落後懷孕的,但我還真沒聽說過有誰一直正確使用避孕套仍然造成懷孕的(小說裡把套子紮上眼的那種事例外)。



       


因為我前面提到的病,我在本市最好的婦科醫院已經是老病號,每週都會去一次以上。看到人流室裡出來的,除了年少無知的女孩子,更多的是被帶環懷孕,環脫後意外懷孕的……你沒有見過取環術吧,相信任何一個見過的姐妹,都會和我一樣,向每個姐妹說:不要上環!



       


身為女人,當國策和醫生共同將我們推向手術台時,能有自己的想法,才是重要的!



       


姐妹們都去問問身邊四十五歲以上,五十歲以上的阿姨奶奶們吧,在絕經後的她們,一定會做取環術。因為二十年前,上環是每個育齡婦女必做的功課,不上環,她們就享受不到一切工作和生活上的待遇。問問她們,如果可以重新選擇,她們會不會選擇上環。在五年,十年,二十年後,如果仍然認為上環是最好的避孕方式,那麼可以向下一輩年輕媽媽們推薦上環術。



       


我認識的一位退休醫生,她自己當年是寧肯不入黨,不評職稱,甚至冒著被開除的危險,堅持不上環。而我,後悔沒有早一點認識她。



       


身體,都只有一個,健康,才是生活的最根本態度。如果我們漠視自己的身體,那麼,身體自然也不會善待我們



       


我做了十年的行政人員,我很瞭解計生部門(也許可以套到任何一個政府職能部門)對計生工作的態度:是每個月每個婦女都來登記領十五個免費避孕套來得方便呢,還是讓每個婦女都去做個上環手術方便?年底要統計發了多避孕套,有多少婦女計畫外懷孕,有多少婦女偷生二胎,有多少婦女偷生三胎……這種工作量是無法計量的。所以,當我們的計生工作人員發現上環的好處後,肯定會大力地、全力地、甚至強制地推進這個手術!多方便!如果一個育齡婦女做了上環術,那麼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再生孩子了,計生人員可以將她永遠從懷疑對象和防範對象中劃出去!(如果她大出血取環了,如果她宮外孕了,那麼發生率肯定是個小小的百分比數字)



       


       



       


當計生變成政府行政行為時,要求目的就很明確:數字!



       


計生部門只要求二胎率必須低到百分之多少!只要求一胎率達到百分之多少!他們是不會管宮外孕率,大出血率,甚至死亡率的。與輝煌的一胎率達99.99%相比,任何一個小小的百分比都只是他們工作中的正常情況。而漠視數字背後是無數姐妹的身心痛苦。



       


畢竟,姐妹們需要的並不是上環,而是避孕。客觀公正地告訴姐妹們哪些避孕方式,講出種種方式的害處,對上環的害處,尤其要多講,而不是簡單地說些小小的害處,比如上環時不很疼,那麼一定要告訴姐妹們取環時有多疼;在說上環可以一次避孕幾年時,請多講講可能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比如意外、比如宮外孕……



       


這不是拔牙,疼幾天就不疼了。對很多老媽媽級的人來說,取環就像生一場大病。



       


我們的身體都只有一個,那麼善待我們的身體,才是對自己和他人最負責的態度!!請好好對您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