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投名狀》,兵荒馬亂中的殘酷傳奇,情義的慘淡碎滅,其實也寫照了現實生活中的許多無奈紛爭,只是現實生活中沒有那麼多血腥的犧牲,然而我們身邊卻不乏各色男女版本的青雲、二虎、午陽、蓮生,很多時候,月亮星座才揭示更真實的你,讓我們從你的太陽和月亮的星座組合來看看,如果時光回轉百年,你會是投名狀裡哪個角兒?(參考太陽和月亮星座) 





龐青雲(太陽天秤+月亮摩羯)
龐青雲是壞人嗎?不盡然!天秤帶給他的人格魅力,帶來女人的愛慕也讓兄弟願意為他生為他死,而天秤也帶給他太多的矛盾和心理紛爭,他的淚不是假的,辣手也是真,但天秤座永遠有說服自己的公平理由,小犧牲是為了大天下他說的「讓窮人不再被欺負」不是假意,只是控制不住月亮摩羯對權力慾望的驅使,是的,月亮摩羯讓他充滿了野心,但他又偏被理想主義的太陽天秤牽絆,要是野心夠大,他就不會在戰爭結束之後失勢於官場。恰恰因為他本質上不是現實主義者,仍懷抱著「讓窮人不再被欺負」的理想,並自覺付諸請纓減免賦稅的行動,所以才被比他更實際跟野心的一群實用主義老官僚暗算。說到底,他只是一個迷了路的滿心齊家治國理想破滅的浪漫主義的悲劇梟雄。 

龐青雲其實是很多所謂當今「英才」的典型,他們堅信偶爾的不折手段是他們實現理想的無奈過程,他們抱著無奈為實現抱負而迫切往上爬的心態,在夾縫中如履薄冰,面對眾人驕傲微笑的同時,冷暖自知。



趙二虎(太陽金牛+月亮白羊)
月亮白羊的他耿直,衝動,義字當頭,他光明磊落,不計較權利得失,他充滿同情心,他人如其名,生猛而簡單。他不擅表達,他愛蓮生,卻無法令其心儀,太陽金牛的他是憨厚的,實在的,專一的愛著他的蓮生,無論他如何的讀不懂她,他能做的只是默默的,奮盡一切用物質去堆砌他想展示的愛意,簡單的他以為安穩富足了便能留住女人,然而他固執的一廂情願卻無法挽住蓮生的愛戀。太陽金牛月亮白羊的他讀不懂亂世生存法則,他對兄弟義氣的堅持到了幾乎偏置的地步,他的一切都是為了兄弟們,從為了兄弟交出權力,到為了兄弟死去,他讓人悲,讓人感動,卻也只能留下過後的感動,而已。

趙二虎似乎已經難得為今人見了,或者可以說,太平盛世下的趙二虎是幸福的,他們無需為如何擔負大班兄弟的生計而揭竿起義去做倍受關注的英雄,現實中的趙二虎應該是平淡的,也許就是你身邊的路人甲乙丙丁,他們勤懇的工作著,為著讓老婆孩子更好的生活而默默無聞的踏實努力著,閒暇裡,同兄弟豪邁暢飲便是人生最大樂事。



姜午陽(太陽白羊+月亮射手)
姜午陽是個可愛又可悲的人物,他感情強烈,勇字當頭,忠義兄弟情是他生命的全部。當陌生的龐青雲為他擋了那箭他便信了此人可托付信諾,這既是月亮射手的記恩,也是太陽白羊的天真。他有著射手的靈活思維,和海綿般的學習力、分析力,所以不似二虎簡單的義字當頭,他敬仰大哥紀律嚴明,執法如山,身懷絕技,執著堅定、夠優秀、真丈夫,也能在大哥、二哥發生爭執的時候較為冷靜的推理裁決和斡旋,做兄弟間的紐帶。然而當他所有關於兄弟盟誓的天真被打破,殺龐青雲,同歸於盡,是為二虎復仇,也是祭奠自己絕望了的信仰。驍勇如姜午陽,生逢亂世,只能留下一聲歎惜。

姜午陽是天生的騎士,無論生活在怎樣的年代,他們精力充沛,他們樂於衝鋒陷陣,他們敢於用身體檔子彈,如果理想沒有被現實大海打到谷地,今世的姜午陽,應該是快樂的開拓者。



蓮生(太陽雙魚+月亮天秤)
她的夢想從不曾低頭,太陽雙魚的她從不離棄對愛情嚮往,二虎給了她幸福,卻不是她想要的幸福,她的同情心帶給她愛情,她救了一個人,卻讓自己陷入了無可救藥的深淵,月亮天秤的她和太陽天秤的龐青雲如膠似漆是必然,也正是月亮天秤讓她必然的猶豫游離於兩個男人之間無法抉擇,月亮天秤的公平和道德感讓她無法對二虎決絕,而雙魚對愛情的無法割捨又讓她無法埋藏自己對龐青雲的感情,一個連到死都無法掙脫迷茫的女人,在那個時代,她的悲劇是必然。

蓮生在今世已然比比皆是,只是不至於有那麼悲劇,我愛的或愛我的?責任或情感,對絕對愛情的追逐是女人無法擺脫的魔咒,幸運的是,現在女人們可以有更自主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