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5歲的Debbie Taylor很喜歡為男友和兒子做大餐。但當兒子和男友在享用美食的時候,她卻只在旁邊吃牛肉味的薯片。事實上,她在過去的10多年間,一直只靠吃薯片為生。

Debbie是埃塞克斯州一家旅館的服務生,她對食物的偏執導致她去餐廳的時候都只吃自己隨身帶著的薯片。理論上說,Debbie不管走到哪裡都會帶著薯片。比如當她與男友和兒子去西班牙度假的時候,她整整帶了一箱子的Monster Munch牌薯片。

“我對烹飪出的美食無感。”幾年前Debbie在衛報寫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我還是比較喜歡Monster Munch的薯片,但我只吃牛肉味的,絕對不吃洋蔥味。而且我每次拆開薯片的時候,我都會認真檢查薯片上的牛肉調料塗層,如果不夠厚的話,我會直接把那包薯片扔了。”

”薯片上的牛肉調料真的很美味,我感覺我簡直成了薯片品鑑師,畢竟我在這兩年每天都會吃兩大包薯片。每次我去購物的時候,都感覺像在為孩子們的派對做準備。“她說。

”我在早餐一般會喝點茶,中午不吃,然後下午4點多的時候,我會吃一包薯片,然後在晚上8點的時候再吃一包。其他時間,我一般會喝一些茶,有時候還會喝點可樂。由於我已經養成這種習慣很多年了,所以我完全不會覺得餓。我對其他食物完全沒有慾望,因為我不喜歡飽腹感,而其他食物就會讓我有這種感覺。“Debbie說。

雖然朋友們一直在勸她吃得健康一點,但Debbie卻無法忍受其他食物。不管是快餐,聖誕晚餐,燒烤,就連她自己做的食物都讓她無法下嚥。

”我的家人嘗試過各種方法讓我吃點別的,但我已經習慣吃薯片了,所以我真的沒法忍受其他東西。“她解釋道。其實,Debbie坦言自己一直都知道為了身體著想,她在未來必須要摒棄現在的飲食怪癖,但儘管如此,她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事實上,Debbie從小就是個愛挑食的人。”我一直很挑食,從小我媽就一直在努力讓我可以吃得健康均衡一點,比如為我做意大利面和蔬菜,但我就是不愛吃。最後我媽無力地表示’你如果再不吃就沒東西可以吃了。’然後我便回答’好啊,那我就什麼都不吃了。'”

       

後來Debbie開始轉戰垃圾食品,因為她發現自己只有吃垃圾食品的時候不會覺得煩。於是11歲那年,她變成了一個小胖妞,這讓她在學校飽受同學們的欺凌。“這是一段非常黑暗的時光。”她回憶道,“我完全失去了信心,變得厭食,還瘋狂地運動。”

上大學的時候,Debbie在當地一個游泳池找了份兼職,她看到一些女救生員在休息的時候會吃些花生充飢。Debbie立刻靈機一動並在一段時間內只吃花生和撒了鹽的麵包。有趣的是,她人生中唯一一段正常飲食的日子大概是她懷上兒子的時候,當時她會吃很多食物並均衡飲食。但她一生完孩子後,立刻又恢復了奇怪的飲食癖好。

在Debbie遇到現在的男友後,男友一直在說服她吃得正常一點。“他會給我做派還有寫著我名字首字母的土豆泥。我很感動,但我還是沒法吃那些東西。我只好告訴他,我現在的這些怪癖都是從小就養成的,最後他表示了理解。”她說。

       

儘管現在,Debbie的男友已經習慣了滿屋子都是薯片的日子,但他還是很擔心。“我一開始很擔心她的骨頭,她從來不攝取任何的維他命,蛋白質和鈣。她從來不吃維他命,她還從小就不吃任何的綠色食物。“Debbie的男友說。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我依舊是健康的。我並沒有比其他人更容易得病,雖然我的指甲比較脆弱,還偶爾有牙齦出血的情況。醫生表示我有點貧血,但他們也沒有強迫我改變飲食習慣。另外,雖然薯片的熱量很高,但我並沒有肥胖方面的困擾。“Debbie說。

據悉,Debbie奇怪的飲食習慣並沒有遺傳給兒子。”感謝上帝,他的飲食習慣很正常。其實我是個好廚師,我很喜歡做飯,不過一想到我自己要吃下這些食物的時候就會很反胃。“她說。

”我肚子餓的時候就會去吃一包薯片。”她說,“我並不打算節食,Monster Munch就是我喜歡的食物,我知道這其實也是厭食症的表現,大概是我青少年時期的厭食症導致的。這個病一直影響著我,但我可能會等到我決定要改掉這個習慣的時候才會採取一些行動。事實上我並不會感到不安,不過誰能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們覺得拿薯片來當飯吃這事很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