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2043131320.jpg

半个月前,快递公司有个包裹,收件人是林梅,收件地址是北广路41号。包裹是从很远的安徽发过来的,寄件人叫张强。包裹内容写着:衣服鞋子。

郭志安正是负责派送这一带包裹的快递员。但这几天他想着不干了,因为干快递员这行,风吹日晒很辛苦,工资却很低,他想找份好点的工作。

反正要走了,因此,他打起了歪念头,想趁机捞点油水。看看这包裹,收件人林梅,一看就是女人的名字,而寄件人张强,一看就是男人名。应该是男人寄给对象的礼物。包裹上面的手机号码一直打不通,说是空号,这七八天也没人来询问。

郭志安的女朋友丽丽,老是埋怨他不肯为她花钱,偶尔买的一点东西,也是便宜货。

今天,他按着包裹上的手机号又拨打了一遍,还是打不通。于是,他一声不吭把包裹拎回了家。第二天一早,就到公司申请辞职了。谁也不知道有个包裹不见了。

傍晚回到家,他迫不及待拆开包裹,纸盒子里有一双精致的红色高跟鞋,旁边是一条折叠整齐的白色高档旗袍,把旗袍拿起来,他不免心跳加快:下面还有一条白银吊坠!

紧张之余,又很窃喜,马上就去找丽丽,把这些东西送给了她。丽丽高兴得一把抱住他,亲了又亲!

直到天黑,他还是扭扭捏捏,不想回去,但被丽丽拒绝了。无奈,只好骑着电动车回家。郭志安骑着电动车没走两分钟,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是丽丽,丽丽要他回她住处去。

郭志安一阵窃喜:看来有戏!于是马不停蹄又返回了。只见丽丽的房门开着,丽丽正在里面观摩身上的白色旗袍,银吊坠也被她戴上了,脚上的红色高跟鞋显得特别耀眼。一见郭志安,她就高兴地问:“志安,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郭志安连连点头,丽丽穿戴起这一身,确实高雅了不少。丽丽走过来俏皮地问:“你觉得,头上是不是应该再配一朵白花?”

这一问,郭志安怕了:“什么啊?”

丽丽没再理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叫郭志安载她去外面玩了。

电动车行驶在平坦的马路上,丽丽在后头没说话,郭志安也专心骑车,不一会儿就到了北广路一带。他突然停了车,“往回走了啊。”回头一看后面,他惊了,丽丽怎么不见了?!难不成是路上她自己跳下去了?有可能,她是侧着坐的,随便一跳就能下去,更何况他开得慢。

于是他掉头往丽丽住处赶,可是到了门口,发现门是锁着的。他敲门,也没动静。丽丽哪去了?郭志安有点慌了。

正在这时,手机又震动起来,是丽丽,郭志安嘘了口气,一接电话,丽丽劈头就一顿数落:“你这人,你说你,拿人家东西干吗啊!赶紧还给人家,不然会招来麻烦的!”不等他开口说话,那头已经挂了。再拨过去,说是不在服务区了。

知道丽丽没事,他便先回了自己家。想着明天再跟丽丽解释,然后把东西还给人家。现在才9点多,他老妈还在客厅嗑瓜子看电视,见了郭志安便不悦地说:“你那个丽丽也真是,穿着白旗袍就算了,还头上戴白花!白花不能随便戴的。她也没搭理我,换掉了衣服走了。回头你得说说她。”

郭志安顾不上这些,回房一看,床上放着那条白旗袍,白银吊坠也在,地上是那双红色高跟鞋。看来,她已经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头了,说不定还在生气呢!不行,今晚就得把东西给人送过去,还要找她解释清楚了。不然有得我好受!

于是他包好东西,骑着电动车出门了。北广路,他印象中好像是个村子,但具体到41号,他不清楚,到时再找人问问。

不一会儿,他看到了北广路的路牌,再往前一点,找到了1号门牌,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应该就能找到41号。于是,他放慢速度,继续往前。2号……3号……37号……39号……快到了,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