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2044842786 (1).jpg

黑夜,对于想干坏事的人来说是特别好的掩饰,适合干许多坏事。

夜幕下,两个男人站在河边,似乎准备干什么。他们抬来一个麻布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似乎挺沉。 

“村长,还要继续……吗?”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问道,那个‘埋’字他似乎说不出口。

甲村村长沉默了一会,点头说道:“埋,我们只能这样干了!这桥都修了半年多了,眼看到现在连个桩都还打不稳,乡长怪起来,我这位置怕是保不住了。你说怪不怪,也邪了乎了,偏偏就我遇上这邪乎事。唉~”村长叹了口气。

甲村和丁村本来相距不远,但因为中间隔了条河,所以村民们得绕道走。有句话叫要想富,先修路,所以两村在乡长的决定下开始修桥。奇怪的是每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打好桩,但桥是怎么也修不起来,总是莫名其妙的垮掉。村长找到了一个看风水的先生,风水先生告诉他只有将未满六岁的孩童活埋在打桩的地方,用他的怨气镇桥,这桥才能立起来。

村长和瘦小男人打开麻布口袋,里面躺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他被捆上了手脚,嘴里塞着破布。他醒着,睁着大大的眼睛,眼睛里噙满泪水,似乎他已经预见了自己将会遇到怎样可怕的事。小孩叫琼生,是个苦命的孩子,因为家穷父母不得不卖了他,而买他的人恰好是村长。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心狠,要怪就怪自己命苦吧,唉~”村长叹了一口气,和瘦小男人把孩子扔进了打桩的旁边挖好的深坑里,掩埋上了泥土。

自那以后,桥顺利的修建完工。

五十年后的一个夏天的夜晚,一个男人因为一件事在甲村耽搁了,所以赶夜路要回丁村。当他走上桥后,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这座桥突然变得很长很长,似乎没有尽头,无论他怎样努力往前赶,就是到不了另一头。男人吓得冷汗凌冽,累得满头大汗,无论他是快速走步,还是大步奔跑,桥的另一头都似乎离他很远很远

。最后,男人实在没有力气了,瘫坐在桥的中央,在他昏睡过去的时候,他似乎听见了一个小孩的咯咯笑声。

第二天天刚亮,男人醒了过来,睁眼一看,自己正倒在桥的中央。他爬起来,拼命往丁村跑去,他要把昨天遇见的怪事告诉乡亲们。

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到了晚上,都没有人敢在夜晚过桥了。

夏天,孩子们总是特别贪玩,不用像冬天一样因为寒冷而躲在屋里,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奔跑玩耍。这天傍晚时分,几个半大孩子吃了饭玩着玩着就跑到了桥边,他们也从大人那儿听说了桥出现怪异现象的事,大人们还特别叮嘱晚上少往桥那头跑。不过,他们才不相信大人的话呢,以为那只是大人们为了他们别跑太远而编造的胡话。

孩子们在桥附近玩躲猫猫,往河水里扔石子,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因为玩得太得意忘形,他们竟然没有发现他们的队伍里已经多了一个人。眼看着太阳落山了,天越来越黑,直到天完全黑透,孩子们才意识到该回家了。

“你是谁?”突然,一个小名叫豆豆的男孩叫到,他用手指着身边的一个小男孩。

其余的四个孩子这才发现,他们的玩耍队伍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男孩。

“我叫琼生。”小男孩穿的衣服很奇怪,不像这个时代平常小孩打扮,浑身脏兮兮的,身上都是泥土,活像去地里滚了一圈。

“我们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是哪个村的?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们都不知道?”

“我家离这里很远,我爹妈都不要我了……”说到这里,小男孩低下了头,用手绞着衣角。

“你爹妈不要你,你住哪儿啊?”

“我就住在桥下。”小男孩指着桥墩。

“骗人,那里怎么能住人呢?”

“真的,不信你们过去看。”小男孩着急的说道。

“看就看。”几个孩子向桥墩走去。

桥墩下黑黑一片,看上去只有厚厚的泥土。

么东西?”一个孩子发现一块白色的东西,他敲了敲,硬硬的。好奇心让他把东西旁边的泥土扒了扒,旁边几个孩子见状也一起扒起来。一个圆圆的东西被他们扒了出来,借着月光一看,竟然是一个骷髅头。捧着的孩子吓得尖叫了一声,将它扔得远远的。孩子们四散逃去,豆豆在慌乱中竟然鬼使神差的跑到了桥上,当他意识到自己跑错方向回头的时候,发现小男孩就在他的身后。他吓得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好孤独,我在这座桥下呆了好久好久,直到最近我才能够在这一片自由活动。”

“妈妈,妈妈……爸爸……”丁丁哭喊着,他坐在地上没有一点力气起来。

“爸爸……妈妈……唉,他们把我卖给村长,村长活埋了我,用我镇桥。我呆在一个又冷又潮湿的地方,每天都在黑暗中。我好孤独,你留下来陪我好吗?”小男孩一步步向丁丁逼近,他显出了原形,显得那么恐怖,两个黑黑大大的空洞眼睛看着丁丁,他的身上出现了黑色的怨气,想到自己的过往,他的恨意越来越浓。他用黑色的怨气包裹着丁丁,丁丁感到异常的难受,就像有人掐着他的脖子,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渐渐的,他再也无法呼吸。

大人们赶到了桥下,到处找也找不到丁丁的身影。丁丁爹妈不住的大喊着丁丁的名字,他们找了甲村找丁村,始终得不到孩子的回应。大人们按着孩子们指引的地方挖出了琼生的白骨,丁丁呢,就好像平地消失了一样,始终没有找到。

出了这样的事,有人提议将桥拆掉选址重建,有人提议只要把桥翻新修过就好,挖到的小孩尸骨已经请人超度了。也有些胆小的人宁愿以后绕远道,也不过桥了。

重新选址建桥的成本太高,最后两村决定将桥翻新。从开始动工到完工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所以人们对桥的恐惧感慢慢消失了,猜想那晚那个叫丁丁的孩子只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