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座:我需要空間,但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必須適時出現,否則就是不在乎我

基本上風風火火的白羊座在他們非常在意你或者熱戀期間可能會粘你一下,但這段期間往往持續不會太久,這就像傷風感冒吃了藥迅速退燒一樣,熱度退下來之後,他們的模式就變成——我需要你想你的時候你得給我適時出現,我在忙自己事情需要個人空間的時候你還是給我自覺點。當白羊在需要對方第一時間出現的時候,如果對方沒能感應到或者慢了一拍,白羊或許就會感覺不到對方對自己的在意了;別看白羊男女許多平時大大咧咧、對什麼事情都不計較,但偏偏他們在戀愛的時候卻常常有這種難伺候的情形出現。
       


金牛座:佔有欲太強,因為蛛絲馬跡亂吃飛醋,有時會讓無辜的戀人無所適從

排除掉個別消耗乾淨了愛情的金牛,一般情況下,金牛座的戀愛是需要物質穩固和精神世界豐盈兩個標準都滿足的。作為天蠍座的對宮,金牛的戀愛也非常需要觸及靈魂感;而金牛座的佔有欲與天蠍相比,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另一半因為和其他對象舉止曖昧或是兩個人之間距離尚存溝通又不暢的時候,金牛很可能就會佔有欲爆發。但金牛大多是寡言的,他們也許不會把內心的怨憤表達出來,而是相反的,選擇積在心裡,但是行為上卻開始對另一半冷言相向或是乾脆虐對方。如果對方事實上並沒有和其他對像有越界行為,自己又比較不敏感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的話,很可能就覺得金牛莫名其妙,而且無論怎麼哄金牛似乎都不滿意不配合,非常難搞難伺候。
       


雙子座:雖然平時都極好相處,但很多時候好辯,在某些論點上非要爭個輸贏

雙子座一般情況下都是比較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的,個性上也很好相處不和人計較;但即便如此,他們在戀愛中也有難伺候的時候——那就是,跟雙子座戀愛,千萬不要因為某件小事情跟他們辯論和抬槓。你要知道,雙子本身就是水星掌管的星座,他們思維活躍,愛思辨,當然在某些問題上如果有自己的堅持就會勢必要跟你辯出個輸贏。哪怕你當下只是逗逗他/她跟他/她開個小玩笑,但如果這件事他們覺得自己的觀點沒有錯,搞不好就會無所不用其極地辯到你敗下陣來為止。而且他們天生口才都不差,完全有可以把死的說成活的,黑的說成白的的能力,所以最後弄得雙子的伴侶反而有些哭笑不得覺得雙子很不好伺候。
       


巨蟹座:隨時可能會爆棚瓦解的情緒堤壩和隱性的控制欲令另一半難以招架

這個月亮掌管的星座時常情緒化,就和月亮會隨著潮汐出現陰晴圓缺一樣,他們的情緒也是說來便來,作為巨蟹座的另一半恐怕常常領教到他們這個難伺候的點。他們可能情緒隨時翻湧,情感的堤壩隨時崩塌。另外,雖然他們可能時常表現出柔情的一面,骨子裡暗藏的隱性控制欲卻是確鑿潛伏著的:就比如他們可能需要你隨時匯報行踪,隨時安撫好他們,要體恤他們的心情,不可以無視和忽略掉他們,諸如此類都是他們在戀愛中難伺候的一面。

                   
               

獅子座:為了得到另一半的足夠重視,會軟磨硬蹭各種無理取鬧

作為“王”的另一半,獅子座的伴侶很可能常常享受到進出高級餐廳、吃最上等的美味佳餚、倆人在一起時惹得旁人頻頻側目等殊榮,尤其是作為獅男的另一半;但,你要知道,這位王一般的戀人,在戀愛中也是非常難伺候的。大概是生來就是站在舞台聚光燈下的存在吧,獅子座需要被人重視,倘若無法得到戀人的足夠重視,他們像孩子一樣驕縱無理的一面就出來了——比如撒嬌、胡鬧、甚至欺負、挑剔對方,用這些小手段希望得到對方的注意,獲得足夠多的存在感。
       


處女座:注意力集中在對方的瑕疵上,無限挑剔,讓對方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令他們滿意

很多人在戀愛時將注意點放在對方的優點上,而處女座的目光聚焦點卻是在一些細微的旁枝末節的缺點或錯誤上,然後將其放大,即便是在面對自己十分在意的另一半,處女座也無法改變自己這樣的習慣。而處女座大多也很直率,他們通常毫無顧忌地將對方身上這個自己不滿意的地方表達出來,片刻的邏輯性讓他們有種酣暢的快感。然而這種挑剔的狀況似乎屢見不鮮,久而久之,處女座的戀人就會覺得,“為什麼我這點你不滿意,那點你不滿意,換了一點你還是不滿意呢?到底還要我怎樣?”
       


天秤座:雖然極易妥協,但是在親密的人面前卻偏偏就原則問題表現出不能讓步的一面

這位社交達人似乎對誰都很友善,與人的相處都十分融洽,萬事也習慣體諒別人,好像永遠都那麼“好說話”,但你要知道,但凡天秤座心裡都是有把秤的,他們內心也有著自己的底線和堅持,雖然他們可能給人一副“萬事都好商量”的樣子,但前提是這並非原則問題,一旦觸及到原則問題,你就會看到天秤座比對宮白羊更為堅持的一面。有時候在戀愛關係中,另一半做出一些天秤歸類為“錯誤”的行為,天秤常常也不會指責什麼,只是擺出一副溫柔的鼓勵的態度隱隱告訴你這樣不對,你還是改比較好的模樣。說天秤在戀愛中難伺候,不如說是作為天秤的另一半能看到其他人所無法看到的天秤因為某些原則問題堅持得有些執拗的不為外人所知的一面。
       


天蠍座:多疑,喜歡窺探對方的一切,愛猜測,並喜歡日後翻舊賬

大概大多天蠍座戀人都是位天生的好偵探,他們由於與生俱來對於感情純澈度有極高的要求,又有著極端的掌控欲,因此總喜歡不著痕跡地將另一半的行踪、手機、各種聯絡方式挨個查個遍,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如果對方有什麼東西讓天蠍心生疑慮,天蠍很可能憋著心裡的懷疑不說,只是繼續尋找踪跡,等到證據蒐集多了再一併丟給對方,然後搞不好從此次次翻舊賬。可是並不是每個天蠍的對像都是真的背叛了天蠍,有些時候只是天蠍的多疑添油加醋地把對象和其他人的關係想像成了曖昧或出軌,但天蠍的超強記憶力和緊抓不放機制卻讓這位事實上忠誠的戀人十分懊惱或無奈。

                   
               

射手座:朋友似乎永遠比另一半重要,好似一匹脫韁的野馬,抓不住

和灑脫隨性的射手座談戀愛,可以毫無顧忌地隨心所欲想幹什麼幹什麼熱熱鬧鬧嘻嘻哈哈,他們或許會帶你去飆車感受極限的快感,或許帶你去蹦極領略瞬間呼嘯而下的歡欣,也會帶你見他們一大票朋友。但等你熟悉了這樣熱鬧的節奏,你就會發現,常常他們剛跟你說會話,朋友一個電話他們隨即就消失地無影無踪。作為射手座的戀人似乎很難平衡好這樣的落差感,但一旦想控制射手座的行踪他們似乎只會消失得更徹底。而那些因為射手被朋友一個電話喚去而缺席的射手座的伴侶們,正當自己因為這個而抱怨連連的同時,卻偏偏看到射手一臉陽光燦爛的笑。看到這樣的笑容,身為他們的另一半還有什麼可以埋怨的呢?只是真的不知如何伺候這位如風的戀人了吧。
       


魔羯座:不會也不輕易向對方表露自己的情感,最終因為缺乏交流導致互相猜疑

魔羯座的表情,那就是沒有表情。作為情緒氾濫的巨蟹座的對宮,魔羯天生對於情感抒發和表達就極為不擅長,哪怕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深夜,他們想念對方心裡已經變成了一片汪洋還是會兜著,表面還是一副沉穩毫無波瀾的樣子,至多把自己壓抑的思念縮成了“最近還好嗎?”這麼幾個簡單的字。而在沒得到對方給予的足夠安全感的情況下,魔羯座常常極少開口表達自己對對方的情感,任憑對方去猜。但如果對方因此認定魔羯根本不在乎自己,於是也乾脆不再表達,選擇消極的應對方式不予溝通,造成魔羯作為感受方也認為對方心裡沒有自己。最終往往演變成了雙方都可能感受無能而自己瞎猜測瞎折騰的狀況,所以說,魔羯在戀愛中也是個難伺候的主。
       


水瓶座:習慣掩藏情緒,卻希望對方能夠讀懂自己,倘若對方無法做到,就會失望

水瓶習慣掩藏自身感受。哪怕多麼在意一個人,他/她所透露出來的,恐怕也只有內心真實感受的半分。水瓶屬固定宮,內裡對伴侶的需求還是注重靈魂感的連接的,骨子裡還是希望對方能夠懂自己,讀懂自己的心思。但對方和水瓶畢竟是兩個相對獨立的個體,對方並不都是水瓶肚子裡的蛔蟲,所以並不是每個水瓶座的伴侶都能做到了解他們的心思,長久一來,水瓶心裡就會有些許失望。而水瓶雖然看起來似乎有些淡漠,但表面疏離的他們其實是需要對方帶動他們,不斷需要給他們製造驚喜和感覺的,如若做不到這些,水瓶就會覺得無法和這人長久維繫關係。但是這些內裡的需求水瓶只是希望自己即便不表達對方也能夠做到,當然不做到或許短期內也不會怎麼樣,只是也就無法進駐到水瓶內心的那個點,達到他們內心情感的那個深度了。
       


雙魚座:需要另一半陪他們“造夢”,但他們“造夢”的配合演出者卻並不一定非要是自己的另一半不可

雙魚的愛情是一個“造夢”的過程,他們需要對方跟自己共同營造出一種玫瑰色的夢幻場景,幻化出一種膠著的“羈絆”感。這種羈絆於他們而言是一種執拗著不放手的堅貞信念,讓雙魚認定你們彼此之間有種微妙的宿命連結,從而對你表現出一種應對著的服從與溫馴,因為害怕被人取代甚至可以做到一味地付出與犧牲。但是這個淚眼朦朧的主兒也是個難伺候的對象,因為不要以為他們害怕被對方拋棄和被人取代在某段時期內認定你,那麼他們就是專一的,要知道,這種羈絆感除了你之外,別人也可以給他們。在他們心生寂寞需要陪伴而你又偏偏不在的時候,這個對像或許就不再是你而成為別人了。當他們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你說“你昨晚不在,都是他/她一直在陪我”的時候,你會覺得,即便他們出軌,也都是無辜和善良的。所以,和雙魚戀愛,不只要陪著他們一同造夢,還要在他們寂寞難忍的時候給予無私的撫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