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美國紐約曼哈頓的前世今生



















圖1:時光倒流回4個世紀前,生態學家重現了曼哈頓島在亨利·哈德遜和他的船員駛入紐約港時候的樣子。





























圖2:在山峰、濕地被夷為平地之前,曼哈頓富含各種野生動植物,鹽沼澤地上長滿了高聳的栗樹、橡樹和胡桃木樹,草地上有各種動物如火雞、麋鹿和黑熊。現如今已經是高樓林立,往日的生機不再。





























圖3:400年前,兩條小溪在這個紅楓樹的沼澤地匯流成一個池塘,給海狸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環境。





英國探險家亨利·哈德遜在1609年第一次看到曼哈頓的時候,它是什麼樣子?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生態學家埃裡克·桑德森和他的團隊把400年前的紐約重現出來。通過圖片我們可以看出曼哈頓過去和現在的強烈對比。


這些年來,紐約市的來訪者中最讓人意外的莫過於一個叫做何塞的海狸了。我們不知道它到底是從哪裡來。據推測它是從郊區威徹斯特縣北部地區,沿著布朗克斯河順流而下來到此地。2007年的一個寒冷的早晨,它在布朗克斯動物園的河岸邊,搭起窩住了下來。


來自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生態學家埃裡克·桑德森說:『如果你以前問我在布朗克發現海狸的機會是多大,我會說零。實際上,已經有超過200年沒有在紐約市發現海狸了。』17世紀初期的歐洲,海狸因其皮毛好看而被當成一種時尚品遭到大面積地捕殺。皮毛交易成了一個賺錢的買賣,直至今日海狸在此地絕跡了。現在海狸重返紐約市是看作是保護主義者和志願者們在過去的30年改造布朗克斯河所取得成果,曾經的布朗克斯河只是被當做廢氣的汽車和垃圾的傾倒地。


何塞的故事對於桑德森來說意味深遠。近10年來,他領導的野生動物保護協會開展了曼哈塔這個項目——盡可能准確地描繪出曼哈頓島在城市建成之前的自然風光。該項目把時光倒流回1609年9月12號的下午,亨利·哈德遜和他的船員駛入紐約港然後發現該島的那一刻。


在山峰和濕地被夷為平之前,曼哈頓是富含各種野生動植物,鹽沼澤地上長滿了高聳的栗樹,橡樹和胡桃木樹,草地上有各種動物如火雞、麋鹿和黑熊——一片生機盎然。『你可能很難想象,400年前的泰晤士廣場是一片紅楓樹的沼澤地。』桑德森在穿越第七大道的時候說道。他想象自己沿著一條彎彎的小溪漫游。『在那邊有一個海狸的池塘,』他說,『它本來是鹿、鴨子和其他喜水動物的天堂,也可能是鰻魚和其他魚類的棲息地。』


在買了一張該城市的老地圖後,桑德森在1999年的一個晚上構思出了曼哈塔這個項目。『曼哈頓的風景變化如此之大,這不禁讓你想知道這個城市以前是怎麼樣,』他說,『當地人都秉持一個觀點:在曼哈頓除了人和狗,你看不到任何其他的生物,甚至是一草一木。我們不禁要問這個地方是如何變成這樣的?』其中的一張圖片引起了他的注意:1782-1783年間的精美彩色印刷圖片顯示了整個島嶼的山丘、溪流、沼澤以及道路、果園和農場。這張圖由英國的軍事制圖者在美國獨立戰爭的8年間繪制完成的。後來被稱為『英國總部地圖,』它記載了該島詳盡的地形特征。


他想如果把現今的街道網格還原到18世紀時會是什麼樣子?也會這樣錯落有序嗎?為了找到答案,桑德森召集了他的家人和朋友,利用周末走訪了那些在地圖上保留至今地方。位於曼哈頓下城、創立於17世紀末期的三一教堂就是其中之一。由於這個地址在英國總地圖和當今的城市地圖都有標注,桑德森利用GPS在新舊地圖上構建坐標點。通過反復的查找大約200個類似的地點,最後桑德森和他的團隊成功的把『英國總部地圖』和現今的城市網格相匹配,誤差不超過半個小區也就是大約130英尺。通過這種方法,桑德森多多少少的知道了1782年時的曼哈頓是個什麼樣子。


但是桑德森不想把時光機器只是停留在1782年,他想要一直追溯到1609年。於是,桑德森及他的團隊開始把地圖上被定居者及士兵增添的建築一點點的去除掉,包括公路、農場、防御工事,還原了大地的原始景觀——海岸線、山丘、懸崖、小溪、和池塘。現在,他和同事開始著手建立一個自下而上的生態環境體系,把所有可能生活在某種生態環境生長下的動植物找出來。


他們列出各種仍然幸存在島上的生態系統,比如說根據土壤的類型和降雨量劃分為古老的森林、濕地或是平原。因為它處於地理位置的交界處,所以曼哈頓不僅擁有北部森林的雲杉樹還擁有南部森林的木蘭,甚至夏天的時候還有順著墨西哥暖流而來的熱帶魚。最後。他們辨別出了55種不同的生態群落。『這個地方簡直讓人難以置信,』桑德森說,『如果這個島能恢復到以前最原始的狀態的話,它可能會成為第二個黃石或者約塞米蒂國家公園。』


劃分完了該島的生態系統之後,他們找到其相對應的野生動物。桑德森一組人做了進一步的研究,他們識別出了每一個物種它們相對應的棲息地。比如說沼澤龜,需要一個有著濕草甸和溫暖的陽光普照的地方。然後他們給每一個物種都編制了一份清單。同時,他們還發現了島上各種物種、棲息地和生態系統之間的聯系網。桑德森稱這個網絡為繆爾網絡。


桑德森和他的團隊編制完成了數據庫,他們完成了有史以來最細致的科學化的生態重建之一,鑒定出了1300種物種,8,000多種物種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桑德森承認這多少有點諷刺意味,因為他們所描述的地方根本不存在了。但是,這種制作曼哈頓生態模型的方法可以被運用到如今野生環境當中,例如黃石國家公園、剛果森林或東部的蒙古大草原。如果科學家們能夠模擬出景觀和物種之間的相互影響的模型,他們就可以更好的預測氣候變化、狩獵或其他破壞性因素的影響。


曼哈塔項目的下一步是把所有這些數據轉化為擁有現實效果的三維場景。桑德森的初衷是要把城市當中的每一個點都還原到400年前。要做到這一點,專家馬克利·博耶用3-D建模軟件來構建每個數字化的生態景觀,然後用繆爾網絡數據庫模擬出橡樹、山胡桃樹、溪流、池塘和沼澤。


本月是哈德森到訪紐約的400周年紀念,桑德森的項目已經有50多名歷史學家、考古學家、地理學家、植物學家,動物學家和WCS自然保護主義者還有其他機構。『我希望讓每一個紐約人知道,他們生活的地方曾經有著令人嘆為觀止的生態環境,』他說,『紐約不僅僅有頂尖的藝術,音樂,文化和通信,也是一個具有驚人自然潛力得城市。』

















圖4:如今的泰晤士廣場成為了曼哈頓一條最繁忙的街道,很難想象第七大道和百老匯的交匯處在之前還是一個僻靜之地。


























圖5:哈德森河:傑弗裡轉角位於在曼哈頓和新澤西最狹窄的地方,在幾個世紀以前是當地美國人渡河的地點。


























圖6:如今,哈德森河上那座聞名於一本童話書的紅色小燈塔,屹立於喬治華盛頓橋旁。























圖7:以前的雷納佩族人可能在哈林平原上進行狩獵或是其他活動。





























圖8:1609年裸露在地表的基石現在仍然可以在馬庫斯加維公園看到。

















圖9:蓄水池塘為荷蘭和英國定居者提供淡水供應之前為雷納佩族人所用























圖10:蓄水池塘被一個制革廠污染後,池塘被填埋後建成了費利廣場


























圖11:喬治華盛頓大橋橫跨哈得遜河連接了曼哈頓和新澤西州北部。它近一英裡寬,河流的入海口處潮流澎湃。


























圖12:位於在曼哈頓北端,因伍德山公園的一個岩洞可能曾被雷納佩族人所用,400年前他們在這個島上狩獵和捕魚。在洞穴裡發現了篝火的痕跡和其他史前的器具。歷史學家認為公園的東部邊緣附近是一個大型營地。在所有的曼哈頓街區裡,因伍德山公園有可能是在過去的四個世紀中改變最少的。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