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3031352301.jpg

我姐姐是个心理医生,她一直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她认为鬼神不过是一种心理病,叫癔病。                                                 这一天晚上,姐姐突然把我给推醒了,我用手揉了揉眼睛,迷糊的看着姐姐,姐姐害怕的躺到我的床上,笑嘻嘻说道:“妹啊,我今晚和你一起睡吧!”                                                         我疑惑的看着一反常态的姐姐,我姐姐向来都是很严肃,不苟言笑的,尤其是在我的面前从来都是板着脸,摆着一个大姐大的架子。                                                         还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和颜悦色对我说过话,一时之间我还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要是平常的话,我姐姐是绝对不会来我房间的,更别说躺在我的床上了。                                                         正当我想问的时候,我姐姐开口了:“妹,你说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姐姐直白的问题让我无法回答,再说她可是一个纯粹的无神主义者啊,今天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呢?                                                         姐姐不等我回答,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我见鬼了。”                                                         我愣愣的看着她,姐姐害怕的说道:“我一直认为这世界上没有鬼,可是我真的遇到了鬼,我刚刚接到了一个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是,是徐逸峰打来的。”                                                         徐逸峰家和我们家是隔壁,他和我姐姐一样大,他是个独生子,从小就把我当成妹妹一样看待。                                                         说实话,我从小和徐逸峰的感情,比和我姐姐的感情还要好。可是他在两年前,他为了救我姐姐,被车撞了。到了医院的时候,满身鲜血,昏迷不醒,医生说他的病情稳定,就会醒来了的,可是第二天却突然死了。                                                         我疑惑的看着姐姐,问道:“没有来电显示,你怎么知道是他打来的啊?”                                                         姐姐白了我一眼,冷冷的问道:“你能听得出他的声音来不?”                                                         我毫无犹豫的回答道:“当然可以了!”                                                         姐姐瞟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道:“你都可以听得出来,我当然可以了。”        

                   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我过去一直偷偷的喜欢着徐逸峰,有一次还写了一封情书让我帮她拿给徐逸峰。                                                         可是徐逸峰对谁都好,后来还把情书还给了我姐姐,还跟我姐姐说他已经有心上人了,不能再喜欢我姐姐了。                                                         我姐姐从小要强,在听到了徐逸峰的回答之后,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不吃不喝了好几天,所以我姐姐对徐逸峰是又恨又爱。如果说我可能听错徐逸峰的声音,那么我姐姐是绝对不可能会听错的。                                                         可是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会不会是一个声音和徐逸峰相似的人打来的呢?如果真的是徐逸峰的鬼魂,那么他找我姐姐干嘛呢?他又不是我姐姐害死的。我的脑海里从满了各种的疑问。                                                         “姐姐,他打电话给你干嘛啊?”我好奇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听到他的声音,我就把电话给扔了。”姐姐慌张的说道。                                                         看着姐姐躺下去假装睡觉,我知道高傲的姐姐撒谎了,一向高傲的姐姐最不齿的就是撒谎,可是她今天却撒谎了,我真的想不到姐姐和逸峰哥哥之间还有什么事情,是不为人知的呢。                                                         我关了灯,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无法入睡。                                                         姐姐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接过电话,说了一句“喂”就害怕的把手中的手机给扔掉了。                                                         手机虽然扔了,可是逸峰的声音却清晰的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沈琳,两年前,你把我推出去,我没被车撞死,你还到医院拔掉我的氧气管,你狠心的害死了我,我念在两家人的关系上,饶过了你。没想到你不思悔改,还说我父母是疯子,是你,是你杀了我,我的父母才会疯的!”                                                         姐姐害怕的尖叫着跑出了房间。                                                         我摇着头,我不相信逸峰会是我姐姐害死的,我姐姐虽然是个要强冷漠的人,可是她的心地却是善良的。                                                         我虽然害怕得想要逃,可是我却更想弄清楚事实,我泪流满脸的问道:“逸峰哥哥,真的是你吗?”        

                   “是的,是我!”我静下心来听了听,确实是徐逸峰的声音,不过他的声音,不想是从手机里传来的,而像是就在我耳边响起来的一样。                                                         我紧张的问道:“你说我姐姐害死你的,这是真的吗?”                                                         徐逸峰说道:“两年前,我从学校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你姐姐,所以我们就一起走。有一辆车从我们身边过的时候,她就把我推了过去。”                                                         我拼命的摇头,大声的喊道:“不,不是这样的,我姐姐说你是为了救她才死的啊?”                                                         我身边传来了一阵冷笑声,徐逸峰冷笑着说道:“是她推我出去的,可是我没死,我只是昏迷了过去。做完手术的第二天,你姐姐来到了隔离病房看我,当时我虽然没有醒过来,可是我的脑子却清醒的很,她拔掉了我的氧气管,还对我说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我姐姐从小好强,可是我却想不到她会这么的恶毒。                                                         徐逸峰悲戚说道:“我爸妈就只有我一个儿子,我死后,不放心爸妈孤苦伶仃的活着,所以我才会一直留在人世间,留在我爸妈的身边。”                                                         徐逸峰死后,他的妈妈成天以泪洗面,最终太过于思念儿子,竟疯了,而他爸爸成天笑嘻嘻的对人说他的儿子没死,所以大家都说徐逸峰的父母疯了。                                                         而我姐姐每回看到他们,或者是听到人谈论他们,都会冷淡的说一句:疯子。                                                         虽然我姐姐那个人比较刻薄,可是她毕竟是我的亲人啊,我害怕的想道,徐逸峰这回该不会是真的回来报仇吧。                                                         我害怕的问道:“逸峰哥哥,你给不会是要杀了我姐姐吧。”                                                         徐逸峰冷笑着说道:“我是不会杀了她的,不过我得给你姐姐一点教训。”                                                         我紧张的问道“逸峰哥哥,你能放过我姐姐吗?”                                                         可是没有人回答。                                                         接着从我爸妈的房间里传来了一生尖锐的喊叫声,我头脑一热,连鞋子也没穿,就                            跑向了我爸妈的房间。                                                         我看到姐姐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一看到我就拉着了我的手,嘻嘻哈哈说道:“妹妹,你看,你看逸峰满身鲜血的来看我了,他没死,我杀了他,他没死,嘻嘻嘻嘻......他满身鲜血的站在那里......”                                                         姐姐用手指着前方说道。                                                         我妈妈抱着姐姐痛哭着,我爸爸在一旁安慰着她,我流着泪,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