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0280_533606453440196_737798429321095532_n-660x464.jpg


2002年,郭鹤尧捐出一生储蓄的100万元给宽柔基金,坚持不留放自己的名字,而改以宽柔创办人黄羲初的名字成立一项教育基金,由宽柔基金托管。


在款项移交仪式上,郭鹤尧说了一些颇为「经典」的讲话:


富贵不过三代,留钱做什么?


如果我的子孙比我强,不必我留钱;
如果他们不如我,留钱给他们也没用。
与其后代争遗产,不如把钱花在更有意义的地方。


郭鹤尧虽是英校出身,只读了两年宽柔小学,
却有着一缕不断的宽柔情缘。


宽柔的卓越发展不是偶然,郭鹤尧「洋派华心」的领导,尽心为华教服务,在其任内,董教学之间相互尊重和信任,树立了难得的办学兴校精神。


郭鹤尧不是教育理论家,更不是华教「演说家」,在很多的华教课题上,他不是那种扮演「先行者」的角色。若要以什么「主义」来冠之,仅能说他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人道主义者。


在华教意识上,他一再认为法令束缚并非主要关键。


因为华族心态才是决定华教存亡的关键。
如果华社本身对母语有信心,华教自会长青。


「如果华裔家长对母语教育没有信心,这是最大的障碍」。


他认为「华校的特色,
就是具有中华文化的教育」。


换言之,对郭鹤尧而言,
支持和推动华文教育的发展,
即是弘扬华人文化的使命。


学习中文(华文华语),
并非只是为了一种工具上的应用,
或是「中国崛起」等现实中的考量。


但他并不执着于「语言迷思」。
学习语言背后的「灵魂」,才是真正维护华教的意义。
发展和支持华教是族群的「文化教育」,
如此的「文化新山」才有生根的价值。

dianwo.png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