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中呂布,馬中赤兔。作為三國第一殺神的呂布,沒堅挺到最後,甚至沒立下什麼功勳,沒什麼自己的豐功偉績,沒有更進一步的揚名立萬,不能不說是時是命,是造化弄人。如果上天再多給他機會,聯手三家任何一位,也將所向披靡,橫行天下。當然如果他還有命在,歷史將肯定改寫,也許就沒有後來的三國,也許演義將有更多不可思議的故事……  呂布自從為貂蟬和董卓翻臉,也就跟好日子翻臉了,他的好日子算是基本到頭了。錦衣玉食成了過往雲煙,養尊處優成了海市蜃樓。他失去了所有,從此變得一無所有。好在他失去了全世界,卻換來了美人貂蟬的歡心。對於一個不愛江山,只愛美人的英雄來說,要求不多,這就夠了。可惜,他是呂布,他沒辦法和心愛的人從此隱居山林,從此與世隔絕,從此與世無爭,從此神仙眷侶,從此琴瑟和鳴,從此夫唱婦隨……  生逢亂世,又有那麼強大的武功,社會本來賦予他更大的責任,更大的期冀。無奈,他是呂布。他背負非常不好的名聲,他認丁原做義父,卻親手手刃了他,他投在董卓手裡,卻因貂蟬和董卓翻臉,恩斷義絕,最後一方天畫戟結果了他的性命。所以就連粗人張飛都非常看不起他,每次見面都不給他任何情面,直接叫他三姓家奴,每次都要找他麻煩。儘管呂布七竅生煙,心裡七孔流血,也拿張飛沒辦法,因為他還有更強的二哥,更有個不要臉的老大做後台。想想當年虎牢關,收拾蠻夫張飛都很是費勁,收拾張飛加關羽需要半條命,還有個不要臉的劉備也湊上來,這差點就要了呂布的整條命。  於是,呂布帶著貂蟬浪跡天涯。當然,因為貂蟬一直沒生育,他還娶了個姓嚴的女子,這個女子還給他生了個女兒,識大體的貂蟬主動降為小妾,於是她一躍超越貂蟬,成了大房。兩女共侍一夫,倒也相安無事,其樂融融。剛開始,呂布也想稱霸一方,諸侯割據,他自認無論武藝還是實力,他都有資格和資歷和他們一較高下。可是,想想自己的兵力,他還是需要再找靠山,背靠大樹好乘涼。於是,他投靠袁術,可是袁術不接納,他再投袁紹,袁紹不搭理,就連公孫瓚,張邈都不給他面子。反正他投誰誰都不待見他,因為沒有人想死,想想丁原,想想董卓,他們莫名就心慌慌,直到他遇上了劉備。彼時劉備剛有了徐州,心情戰戰兢兢、忐忑不安。呂布這時來投靠,無疑增加了劉備的信心。劉備要把徐州讓出來給呂布,呂布也準備欣然笑納,不要白不要。可是看看後面一臉憤怒的張飛,還在摸著美髯斜睨他的關羽,他趕緊再三禮讓,主動退居小沛,甘當小弟,甘做綠花。劉備很是開心,也很是放心。他和呂布還兄弟相稱,呂布年長做大哥,當然高傲的關羽和張飛都不認可他,我們的老大隻有一個,他叫劉備,而你不配。劉備很是感動,不認不強求,更何況我劉備想當老大好多年了。可是很快一個人壞了他的大事,他前腳剛離開徐州,帶著關羽他們去和袁術手下的紀靈開練,留下坐鎮徐州大本營的蠻張飛打人了,應該說是醉酒的張飛誤了大事,他打了一個不該打的人,那個人叫曹豹。那人還有戴著個更大的名頭,他是呂布的岳父大人(呂佈到了徐州,又看上了曹豹之女,納為次妾。)打狗都要看主人。可惜,在張飛這裡行不通,呂布,就一三姓家奴,就一個臭雜碎。本來,張飛就想簡單教訓下曹豹,可惜,他說了句不該說的求情話:將軍手下留情,看在我家女婿的份上,饒過小的。張飛很奇怪,你還有什麼鳥女婿我認識?誰是你家女婿,曹豹說了讓他後悔一生的四個字:“呂布是也。”好一個“呂布是也”,爺打的就是呂布,於是曹豹遭殃了,整整痛打50下,誰都攔不住,誰攔誰遭殃。曹豹直接被打得皮開肉綻,慘不忍睹,邊打張飛還邊罵呂布,把他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此時,小沛,夜色正濃,呂布房內春意盎然,春暖花開。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打噴嚏,這噴嚏一直打到呂布見到曹豹密信才停止。他正納悶著,除了身下的貂蟬還有誰把我如此掛念?貂蟬也跟著一臉茫然,XOXO都沒了性致。門外突傳:呂將軍,曹夫人求見。呂布趕緊放開貂蟬,起身來見。媽呀,這是誰?這還是我的愛妾嗎?灰頭土臉,披頭散發,形如鬼魅,慘不忍視。原來早有心腹丫鬟探知消息,把曹豹被打的事情告知曹夫人。鬼哭狼嚎的曹夫人一把扯過呂布手中的書信,邊看邊心疼他爹哭倒一地,一把清淚一把鼻涕,情到深處咬牙切齒,恨不能剝了張飛的粗皮,扒了他的筋,貂蟬也在一旁看不過去,心有戚戚焉,跟著姐妹一起抹淚,一定要呂布給他們做主。本來還顧著和劉備兄弟情義的呂布經不住他們的蠱惑,看著哭倒一地的家人,一張粉臉更是漲得通紅,村野匹夫,竟然敢如此藐視我。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呂布整裝披掛,操起方天畫戟,騎著赤兔馬,點將率兵,目標直指徐州。  話說,徐州。張飛打曹豹打得很是舒爽,罵得更是暢快,好不容易把虎牢關輸掉的顏面扳回來,酒不由也多喝了幾盅,正在他的大床上驚天動地,山呼海嘯的打著鼾,還做著美夢。夢里當著呂布的面,按著他的愛妾貂蟬正XOXO,那場景,那香艷,那刺激,那酸爽,呂布漲紅的臉,頭上還頂著綠油油的帽子在那畢恭畢敬的陪著笑臉,裸睡的張飛夢裡差點笑出尿來了,一不小心胯下一陣暖意,床單濕了一片,竟然,他竟然爽過頭了……正在這時,城裡忽然人聲鼎沸,馬嘶鼓鳴,大事不妙,張飛一個激靈從床上鯉魚打挺,摸索著披上衣裳。拿起八丈矛,就往帳外跑。小的跌跌撞撞過來告知張飛: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將軍,呂布殺進來了……張飛醉意正濃,突然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手下趕緊過來扶住,張飛一把甩開他們的手:“把爺的馬牽過來,爺要滅了三姓家奴。”  手下阻攔不住,也知道張飛臭脾氣,於是醉張飛出現,對面是臉都被氣歪的呂布。被攪了好夢的張飛大罵呂布:“三姓家奴,你是要造反的節奏啊!”本想來和張飛當面對質的呂布,氣得更是青筋直凸,本想說只要張飛道歉,看在劉備的份上,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惜張飛死不悔改,還繼續如此百般羞辱。呂布和他的赤兔馬出動了,張飛匆忙迎戰。可惜上半夜酒喝的太多了,張飛明顯提不起力氣,很快敗下陣來,眼看就要體力不支了,他趕緊賣個破綻,撂挑子扯呼。曹豹自以為報仇機會來了,他欺負張飛醉酒,想過去偷襲,沒想就三兩個回合,被張飛送回了老家。你曹豹想死,我爺了不想死。想活命的張飛只能不顧江湖道義,快馬加鞭,一騎絕塵逃跑了,後面苦苦跟著他的燕雲十八騎,留下無語的甘夫人還有眾將士。殺紅眼的呂布本想大開殺戒,把張飛送回姥姥家,沒曾想他會不要臉的逃走了,還眼睜睜搭上了老岳父的性命。赤兔馬沒睡好,不想跑了,呂布也無心戀戰,就讓你的人頭多留在你身上幾天,反正張飛你在我眼裡就是行屍走肉,塚中枯骨。走了也好,沒有那張聒噪的鳥嘴,呂布也自得清淨。徐州到手了,一心只對付張飛的呂布還是很大器的安頓了甘夫人等劉備們的家眷,其他人概不追究,倒也相安無事。落跑的張飛很快酒醒了,可是徐州沒了。回去打呂布是找抽,找打,找死,找劉備是找罵,找罵還是找罵,張飛雖然魯莽,也知道好死不如賴活的道理。還是找靠山找老大來得靠譜。老大,你在哪裡?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劉備看到灰頭土臉的張飛,一臉錯愕,關羽更是詫異。張飛唾沫橫飛,添油加醋,狠狠的告了呂布一狀。呂布,你竟然如此無恥,不顧江湖道義,也不要怪我拉下臉了,給你臉,你還真不要臉。可是老婆都在別人手裡,千軍一怒為紅顏,好多人的家眷都在徐州。呂布,你如果敢把她們怎麼樣,我們都跟你拼命。有了靠山和救兵的張飛恢復了神氣,他直接請願,他要復仇,他打頭陣。可是很快,呂布把他們的家眷送回來了。呂布看到劉備,很是客氣。並且主動要歸還徐州,主動跟劉備道歉,把事情的經過大概的告知了劉備。劉備很是生氣,回頭想撈住張飛一頓臭罵,可是張飛不在,他先送大家的家眷回小沛了。劉備想起張飛幽怨的眼神,又看到呂布態度如此的懇切,情不自禁唱起了《無所謂》:無所謂,誰會愛上誰,無所謂,誰讓誰憔悴?放過了自己,我才能高飛。無所謂,無所謂,我無所謂……一曲唱罷,劉備就真無所謂的大手一揮,弟兄們我們走,還兵小沛,大方的把徐州讓給了呂布。這看上去無所謂,很大度,可惜,狠的,還在後面。三弟,就先委屈你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新賬舊賬,日後再算。呂布虛情假意了一番,就坦然接受了徐州,在徐州摟著貂蟬她們,花天酒地,日夜操勞,好不快活。劉備在小沛招兵買馬,日夜操練,揮汗如雨,好不心酸。一心想稱帝的袁術又要找劉備麻煩,可是他又怕呂布攪局。於是,他用計拉攏呂布,給他諸般好處,呂布大喜,一一笑納,於是,袁術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不做二不休,紀靈出馬,目標小沛,對手劉備。救還是不救,呂布很苦惱。陳宮很快給了他答案。於是,他揮兵小沛,目標,沒有目標。紀靈很害怕,打劉備都吃力,還來了呂布。劉備很緊張,打紀靈都沒把握,又來了只猛虎。呂布就駐紮在那裡,也不出手,也不幫忙。只見他派人捎話紀靈,請他赴約,有事相商,紀靈很疑心,但又怕呂布惱怒,對自己不利,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忐忑答應。劉備很開心,兄弟邀約,能有啥壞事,慷慨赴約。呂布見到劉備,很是客氣,劉備邀請呂布一起,共商國是,合力對敵。紀靈一到,看他們那股熱情勁,心裡面大罵呂布,這哪是什麼酒宴,分明就是鴻門宴。紀靈很是害怕,轉身就要走。呂布快步過去,提起紀靈,如同提起一個小孩。紀靈面如土色,只當呂布要殺自己。呂布招呼大家坐下,一時間,各懷鬼胎,觥籌相錯,心內都忐忑不安。呂布發話了,要兩家和好,各自休兵,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劉備很爽快,好漢不吃眼前虧,馬上應允。紀靈很痛苦,老大袁術沒發話,他不敢私自做主。於是,僵持不下。場面很聒噪,呂布很生氣:“左右抬我方天畫戟上來。”紀靈很震驚,劉備很惶恐。呂布拉下臉誰都無法收拾,關羽和張飛擺好架勢,全力奉陪。誰知,呂布話鋒一轉:“各位不要緊張,稍安勿躁。我是來做和事老的,大家聽我一言。”於是,大家誠惶誠恐,洗耳恭聽。呂布把方天畫戟立在十丈開外,朗聲說道:“大家可否看到我方天畫戟上有個小孔,如果今天我呂布僥倖一箭穿過,就兩家休兵,各回各家。如若不中,各回營寨,再點軍馬,繼續廝殺。我誰都不幫,誰如有違背,猶如此箭。”話音未落,箭矢一分為二。紀靈原本不敢答應,正騎虎難下。但看過去,十丈開外,我就不相信你呂布那麼厲害。劉備也在祈禱,希望呂布不要失手,不要把話說太滿。張飛在那裡陰笑著,看你三姓家奴如何收場,看你怎麼顏面掃地。於是,在大家心照不宣,各懷心事的情況下,呂布扯滿弓,只見那箭快如流星疾如風,氣勢恢宏,百步穿楊,一箭穿過方天畫戟那個小孔。紀靈心裡氣急敗壞的咒罵著呂布,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劉備高興的蹦起來了,溫侯果然好箭法,阿諛奉承,極盡恭維,那話語誇得呂布很是受用,聽得張飛肚腸翻滾,差點沒把昨晚吃的都吐出來。小沛是暫時解圍了,呂布回徐州繼續操勞,有絕世佳人陪伴,人不風流枉少年,何況我是呂布,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袁術大怒,後果很嚴重,他要找呂布的麻煩,很快手下拉住了袁術,呂布太生猛,還是不要得罪的好,我們不妨好他結為兒女親家,把他籠絡在手,這樣打劉備他就沒法幫忙了。呂布很開心,他的老婆嚴夫人更是做著皇帝親家的美夢。好在劉備命不該絕,總有貴人相助。已經送出閨女的呂布很快反悔,派張遼快馬加鞭,把閨女搶了回來。甚至在陳登父子慫恿下,把袁術的人直接押解到許都給曹操,曹操二話不說,直接斧頭伺候。袁術很無語,他沒料到呂布那麼無恥。人要臉,樹要皮,人不要臉則天下無敵。於是,開練,呂布,你這個三姓家奴,我要你的命。期間還發生張飛盜了呂布的馬,再次連累劉備把小沛都拱手讓給呂布。兄弟失散,家人淪陷又無家可歸的劉備只好投奔曹操,曹操也允諾劉備會給他復仇。很快,袁術來了,呂布也暫時歸順了曹操。於是,又是兄弟一家親,袁術七路大軍很快被呂布、曹操、劉備破解,呂布繼續屯兵徐州,劉備繼續駐兵小沛,曹操做好準備,呂布很快就要成為他的砧板中的肉。內應陳登陳珪父子,外有劉備環伺,呂布的末日就要到了。很快,曹操要劉備一起出兵收拾呂布,劉備墊墊自己的斤兩,扳扳自己的手指頭,還是覺得應該曹操先出兵為宜,於是,他回了封要命的密信。很不幸,送信的人被陳宮截獲,密信自然到了呂布的手裡。呂布很憤怒,而且是出離的憤怒。大耳賊,你竟然如此待我,不收拾你,我還算呂布嗎?於是調兵遣將,小沛被圍的水洩不通,劉備危在旦夕。正當呂布正要大開殺戒時,曹操的援軍來了。形勢馬上發生逆轉,呂布很快落了下風。他想到了袁術,曾經給了自己無數次橄欖枝的人,也是被自己無數次背叛的人。可是袁術壓根不再相信他,直接給予回絕。顯然,袁公路帳下的謀士還覺得呂布還大有用途,而且也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不過鑑於呂布的言而無信,反复無常,袁術提出了繼續和親的要求,而且要他先把女兒送過來,媳婦一到手,就馬上出兵,否則免談。走投無路的呂布沒有辦法,徐州沒了,只能屈尊到下邳。可是下邳也不安全,曹劉聯軍正虎視眈眈,呂布猶如困獸。除了袁術,沒有人能救他了,所以他只能鋌而走險,別人是不能指望了。他把自己的愛女捆綁在自己身上,準備親自送閨女過去給袁術,可惜,下邳被圍得密不透風,呂布自己想走還可以,身上多了閨女就多了一個累贅,怕她受傷,很容易分心,高手對決,分心是最可怕的。更何況,對付呂布這超一流的高手,關羽,許褚,夏侯淵更是傾盡全力,想帶著女兒一起逃出重圍,那是萬萬不可能。可是自己一個人逃出去又無濟於事,袁術只會袖手旁觀,不會伸手幫忙。這個時候,呂布才追悔莫及,什麼都可以敗,人品不能敗。人品沒了,就什麼都沒了。人品敗光了的呂布只能返回城裡,城外烏云密布,大兵壓境,城裡淒風苦雨,孤立無援。想冒險突圍,無奈紅顏不允,寸步難行,顧慮太多,無力回天。無奈的呂布只能藉酒消愁,可是愁更愁。由是日復一日,與妻妾痛飲美酒,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鏡子的自己,形容消減,形如枯骨,正值壯年,沒有精氣神,他幡然悔悟,下了要他命的禁酒令。就在禁酒令下的某一天,他手下將領侯成十五匹馬失而復得,眾人慶賀,侯成想起禁酒令,他不敢拿自己小命嘗試,於是,他先把一批美酒獻給了呂布,如果呂布開喝,他們就開懷暢飲,如果呂布不喝,他們也不敢以身試法。侯成非常不幸運,他犯了呂布的大忌,於是他進獻的美酒成了他的罪證,侯成被打五十大板,差點要了他的命。他的兄弟很為他抱不平,他們知道跟著呂布沒有明天,而他們還想要看後天甚至更後天更後天的日出,因為他們如此秘密的抱團取暖,呂布精力只顧對付外敵,沒有防備內鬼,絲毫沒有註意到危險向他逼近,死神向他招手,由是呂布危矣。侯成,宋憲,魏續趁著呂布廝殺太過勞累,偷出他的方天畫戟,把他牢牢捆綁。好事來得太快,幸福來得太突然,城外的夏侯淵不相信自己被幸運的蘋果砸中了,他不理睬城內舉起的白旗。很快,呂布的方天畫戟拋了下來,接著捆成一團的呂佈出現了。夏侯淵大喜過望,幸福的快暈過去了。曹操更是喜出望外,欣喜若狂。三國第一殺神就這樣手到擒來,不能不說太過意外,太過突然,這也是他的命數,也是他的劫數,作繭自縛,自廢武功。高順很夠意思,曹操要他投降,他絲毫不加理睬,對這樣不知死活的傢伙,曹操沒有耐心,直接拖出去砍了。陳宮押過來了,這位老相識曹操很想爭取他,可惜陳宮看不上曹操。他寧願死,也不願再為曹操賣命,曹操很是惋惜,又無可奈何,對於這種一心求死的硬骨頭,曹操只能成全他,然後厚葬他,優待他妻兒。輪到呂佈出場了,不能不說呂布很窩囊,很沒種。不過很符合他的性格,他不想死,剛好看到劉備在身邊,他宛如看到了救星。他請求劉備當個說客,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過去的份上,看在屢次救你於水火的份上。很不幸,呂布所託非人,他看走眼了,他遇上了非常會記仇的劉備。呂布的好早忘了,你欺負我兄弟的仇倒是很歷歷在目,往事一幕幕,傷心一幕幕。呂布給自己掘了一個很大的坑,而劉備要做的就是給他棺材加個蓋,坑上樹個碑。曹操對呂布情感很複雜,說實話,他很欣賞呂布的武功,很想把他收為己用,又怕他如脫韁的野馬,不好控制,所以他很苦惱,很徬徨。所以,他徵求身邊劉備的意見。對付呂布這樣的小人,劉備顯得更小人,他直接落井下石,可是他做得很高明,做得輕描淡寫。他只問曹操:“丞相還記得丁原董卓否?”就這一句,一百個呂布都不夠殺。因為曹操脊背發涼,頭頂冒汗,他差點成了丁原,董卓。呂布咬牙切齒,恨不得生吞了劉備的肉,扒了劉備的皮,抽了劉備的筋,做鬼都不放過你這個大耳賊。張遼看不過去了:“死則死爾,那麼多廢話!”呂布徹底無力回天了,因為天堂之門向他關閉了,地獄的大門倒是向他敞開了。看著呂布瑟瑟發抖,含恨哭罵離去,劉備心裡樂開了花。視死如歸的張遼更是慷慨激昂,要引頸就義,這次曹操殺紅了眼,正要把張遼送去西天,劉備拉住了曹操,關羽更是跪求他放過張遼,一心求死的張遼反而沒有死成,不想死的呂布卻魂歸西天。時也命也,是造化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