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我成為百萬富翁,主要歸功於郝縣長。不是那次招商引資項目推介會,我也沒機會認識郝縣長,我的人生軌跡也會不同。郝縣長真是一位好縣長,我到現在還會想念他。那次招商引資會上,正是他的全力推薦,並且保證鼎力支持,我才有機會第一次來到西部這個蕭條的小縣城,才敢下定決心籌資投了這麼一個非常有前景的礦業開發項目。你知道嗎,這是我所見過的最有發展潛力的項目:高品相富礦,開採難度很小,地質穩定安全,批文手續齊全,政府支持,周邊老百姓淳樸,基本上具備了一切的有利條件,所以我在這個礦的開發上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和希望。建設期的工作大家都非常辛苦,為了我們的礦能夠順利投產,郝縣長一心撲在工作上,協調鄉鎮和縣里面各個職能部門的工作,廢寢忘食。我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說句良心話,連水都沒有喝過我一瓶,更不要說接受禮金禮物了,記得那天晚上,我到他的辦公室小心翼翼地提出讓他佔一些幹股,剛開口就被他罵出了辦公室,我真為自己的言行而感到羞愧。千辛萬苦終於換來了回報,經過半年多緊張的建設,我的礦投產了!礦石一車一車的拉了出來,彷彿是開動了印鈔機一樣,第一個月就實現純利五十多萬元,看來不用兩年就能回本了!我興奮地去請縣長喝酒,他說真心為我高興,可惜還是沒答應來喝酒。他就是這樣一個正直的人,從來不接受吃請這一套。我感覺有時候吧,能不能賺到錢就是個命,才剛剛盈利後的第一個月就遇到了麻煩。我帶過來的那些技術人員,一個個全部辭職走了。聽說他們不想留下來的原因,剛開始是公安查暫住證,我一直沒搞明白這個農村的山溝溝裡面有什麼好查的,又不是北上廣?不過反正也查了,人關了後來也都放了。後來鎮上的流氓開始騷擾我們的人,只要一出礦區,就有人找麻煩,我的技術員們怕了,心散了,人就留不住了。幸好郝縣長未雨綢繆,早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情況,幫忙安排了不少可靠的本地人跟著學,不少人甚至就是郝縣長的遠房親戚,他們掌握了技術,迅速頂了上來,這些人顯然是不會說甩手不干就甩手不干的。第二個月遇到了更大的麻煩。沿路的村民一夜之間突然把進出礦區的路給堵了,不讓拉礦石的車走,說開礦各種污染、粉塵、超載、噪音、村道損壞等等,各種原因,七七八八加起來要求補償一千來萬。這下我們都慌了神,連忙一邊展開協調,一邊向縣里面匯報。郝縣長高度重視,親臨一線解決問題,為了協調這個事,郝縣長沒日沒夜地帶著村幹部們與村民代表們談判,嗓子每天都嘶啞的,眼中都充滿了血絲。我是看在眼裡,心痛在心裡,心痛既是為了沒法生產,又為了郝縣長的身體。三個月過去了,還在僵持,村民們寸土不讓,我依然看不到解決的曙光,開不了工,機器都快生鏽了,逼債的天天上門找麻煩,人生地不熟的我絕望了,嚎啕大哭,到郝縣長的辦公室求他指點一條生路,郝縣長說確實盡力了,沒辦法,對老百姓的合理訴求不能採取強製手段。說實話,大家都明白,農村的事情確實複雜,他作為一個縣長真的是無能為力,我理解他。沒辦法,最後我只有帶著一百萬離開了這個傷心地,還是感謝郝縣長,要不是他全力幫忙,找來了一位本地的年輕老闆,花一百萬收購了我這個投資了一千多萬但是沒法運出礦石的廢礦,我連這點家當都剩不下,差點洗白白走人。即使我現在回到了家鄉,有時候還是不禁為這位年輕的郝老闆擔心,這一百萬會不會打了水漂,不知道情況會不會有所好轉,有這麼好的縣長的關心與支持,總會有起死回生的機會吧。雖然我這次投資失敗了,從千萬富翁縮水成百萬富翁,都是運氣,投資嘛,哪有穩賺不賠的?沒什麼好抱怨的,郝縣長真的是盡力了,他真是一位好縣長,能遇到他是我的福氣,我到現在還忘不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