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紫棋年赚6000万,在福布斯中国明星风云榜上扶摇直上,虽然近年来很多人指责这位大小姐爱耍大牌,但是无可争议的是她还是非常红,非常火。以至于大家觉得,越说她耍大牌,她越火。针对娱乐圈耍大牌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记者明采暗访多个活动主办方、圈内人士及媒体人了解到,不少明星工作时对于住宿、食品、现场布置等方面都有很多细节的要求,有些是对待工作的严谨认真,比如严格要求演出时音响设备;有些则很奇葩,让主办方准备进口矿泉水以便她洗澡,早餐要龙虾晚上开名酒……对于那些违背“自然规律”,浪费资源的耍大牌行为,曝光虽不足以改变圈内现状,却也希望能让这些始作俑者现现形。

不占便宜会死星人:出行要住3万的 开上千的酒        

耍大牌,俗称“太把自己当回事”,早年间多发于一线艺人身上,近几年大有传染之势。咖不论大小,只要他把自己当回事,就敢耍大牌,还能耍得千姿百态,让合作伙伴叫苦不迭。为了体现自己的高贵冷艳,爱耍大牌的艺人最爱表现出自己排场大、要求高、身子精贵,非总统套房不住,非进口食材不吃。注意,这些昂贵的要求都是在别人出钱的情况下。不求最好但求最贵,能剐一刀是一刀。

       

除了风衣装,“风衣哥”抽烟也很帅

风衣哥:自己花钱搭公交 剧组花钱住总统套房        

一线男星“风衣哥”有点老顽童的性格,从不按理出牌,去哪儿都要看心情,所有行程只会在出发前十分钟透露给自己的助理,外出工作的衣食住行更是要求顶级配备。前些年为了某古装大片,“风衣哥”前往成都宣传,剧组按要求为他配备140平米的总统套房,客厅、餐厅、书房一应俱全,房间价格每晚高达34500元。

另外,酒店还特派一名厨师入住,24小时贴身照顾“风衣哥”,不少食材都是从北京、上海等地专程购得,连茶叶也是从上海专门空运来的。据说,这些在“风衣哥”眼中都是剧组“洒洒水啦”。在横店拍戏时,剧组还会按要求给他配备价值百万的十米房车,随时恭候。

身为一线男星,“风衣哥”平时生活是否就这么高规格呢?其实“风衣哥”在圈中以节俭闻名,常被拍到坐公交车,买便宜货,还曾被媒体称为“娱乐圈十大节俭帝”之一。

作为江湖地位不比“风衣哥”低多少的刘德华,对于吃住的要求却低很多。多位记者和宣传还证实,“天王”刘德华私下为人相当随和,有时还会自掏腰包买饮料买点心,犒劳辛苦的工作人员。

       

红酒一开七八瓶 龙虾一吃好几只        

有机会就占主办方便宜的明星并非个例。这几年号称“修身养性”的W女歌手早年爱好红酒,曾有次在广州演出后,一到酒店房间就点了七八瓶红酒,全是不同年份、不同产地的名酒。这些都是由主办方买单。接待公司的工作人员后来对记者说:“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公司负责签单的那位兄弟边签单手边抖,因为那酒实在太贵了。”

前几年因“海豚音”在国内声名大噪的维塔斯也被认为是爱浪费的典范。主办方曾向媒体爆料:“他特别喜欢吃龙虾,而且最爱点进房间里吃。有一次他光早餐就点了好几只,估计一个人肯定吃不完。”

       

“公主小姐”:电视台不报帐她就不下车        

港台明星一直都是娱乐圈敬业、专业的代名词,但也不乏耍大牌者。

拍偶像剧出道,近年多在内地发展的“公主小姐”,曾去黄山参加某卫视开年大戏的首映礼。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主小姐”来之前点名要住五星级酒店,并且要求将酒店名称告诉她,她要先在网上查查是不是五星级酒店。

“她最后带了4位助手来,要求住一晚上1700元的套间,而米雪只带了一个助手,住的也是普通标间。”这位工作人员补充道,“到了黄山,她还不下车,要等我们给她报账了才肯下车,最后迟到一个多小时。”

瞎折腾型:一晚换5家酒店 半夜要吃韩国泡面        

如果你对耍大牌的印象还停留在“爱迟到”上,那你就OUT了。除了上面说到的奢侈浪费,一些明星还把腕儿耍到了各种细节上,拼命寻求存在感。比起钱能解决的事,这些奇葩要求也许更让人抓狂。

小清新教主:矿泉水洗澡让她更清新        

       

文艺女王要很文艺地用进口矿泉水洗澡。

小清新教主C看过了许多风景,也试遍了所有酒店。在某次赴内地宣传演唱会期间,由于看不上主办方提供的五星级酒店,她临时要求住自己指定的酒店,主办方同意后,她又觉得指定的酒店有异味,随即再次更换酒店,其经纪人也趁机提出自己要住行政套房。据说前前后后共辗转了五家酒店,还家家都是五星级,演出公司接待人员颠沛流离,几近癫狂。最后,好不容易住下来了,C小姐还不忘给服务员列下清单,要求房间里至少有两台加湿器,20条毛巾、20条浴巾、20个纸抽、20个棉签包,还要求主办方提供多瓶进口矿泉水,用途是拿来洗澡。已经签下演出合约的主办方,只好一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再说还有前车之鉴呢——一个主办方曾因没满足一位“选秀季军”住总统套房的要求,这位女艺人便在自己入住的房间内无度地呼叫“客房服务”,大部分叫进房间的食物都只尝几口。

前番茄一哥:下飞机要求铺红地毯        

前番茄台一哥——B君,也是个爱名牌更爱耍大牌的主儿。他与老东家分道扬镳,就是因为节目组伺候不起。当年番茄台的招牌栏目在北京进行汇演,B君点名要求入住国贸大酒店总统套房,一顿饭消耗掉十几万、坐地起价,要求打包价格高达一千万。出行时,他要两名保镖加一名助理随行,前呼后拥才能找到存在感。

以上虽让人翻白眼但还称不上奇葩,夸张的在后头。据圈内人爆料:B君飞北京,要求下飞机时铺红地毯迎接他,并且要在地毯绣上他的大名。此要求遭到航空公司无情地拒绝:这是部级以上官员才能享受的待遇。

“韩国制造”:半夜三点要吃泡面        

       

有演出商介绍说,少女时代有9名成员,各人口味不同,接待方每次光要准备的水果、饮料就有十几种。

耍大牌这个事呢,是不分民族不分国界的,比如好莱坞当红女星安妮·海瑟薇就不允许工作人员称呼她昵称,而是一定要称呼其“海瑟薇小姐”。一位演出界的行业还告诉记者一个小窍门——泡面乃接待韩星的神物。

这位行家爆料:“韩国明星都超喜欢吃韩国泡面。记得有一次有个明星半夜突然说想吃韩国泡面,外面的商店早关门了,把我们弄得手忙脚乱。”当时是晚上两点。后来,这件事在演出界广泛流传,接待公司也就有了经验,每每在接待韩国演员时,都会把韩国食品,尤其是泡面列为“必备神物”。

生活无法自理型:逼工作人员为她穿鞋        

不少明星耍大牌是为了物质享受,或者自抬身价找存在感,有一类明星耍大牌则耍得很没有技术含量,把自己弄得像生活无法自理。

“过气百合花”:把杂志编辑当场气哭        

这位台湾艺人的“最高战绩”是把一名杂志编辑当场气哭。出道多年,形象温婉的她,私下形象却大相径庭。她曾有一次受邀拍摄一本杂志,不仅迟到两小时,还穿着杂志借来的名牌衣服抽烟。当编辑向她提醒当心火星烧坏衣服时,“百合花”一改往日温柔腔调,正色对编辑道:“(衣服坏了)那是你们的事。”好不容易等到她抽完烟喝完茶,却又嫌弃杂志借来的鞋子太小。当编辑蹲下身帮她穿时,你猜怎么着?鞋子奇迹般地穿上了,还很合脚呢。

这朵“百合花”过气好些年,前些日子因为一档以明星PK为卖点的综艺节目再度回到观众视野。

“雷神”:无按摩不登台        

因为出演国内雷剧扛鼎之作而走红的小生H,经常在出席活动的时候迟到,因为每次驱车到达目的地后,他都要人家帮他按摩头部半小时,按完以后才愿意登台。还有一位新晋小生,腕儿不大排场不小,每次出席活动一定要主办方派豪车去接他。“还一定得是欧洲车,车不来人不到。”知情人告诉记者。

另外近年从荧屏转银幕的W星,每每出场都全副武装,墨镜帽子一个都不能少,说话气若游丝,也不肯为歌迷签名,理由是:签久了手会发软。曾经一个偌大的见面会,Z只签了3张。

粗暴无礼型:一秒钟骂哭女记者        

这一派耍大牌者则是借着自己的名气和在娱乐圈的地位,有恃无恐,通常不讲究礼貌仪态这一套。老戏骨王志文就曾被曝在出席“金鹰节”活动时,用女记者的名片包口香糖。

“忧郁公子”:听不得人说他憔悴        

“忧郁公子”在娱乐圈以忧郁闻名,现实生活中果然也不爱笑。据一位记者回忆,当年他作为宣传大使参加一个记者发布会,席间一女记者礼貌邀请他唱歌,“忧郁公子”突然沉下脸,怒骂女记者,吓得当事人当场哭了起来。在场的都面面相觑,觉得这火发得莫名。

这样“一秒钟变火山”的事件不止发生过一次,一次在后台采访间,一位记者用关心的口吻问“忧郁公子”:是不是很累?看起来有点憔悴。他大发雷霆,质问这是哪家记者,凭什么说他憔悴。玻璃心碎了一地。

“忧郁公子”也没少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吃亏。某年春晚,他的名字本在联排名单上,后来却消失了。因为他的迟到缺席让导演组极为恼火。相关负责人曾对外回应:谁不忙?想上春晚其他工作就先搁下,否则别来。

“数字节目主持人”:拿无礼当幽默        

前央视大腕“数字节目主持人”Y,走红之后脸和脾气一样长。在某颁奖典礼上,获得提名的Y现身颁奖晚会。站在舞台上的他戴着墨镜,说话含糊不清,被镜头扫到时,正在嚼口香糖。有不少网友指责Y在颁奖典礼上的表现有失水准,完全是一副痞子样,而且高高在上,不像来领奖更像来踢场子的。

另据空姐爆料,Y君在飞机上的行为更让人大跌眼镜。某次航班,他一上飞机就咋咋呼呼。当乘务员在做氧气面罩示范的时候,他竟在一旁大叫:“本次航班将前往西天!”话音刚落,立马招来旁人白眼。在随后的飞行中,Y君也相当亢奋,全程和同伴大侃特侃,高声嚷叫,心情high到爆。

       

黄家强曾公开指责何洁在飞机上耍大牌,对方回应称其炒作。

小咖艺人比大咖更爱讲排场        

不过,有些演出商对于一些大牌的要求并不太排斥。广州大剧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大牌们的工作量很大,他们既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又要自己克服时差、水土不服,我们能做的不多……”相比之下,近年来出道于一些选秀的人气新人倒是提前摆起了谱。

选秀歌手不让提选秀        

某选秀歌手J是典型的两面派,台上十分谦逊,纯朴的小城姑娘;到了台下立刻变女王。感情问题不能问,理由是“现在我选择不回答。如果以后我红了,我就会说,关你屁事!”既然这不能问,那就问问关于选秀的问题吧,可当记者提起某某选秀时,也遭到了工作人员的阻拦。出身自选秀节目的她,却要急于抹掉这个让她红起来的印记,实在让人不解。

还有位靠一张明星脸红起来的选秀新人,出席活动时要求座位铺鹅毛垫,配单人化妆间,和她同场的有邓萃雯等演员,无一有类似要求。当然,要求最后没被满足。

这些选秀新人仗着比赛带来的高人气就肆意讲排场,对于住宿、安保、采访等要求甚至超过了不少一线大牌。可惜的是,不少早期的选秀歌手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耍大牌”行为中,失去了演出商对他们的兴趣以及媒体对他们的喜爱,最后被一波又一波的新人拍死在沙滩上。

       

靠耍大牌来寻找存在感,制造“我很红”、“我很特别”的假象,这一点好像现在很实用,虽然可能会带了一些不好的口碑,但是无疑是最低廉的炒作手法。与其口头糊弄观众,不如埋头挑剧本认真练演技来得实际,如果这两点比较难做到,那不妨先把热衷于狐假虎威的团队换了吧。


本人所有文章都是(宝贝秋秋)千辛万苦为哥哥姐姐们呈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