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紫棋年賺6000萬,在福布斯中國明星風云榜上扶搖直上,雖然近年來很多人指責這位大小姐愛耍大牌,但是無可爭議的是她還是非常紅,非常火。以至於大家覺得,越說她耍大牌,她越火。針對娛樂圈耍大牌這種事情屢見不鮮。

               

記者明採暗訪多個活動主辦方、圈內人士及媒體人了解到,不少明星工作時對於住宿、食品、現場佈置等方面都有很多細節的要求,有些是對待工作的嚴謹認真,比如嚴格要求演出時音響設備;有些則很奇葩,讓主辦方准備進口礦泉水以便她洗澡,早餐要龍蝦晚上開名酒……對於那些違背“自然規律”,浪費資源的耍大牌行為,曝光雖不足以改變圈內現狀,卻也希望能讓這些始作俑者現現形。

不佔便宜會死星人:出行要住3萬的開上千的酒                

耍大牌,俗稱“太把自己當回事”,早年間多發於一線藝人身上,近幾年大有傳染之勢。咖不論大小,只要他把自己當回事,就敢耍大牌,還能耍得千姿百態,讓合作夥伴叫苦不迭。為了體現自己的高貴冷艷,愛耍大牌的藝人最愛表現出自己排場大、要求高、身子精貴,非總統套房不住,非進口食材不吃。注意,這些昂貴的要求都是在別人出錢的情況下。不求最好但求最貴,能剮一刀是一刀。

               

除了風衣裝,“風衣哥”抽煙也很帥

風衣哥:自己花錢搭公交劇組花錢住總統套房                

一線男星“風衣哥”有點老頑童的性格,從不按理出牌,去哪兒都要看心情,所有行程只會在出發前十分鐘透露給自己的助理,外出工作的衣食住行更是要求頂級配備。前些年為了某古裝大片,“風衣哥”前往成都宣傳,劇組按要求為他配備140平米的總統套房,客廳、餐廳、書房一應俱全,房間價格每晚高達34500元。

另外,酒店還特派一名廚師入住,24小時貼身照顧“風衣哥”,不少食材都是從北京、上海等地專程購得,連茶葉也是從上海專門空運來的。據說,這些在“風衣哥”眼中都是劇組“灑灑水啦”。在橫店拍戲時,劇組還會按要求給他配備價值百萬的十米房車,隨時恭候。

身為一線男星,“風衣哥”平時生活是否就這麼高規格呢?其實“風衣哥”在圈中以節儉聞名,常被拍到坐公交車,買便宜貨,還曾被媒體稱為“娛樂圈十大節儉帝”之一。

作為江湖地位不比“風衣哥”低多少的劉德華,對於吃住的要求卻低很多。多位記者和宣傳還證實,“天王”劉德華私下為人相當隨和,有時還會自掏腰包買飲料買點心,犒勞辛苦的工作人員。

               

紅酒一開七八瓶龍蝦一吃好幾隻                

有機會就占主辦方便宜的明星並非個例。這幾年號稱“修身養性”的W女歌手早年愛好紅酒,曾有次在廣州演出後,一到酒店房間就點了七八瓶紅酒,全是不同年份、不同產地的名酒。這些都是由主辦方買單。接待公司的工作人員後來對記者說:“我還記得,當時我們公司負責簽單的那位兄弟邊簽單手邊抖,因為那酒實在太貴了。”

前幾年因“海豚音”在國內聲名大噪的維塔斯也被認為是愛浪費的典範。主辦方曾向媒體爆料:“他特別喜歡吃龍蝦,而且最愛點進房間裡吃。有一次他光早餐就點了好幾隻,估計一個人肯定吃不完。”

               

“公主小姐”:電視台不報帳她就不下車                

港台明星一直都是娛樂圈敬業、專業的代名詞,但也不乏耍大牌者。

拍偶像劇出道,近年多在內地發展的“公主小姐”,曾去黃山參加某衛視開年大戲的首映禮。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公主小姐”來之前點名要住五星級酒店,並且要求將酒店名稱告訴她,她要先在網上查查是不是五星級酒店。

“她最後帶了4位助手來,要求住一晚上1700元的套間,而米雪只帶了一個助手,住的也是普通標間。”這位工作人員補充道,“到了黃山,她還不下車,要等我們給她報賬了才肯下車,最後遲到一個多小時。”

瞎折騰型:一晚換5家酒店半夜要吃韓國泡麵                

如果你對耍大牌的印像還停留在“愛遲到”上,那你就OUT了。除了上面說到的奢侈浪費,一些明星還把腕儿耍到了各種細節上,拼命尋求存在感。比起錢能解決的事,這些奇葩要求也許更讓人抓狂。

小清新教主:礦泉水洗澡讓她更清新                

               

文藝女王要很文藝地用進口礦泉水洗澡。

小清新教主C看過了許多風景,也試遍了所有酒店。在某次赴內地宣傳演唱會期間,由於看不上主辦方提供的五星級酒店,她臨時要求住自己指定的酒店,主辦方同意後,她又覺得指定的酒店有異味,隨即再次更換酒店,其經紀人也趁機提出自己要住行政套房。據說前前後後共輾轉了五家酒店,還家家都是五星級,演出公司接待人員顛沛流離,幾近癲狂。最後,好不容易住下來了,C小姐還不忘給服務員列下清單,要求房間里至少有兩台加濕器,20條毛巾、20條浴巾、20個紙抽、20個棉籤包,還要求主辦方提供多瓶進口礦泉水,用途是拿來洗澡。已經簽下演出合約的主辦方,只好一把眼淚往肚子裡咽。

再說還有前車之鑑呢——一個主辦方曾因沒滿足一位“選秀季軍”住總統套房的要求,這位女藝人便在自己入住的房間內無度地呼叫“客房服務”,大部分叫進房間的食物都只嘗幾口。

前番茄一哥:下飛機要求鋪紅地毯                

前番茄台一哥——B君,也是個愛名牌更愛耍大牌的主兒。他與老東家分道揚鑣,就是因為節目組伺候不起。當年番茄台的招牌欄目在北京進行匯演,B君點名要求入住國貿大酒店總統套房,一頓飯消耗掉十幾萬、坐地起價,要求打包價格高達一千萬。出行時,他要兩名保鏢加一名助理隨行,前呼後擁才能找到存在感。

以上雖讓人翻白眼但還稱不上奇葩,誇張的在後頭。據圈內人爆料:B君飛北京,要求下飛機時鋪紅地毯迎接他,並且要在地毯繡上他的大名。此要求遭到航空公司無情地拒絕:這是部級以上官員才能享受的待遇。

“韓國製造”:半夜三點要吃泡麵                

               

有演出商介紹說,少女時代有9名成員,各人口味不同,接待方每次光要準備的水果、飲料就有十幾種。

耍大牌這個事呢,是不分民族不分國界的,比如好萊塢當紅女星安妮·海瑟薇就不允許工作人員稱呼她暱稱,而是一定要稱呼其“海瑟薇小姐”。一位演出界的行業還告訴記者一個小竅門——泡麵乃接待韓星的神物。

這位行家爆料:“韓國明星都超喜歡吃韓國泡麵。記得有一次有個明星半夜突然說想吃韓國泡麵,外面的商店早關門了,把我們弄得手忙腳亂。”當時是晚上兩點。後來,這件事在演出界廣泛流傳,接待公司也就有了經驗,每每在接待韓國演員時,都會把韓國食品,尤其是泡麵列為“必備神物”。

生活無法自理型:逼工作人員為她穿鞋                

不少明星耍大牌是為了物質享受,或者自抬身價找存在感,有一類明星耍大牌則耍得很沒有技術含量,把自己弄得像生活無法自理。

“過氣百合花”:把雜誌編輯當場氣哭                

這位台灣藝人的“最高戰績”是把一名雜誌編輯當場氣哭。出道多年,形象溫婉的她,私下形象卻大相徑庭。她曾有一次受邀拍攝一本雜誌,不僅遲到兩小時,還穿著雜誌借來的名牌衣服抽煙。當編輯向她提醒當心火星燒壞衣服時,“百合花”一改往日溫柔腔調,正色對編輯道:“(衣服壞了)那是你們的事。”好不容易等到她抽完煙喝完茶,卻又嫌棄雜誌借來的鞋子太小。當編輯蹲下身幫她穿時,你猜怎麼著?鞋子奇蹟般地穿上了,還很合腳呢。

這朵“百合花”過氣好些年,前些日子因為一檔以明星PK為賣點的綜藝節目再度回到觀眾視野。

“雷神”:無按摩不登台                

因為出演國內雷劇扛鼎之作而走紅的小生H,經常在出席活動的時候遲到,因為每次驅車到達目的地後,他都要人家幫他按摩頭部半小時,按完以後才願意登台。還有一位新晉小生,腕儿不大排場不小,每次出席活動一定要主辦方派豪車去接他。“還一定得是歐洲車,車不來人不到。”知情人告訴記者。

另外近年從熒屏轉銀幕的W星,每每出場都全副武裝,墨鏡帽子一個都不能少,說話氣若游絲,也不肯為歌迷簽名,理由是:簽久了手會發軟。曾經一個偌大的見面會,Z只簽了3張。

粗暴無禮型:一秒鐘罵哭女記者                

這一派耍大牌者則是藉著自己的名氣和在娛樂圈的地位,有恃無恐,通常不講究禮貌儀態這一套。老戲骨王志文就曾被曝在出席“金鷹節”活動時,用女記者的名片包口香糖。

“憂鬱公子”:聽不得人說他憔悴                

“憂鬱公子”在娛樂圈以憂鬱聞名,現實生活中果然也不愛笑。據一位記者回憶,當年他作為宣傳大使參加一個記者發布會,席間一女記者禮貌邀請他唱歌,“憂鬱公子”突然沉下臉,怒罵女記者,嚇得當事人當場哭了起來。在場的都面面相覷,覺得這火發得莫名。

這樣“一秒鐘變火山”的事件不止發生過一次,一次在後台採訪間,一位記者用關心的口吻問“憂鬱公子”:是不是很累?看起來有點憔悴。他大發雷霆,質問這是哪家記者,憑什麼說他憔悴。玻璃心碎了一地。

“憂鬱公子”也沒少因為自己的舉動而吃虧。某年春晚,他的名字本在聯排名單上,後來卻消失了。因為他的遲到缺席讓導演組極為惱火。相關負責人曾對外回應:誰不忙?想上春晚其他工作就先擱下,否則別來。

“數字節目主持人”:拿無禮當幽默                

前央視大腕“數字節目主持人”Y,走紅之後臉和脾氣一樣長。在某頒獎典禮上,獲得提名的Y現身頒獎晚會。站在舞台上的他戴著墨鏡,說話含糊不清,被鏡頭掃到時,正在嚼口香糖。有不少網友指責Y在頒獎典禮上的表現有失水準,完全是一副痞子樣,而且高高在上,不像來領獎更像來踢場子的。

另據空姐爆料,Y君在飛機上的行為更讓人大跌眼鏡。某次航班,他一上飛機就咋咋呼呼。當乘務員在做氧氣面罩示範的時候,他竟在一旁大叫:“本次航班將前往西天!”話音剛落,立馬招來旁人白眼。在隨後的飛行中,Y君也相當亢奮,全程和同伴大侃特侃,高聲嚷叫,心情high到爆。

               

黃家強曾公開指責何潔在飛機上耍大牌,對方回應稱其炒作。

小咖藝人比大咖更愛講排場                

不過,有些演出商對於一些大牌的要求並不太排斥。廣州大劇院相關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就表示,“大牌們的工作量很大,他們既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又要自己克服時差、水土不服,我們能做的不多……”相比之下,近年來出道於一些選秀的人氣新人倒是提前擺起了譜。

選秀歌手不讓提選秀                

某選秀歌手J是典型的兩面派,台上十分謙遜,純樸的小城姑娘;到了台下立刻變女王。感情問題不能問,理由是“現在我選擇不回答。如果以後我紅了,我就會說,關你屁事!”既然這不能問,那就問問關於選秀的問題吧,可當記者提起某某選秀時,也遭到了工作人員的阻攔。出身自選秀節目的她,卻要急於抹掉這個讓她紅起來的印記,實在讓人不解。

還有位靠一張明星臉紅起來的選秀新人,出席活動時要求座位鋪鵝毛墊,配單人化妝間,和她同場的有鄧萃雯等演員,無一有類似要求。當然,要求最後沒被滿足。

這些選秀新人仗著比賽帶來的高人氣就肆意講排場,對於住宿、安保、採訪等要求甚至超過了不少一線大牌。可惜的是,不少早期的選秀歌手就是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耍大牌”行為中,失去了演出商對他們的興趣以及媒體對他們的喜愛,最後被一波又一波的新人拍死在沙灘上。

               

靠耍大牌來尋找存在感,製造“我很紅”、“我很特別”的假象,這一點好像現在很實用,雖然可能會帶了一些不好的口碑,但是無疑是最低廉的炒作手法。與其口頭糊弄觀眾,不如埋頭挑劇本認真練演技來得實際,如果這兩點比較難做到,那不妨先把熱衷於狐假虎威的團隊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