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LOODY REIGN OF COUNTESS ELIZABETH BATHORY20150513012423464.jpg

她折磨村民、残害奴仆,据说还在他们的血液中沐浴泡澡。

在16世纪匈牙利的Cachtice,女孩子们人心惶惶。有关失踪的处女的谣言已经在这个村子里盘绕了好几个月。在每一起悲剧中,套路都是一致的:穷人家的女孩子得到了令人羡慕的好工作——作为当地统治者的奴仆,搬进了山顶上的城堡,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提起那位统治者,他们都管她叫“伊丽莎白·巴托里伯爵夫人”,后来更多地被称为“血腥伯爵夫人”。

她11岁时与16岁的Ferenc Nadasdy伯爵订了婚,而后就搬到了这里。Ferenc是一名运动员、一名军人,他在与土耳其的长期抗战中被认为是个英雄。伯爵夫妇之间共享了许多东西:一堆孩子、Cachtice的家族房产、还有贬低女仆的病态嗜好。

当Ferenc在军队中服役时,伊丽莎白走到哪儿,关于她的虐待嗜好的流言就跟到哪儿。她雇佣了一组私人助理团队,包括3名年长女人、一个丑陋的男孩、还有一个虐待成性、被人称作女巫的Anna——Anna是这个虐待团队中打先锋的,并且最终成为了伊丽莎白的情人。

伊丽莎白和Anna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折磨低等女仆:在冬天,她们会将女孩子带到雪里,往她身上泼冷水直到冻成冰为止,然后任她冰冻而死;在春天,她们会扒光女孩子的衣服,往她身上浇满蜂蜜,绑在野外,让蜜蜂和昆虫一点点啃食。她们还会将针戳进她们的指甲里(就像容嬷嬷对紫薇那样)、用线将她们的嘴巴缝起来、用锋利的武器殴打她们致死。

见证了这些暴行的仆人发誓,他们看见伊丽莎白举行古老仪式、饮用那些受害者的血液(吸血鬼的故事即由此演变而来)。他们说,她发现了人体血液对于皮肤的再生功效,于是便开始在其中沐浴泡澡,为了她挚爱的丈夫保存美貌。

可惜,她的丈夫Ferenc在年纪轻轻时即死于一场传染病。

20150513012424754.jpg

自此,她将自己永久地锁在这座城堡里,命人从村子里将女孩子绑架来给她。伊丽莎白经常由于消沉抑郁而下不了床,于是Anna便会将那些无辜且无助的孩子带到她床前,让她咬下她们脸上的肉之后便将她们烧死。很快地,没有多少寻常人家的女孩子供她折磨了,于是她开始向那些不那么有钱的贵族人家的女孩子下手。

最终,匈牙利国王无法无视这起贵族虐待,于是决定将她逮捕送审。当人们破入城堡时,发现了遍地的人体——有活的、有死的,遍布在各个房间内,其中一部分在壁炉中烧过后被埋葬在地上的浅坟中。这是来自附近300多名村民的目击证词,以及她那核心虐待团体的供词。

伊丽莎白最终被宣判犯下80起谋杀案(尽管传闻中,这个数字将近650)。虽然女巫Anna及其他虐待团队的成员均被处死,但她却被允许在城堡中的高墙厚瓦内度过余生。

四年后,她在睡梦中逝世。在当地尸体下葬的时候,村民发生了暴动。据说后来,她的尸体被移回了Bathory家族在匈牙利东部的地下墓室。不过遗址在1995年被人们挖掘出来时,并不见她的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