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面不生明须,喉头无突,声音变细,说话女声女气,举止动作似女非男,成了“中性”人。自东汉开始,才全部用阉人。这是由于在皇宫内廷,上自皇太后、太妃,本朝后、妃以及宫女等,女眷较多。

常人想成为太监必先去势,即割掉生殖器。这称为“净身”,使他们成为“六根不全”的人。净身:清光绪年间,北京有专门干这种营生的,南长街会计司胡同的“毕五”和地安门内方砖胡同的“小刀刘”,就是专干这一行当的。他们每年分4次,即每个季度给总管内务府送净好身的孩子,这是他们的职业。净身的“手续”则全由他们两家包办了。

请上三老四少作为证明人,写明自愿净身,生死不论,免得将来出了麻烦,净身师跟着吃官司。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净身师等于投一笔资,等这个被净身的孩子将来有了发迹,可以捞上一笔钱。主要的,主要的是净净身师要和净身者的家长或代理人订立合同的,当时叫文书。请上三老四少作为证明人,写明自愿净身,生死不论,免得将来出了麻烦,净身师跟着吃官司。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净身师等于投一笔资,等这个被净身的孩子将来有了发迹,可以捞上一笔钱。

所以净身师现在搭点辛苦,赔上几个钱,也不在乎。只要这张文书写明白了,标明“自愿净身,分文不取”,后报自然是言外的事。可是私下交易,也有两种价钱,保活的是一种价,管阉不保活的,又是一种价。

据清代笔记《宸坦杂识》记载,愿意净身入宫做太监的人,必须要由有地位的太监援引,然后凭证人立下“婚书嫁”到皇宫里。那“婚书”必须是自愿具结,这才请来刀子匠,进行施手术的准备工作,选上一个好日子,把净身者关在房间里。  那房间必须密不透风,让净身者先清理粪便,然后锁在房里。

在这段禁闭期间,绝对不能饮食,免得有排泄的秽物沾染手术后的创口,致使伤口恶化,危及生命。之所以要密不透风,也是为了净身者的安全。这样,经过三四天之后,就正式阉割了。

清代出产,用来把男子净身(阉割)后变为皇宫里的太监。据说是由金和铜的合金制造的,有防止感染功能。体现了对男性的性剥夺。

手术前,受割的人被蒙上眼睛,脱尽衣裤,手脚绑得结结实实,活像—个“大”字。还有人抓牢他的头,抓紧他的肩膊,压着他的腰部,为的是防止他因痛极拼命、流血过多而呜呼哀哉。

操刀者先要问:“这是自愿净身吗?”

受割者说:“是。”

又问:“假如你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答道:“决不后悔。”

“那么你断子绝孙,可和我毫无干系吧?”

答道:“毫无干系!” [

例行话问完,担任介绍人的太监,把《自愿阉割书》循例地再念一遍。在此期间,如果被阉割者表现得不愿意甚至有丝毫犹豫,刀子匠都必须立刻松绑,挥手让被阉割者自行离去。如果其态度坚决,就开始动手术。

清代阉割手术的方法是:先以白布或绷带紧扎手术人的下腹部和双股的上部,用绳不断绑勒睾丸,并用竹板打腿根及臀,长时间使其发麻发木,净身太监取环刀(戒指大小钢圈上有一镰刀样刀片),将一熟鸡蛋放入童子口中(防巨痛钻心,误咬舌头),以高温的辣椒水小心洗涤即将手术的部位,再以微弯如镰刀状的小刀,连同阴囊及阴茎一起切断,再以白蜡针插进尿道成栓,伤口以浸过冷水的纸覆盖,小心翼翼地包扎好。

手术后3天内不准喝水,据说由于干渴和伤痛,其间必须忍受非常的痛苦。3天过后,拔掉白蜡针的栓,尿如喷水涌出,可谓大功告成。如情形并非如此,也只有苦闷地等待死亡的来临,谁也无法伸出援手,手术后经百日伤口痊愈,一个太监就这样被制造出来了。

割下来的东西,净身师全像宝贝一样地收起来,被净身的人无权要,统归净身师保留。净身师事先预备好一个升,升里边盛着少半升的石灰。把两个丸一个势,整齐地摆好,用石灰吸干水份,免得腐烂。然后把净身契约用油纸包好,放在升里面,再用大红布把升口包好捆紧,小心地把升送到屋顶下面房梁之上,这叫红步(布)高(升),预祝净身的人将来走红运,步步高升。

太监没有男性生殖器,因此就特别忌讳他人提及。再说得通俗点就是阴茎俗称“小鸡”、“小鸡鸡”、“鸡巴”,睾丸俗称“蛋”、“蛋子”、“蛋蛋”,所以“鸡”和“蛋”都不能提及,当时谁说:“鸡”和“蛋”那才是自找不自在呢!所以就把“炒鸡蛋叫做摊黄菜”。

【注】宦官分为四等:一等叫太监,官阶正四品;二等叫少监,官阶从四品;三等叫监丞,官阶正五品;四等叫侍童,官阶不一。人们把宦官都叫做太监。

以上的程序完成后,再由两名刀子匠搀扶被手术的人在房里缓行两三时辰后,才允许躺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