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发生在一九三六年二月十三日,意大利的西安奴与卡坦沙路两城之间有一条河相隔,名哥里斯河,而有一条桥横跨两边河岸。这桥底下就发现了十九岁少年比比·华礼弟的尸体。警方起初相信比比是饮了太多酒,在过桥回家时想起最近失恋的事,就跳河死了。死因研究也裁定如此,因而此案便算了结。 

  但是比比显然不肯了结。在他死后三年,在一丸三九年一月五日,一个十七岁少女玛莉亚·特拉力高与祖母步行过桥,玛莉亚忽然在桥上跌倒,她说她的膝非常之痛。一个路过的人帮忙把她扶回家放上床,玛莉亚上床一小时之后就似乎发疯了,她不断辗转呻吟,她的声音本来很好听,也变成深沉尖锐。她叫着要见她的母亲。一个邻居到她母亲工作的地方,把她的母亲叫回来。玛莉亚看一眼就叫道:你不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住在卡坦沙路。我是比比! 

14070216114962.jpg

事情很快传开,村人都以为玛莉亚幻想自己,是一个死去了已久的男人,而他的声音与思想都变成了比比。当他不断要求把母亲带来时,玛莉亚的母亲就叫她写一封信给比比的母亲。玛莉亚拿起铅笔写道:亲爱的母亲,假如你还想见到我,我仍是你的儿子—比比。 

  被召到玛莉亚家的医生,把这信与比比的笔迹比较,都认为是同一人所写。村人好奇日夜围住屋子看,那天晚上,玛莉亚从床上起来,在人群中选了四个男人,要与她玩牌。他们顺她的意与她坐在牌桌。她派给他们名字:罗沙里奥、杜图、阿比尔及戴文奴,就是比比死亡之夜,与他玩过牌的四人的名字。在玩牌的时候,玛莉亚既吸烟亦饮酒。这些都是她从来未做过的事。玩了一阵,她用男人声音取笑四人:为什么你们要灌醉我?为了能杀死我吗?

后来玛莉亚醉倒了。但随即又跳起来,挣扎叫喊,好像正在自卫。她叫道:阿比尔!杜图!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救命!他们要在桥底杀死我!之后她又呆住了。 
  比比的家人听到这怪事,找出一张玛莉亚不可能见过的比比的妹妹照片给她看,她一看就叫出了照片中人的名字,而且说出了多年前比比与妹妹的争执。第二天,比比的母亲来探。问玛莉亚:比比,你是怎么被杀的? 
  玛莉亚毫不迟疑就说:我们在哲奥素酒吧,杜图、戴文奴、罗沙里奥和我。他们玩牌,我饮酒。我醉了之后,他们就在酒中放药。我晕了,他们把我抬到桥附近。杜图和阿比尔捉住我,罗沙里奥打我的头,杜图打我的眼,阿比尔拿石头打碎我的下颚。然后他们脱下了我的衣服,把我抬到桥底下面,杜图再用一条铁打我! 

  玛莉亚一连被上身数星期,在这期间,他讲出了许多只有比比,及比比的亲戚才会知道的事。后来她坚持重演谋杀,到了桥下,把被杀的经过重演一次,跟着就恢复了,又变回了玛莉亚,完全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但她没有说出四人为什么要杀比比。

  至于被指杀人的四位,其中一人在前一年已心脏病去世;另一人从军在非洲受重伤,一直没有回来;另二人因为警方没有证据,所以没有被控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