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探訪香港籠屋裡的貧民生活













圖:近在咫尺的鄰居。窄小的空間住著10個人,籠屋如沙丁魚罐頭。

















圖:大多數『籠民』靠社會慈善團體的救濟。

















圖:籠屋上鎖為了防盜。

















圖:床位上的吸毒工具。這裡曾有籠民因涉嫌吸毒被警方帶走。


2009年夏,空氣沈悶,只有風扇在嘎吱嘎吱響。


四五十平米的長方形屋裡,彌漫著一股尿酸、汗漬的混合氣味。60歲的老鄧倚靠在窗邊發愣,3層樓下是香港旺角街道。這裡大部分是舊屋,霓虹燈、招牌林立,令人想起香港警匪電影裡魚龍混雜的街景。


屋內靠牆立著7張雙層鐵床,所有床鋪前都有鐵絲網,仿佛鐵籠一般。『籠』內,有兩個老人正在午休。


老鄧咳嗽了幾聲,往樓下吐了一口痰,轉身把床鋪前的鐵絲網拉出、鎖好。『籠』內隔板上擺放著沐浴露、洗衣粉。這是最乾淨的床鋪了,其他都布滿灰垢,有的還擺放著小針筒。


老鄧瘦骨嶙峋,弓著腰,慢騰騰出門閑逛了。


『籠屋』,這是困擾香港政府多年的社會問題,它的法定稱謂是床位寓所。租住在這裡的大部分是老弱病殘、無工作的香港人,孤身一人,被稱為『籠民』。關注民生人士多次抨擊政府政策,甚至有立法會議員把『鐵籠』搬到街頭,期盼引起更多人關注。


老鄧所在的籠屋住了約10個人,如沙丁魚罐頭一般。後來一次火災之後,政府勒令改成雙層。現在大部分人在這裡已經二三十年了。


『以前一個床位每月200塊錢租金。』老鄧說。每兩年漲一次租金,增幅20%,現在每個月已是1200元港幣。


『籠民』大多靠申請政府救濟生活,綜合援助金是2200元港幣,失業救濟金是1830元,還有來自社會慈善團體的救濟。老鄧非周末的每日晚餐便是一家慈善組織提供,他們已過慣了這種救濟生活。











圖:有老房東肖像的座位寫著『請勿亂座,否則面斥』。

















圖:向外張望的『籠民』。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有一個棲身之地多不容易。這裡一個床位租金為1200港元每月。

















圖:住在這裡的多為老弱病殘的弱勢人群,『籠民』大多靠申請政府救濟生活,綜合援助金是2200元港幣,失業救濟金是1830元,還有來自社會慈善團體的救濟。


香港政府部門並非簡單取締床位寓所,而是透過立法確保床位寓所符合消防、衛生或樓宇安全的最低標准。1994年,香港頒布《床位寓所條例》,力圖改善並減少『籠屋』。在香港民政事務局的記錄裡,2006年持牌的床位寓所30個,床位910張,去年已減到21個775張。


『籠屋不是香港政府的救濟計劃,我們只是檢查寓所的衛生、消防是不是符合規定。』民政事務局新聞主任林培基介紹。


如果老鄧所在這間房屋正常出租,每月只有六七千元。包租公很少露面,僱了一人代為收租。所有『籠民』都對我們講:『你們不要拍照了,包租公知道會不高興的。』


老鄧走後,屋內陷入死寂。80歲的羅生坐在門口,嘮叨著自己很『淒涼』,幸好澳門有一個大哥,每次缺錢花都能接濟一點。


『年齡大了,一兩個人合租房子,出事了都沒人發現,籠屋裡兄弟多,有個照應。』一個老人說。但在外人看來,『籠民』無兄弟可言,吵架、打斗時常發生,有時會因為一碗飯被偷吃而翻臉。


在不久前,有個『籠民』因為吸毒,身上藏毒,被警方帶走。約半個月之後,他又重新回到籠屋。


夜深了,所有『籠民』像雕塑一般各自呆坐著。只有風扇依然在嘎吱嘎吱響,電視裡播報著一天新聞。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