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炸彈經過臉書穿越五大洲,青天霹靂小紅要嫁了,問我要不要回台參加婚禮?「妳終於等到啦!妳『老公』什麼時候離婚的?」「嘿嘿,我老公是向我求婚啦,不過不是他啦!新郎是以前的舊同學。」半年沒見,世界就變了。「呃……妳覺得我該把喜帖給瑞姊嗎?」小紅這一問,一堆無法消化的消息,搞得我在電腦前頭痛起來。
去年,3個熟女佔據咖啡店一角,最年長的是瑞姊,唯一結婚,幸福平穩;燙著浪漫卷髮的是小紅,不倫長跑7年;而熟女還剪妹妹頭的我,常出差的工作狂


       

姊妹們友情逾10年,無話不聊,唯有一個潛規則:在瑞姊面前,我盡量不問小紅感情。雖然戴白色瞳孔放大鏡的小紅從沒發現,或根本不在意,但我看得出來,每次小紅提到人夫,瑞姊就拉長臉,不然就是勸個一兩句「妳為什麼糟蹋自己、要浪費青春」之類的話? 
這天,原本是一場開心的下午茶,瑞姊說尿道感染去了好幾次廁所,她一去廁所,我趕緊補進度。「是妳厲害還是他老婆笨,在一起那麼久,都沒發現?」「他不是過50了嗎?統統給妳榨乾了,他老婆不會發現啊?」可惡的小紅,一直笑而不答,害我像八婆一直問,但還沒等到答案,卻先看到瑞姊正要坐下的屁股。 
「哈!那些兩性雜誌教的捉姦路數,根本沒用。我都要他回家一定要跟老婆做,起碼一個月一次。」小紅說得得意,我聽得起勁,「真大方,妳還管他家庭和諧啊?」「沒辦法,誰叫他一離婚就一無所有,我只好委曲點了。要不是我一直勸,他還不肯碰他老婆哩!」 
       

「鬼扯!」瑞姊半路殺出厲聲斥責:「明明介入別人家庭,還說得自己像是恩人,難道不會良心不安嗎?」我傻了,瑞姊吃炸藥啦!「我哪裡錯了嗎?他們感情早就不好了,要不是我滿足他,他回去還不會給老婆好臉色看!」小紅進入戰鬥模式,愈說愈激動。我趕快打圓場,好了好了別說啦!
「對對對,妳最對……」瑞姊反常了,繼續攻,最後,從鼻孔鄙夷地「哼」了一聲。這一哼,哼斷了姊妹情。小紅火大站起來,說:「妳別自以為是,不是每個人都能和喜歡的人結婚的。」起身甩頭就走。
姊妹會剩我倆,這下可好了,剛剛還砲火猛烈的瑞姊,直到結帳前,反而低著頭不太講話。各自要去搭車時,瑞姊突然拉住我,「妳可以再陪我一下嗎?」接著,還雙手掩面痛哭了起來。我又傻了,「好了好了別哭,小紅她神經大條,不會計較的。我幫妳去跟她道歉。」「不是小紅的事……我老公有外遇……」轟,天啊,怎麼回事?難怪瑞姊情緒失控,就是因為前陣子出事了,她恨死所有外遇的狗男女了!瑞姊要我保密,我要她冷靜別衝動離婚。隔天我出差,就這樣,姊妹們一別,半年多沒見,誰會想到小紅竟找到港口了! 
       

瑞姊發火另有原因

小紅問:「妳覺得瑞姊她會想參加我的婚禮嗎?」我也不知道,最後乾脆把瑞姊和小三正在搏鬥的困境告訴她。
「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妳忘了我才是這方面的專家嗎?陪我去見瑞姊,讓我來告訴她小三在想什麼……」小紅生氣的說。
呵呵呵,結果,婚禮上,瑞姊是小紅的最佳招待;是的,小紅親送喜帖喜餅去瑞姊家;是的,她們和好了!是的,後來還聯手鬥小三呢,當然,這又是另一個又另一個的故事了。 
       

瑪麗羊╱台北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30408/34938605/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