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非洲受氣候變化九千萬人處境危險












圖:在飽受乾旱侵襲的肯尼亞盧克瓦-莫森寧村,一個圖爾卡納男孩拿著一個早餐後的空杯子


據美國時代周刊,當你進入北肯尼亞卡羅吐穆村,給你最深的印象就是空闊。這兒有十多間錐形茅草小屋、一叢細長的荊棘樹。但是沒有莊稼,動物或水。環顧四周,空無一人。『他們都走了,』村民瑪麗·阿塔波說。她說她家僅靠100頭山羊熬過了長達十年的乾旱。沒有動物需要照料,男人們遷移到城市去找工作或出售自己剩餘的財產。『如今這種天氣周而復始,』阿塔波說。『我們什麼都不剩了。』


如果全球領導人們在下月出席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峰會之前需要更多的激勵,他們莫不如去東非看看。在這裡氣候變化不再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威脅,它現在就正在發生,成千上萬的人因此喪命。2006年,聯合國就做出預測,非洲將是受氣候變化影響最大的大洲,而這並不是由於非洲產生大量溫室氣體。更讓人揪心的是,由於非洲是這個星球上最貧窮、最缺乏管理的大洲,它應對氣候變化能力最為有限。根據聯合國報告,大約有九千萬非洲人處於『危險中』,這還不包括那些受戰爭和部族沖突影響的人們,而另外一方面,許多戰爭和部落爭斗都與乾旱和洪水等的極端天氣現象相關。


聯合國的預測已經成為現實。今年,在十年缺雨對農作物造成大量毀壞之後,七個東非國家中有大約二千三百萬人正在由援助機構供養。受害最深的一個地方就是卡羅吐穆所在的北肯尼亞圖爾肯納地區。在那裡的一些社區中,多達35%的人口正遭受營養不良,這個比例二點幾倍於世界糧食計劃署所定義的15%的危機門檻。


降雨變化有多少是人為導致、有多少是出於自然的循環模式,這不太可能進行量化。但是很顯然,一個顯著變化正在發生:近些年,有著可預期陽光和降雨的持續多產生長季已經不復存在,被一系列極端天氣現象所替代,沒給諸如圖爾肯納這樣的地方留下什麼時間餘地、從一個接一個的災害中恢復元氣。


例如,過去五周內嚴重的風暴給東非部分地區帶來暴雨,一天的雨量就相當於他們過去一個月通常看到的,從而引起嚴重的洪災。這可以部分歸咎於厄爾尼諾現象,該現象由於全球變暖而愈加頻發,從幾十年前的七年一次到如今的每隔一年一次。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在2007年的一份報告中也說,這些類型的乾旱,風暴和洪水在未來將更為普遍,一個接一個快速接踵而至。


當地人已經注意到發生的這一切。『過去草能長到我的胸口。那時候分濕潤和乾燥季節。如今天氣變得極端而無法預料,』現年27歲的皮特·阿瑟哈,圖爾肯納首都洛德瓦爾的一位旅游向導,如是說。援助機構警告說,烏乾達、索馬裡、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可能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們因為最近幾周的洪水而喪生。一些國家還爆發了霍亂。


更糟的情況可能仍將來臨。在北肯尼亞樂施會救援機構工作的艾瑞斯·羅斯科說,如果雨水將秧苗和頂層泥土沖走,而過度延伸的援助組織無法供養每個人,徹底的飢荒就『成為一種陰森逼近的可能性。』另外,2006年全球變暖斯特恩報告說,未來幾十年,非洲溫度昇幅可能會兩倍多於全球平均昇幅,從而導致未來嚴重的水資源短缺和急劇的糧食減量——以及更多的飢荒。


樂施會和其他援助組織在著重區域內人們直接人道主義需求的同時,也致力於推動來自西方的更長期的農業幫助,以期更好的應對氣候變化。西方援助『仍以治標——諸如進口食品援助——為主』,該組織在最近的報告中說,『[這些援助]現在救命,但是對於社區對抗今後沖擊幫助不大。』該組織已經建議將援助資金導向農業生產力項目,建造水井和糧食存儲設施,以及發展預警天氣系統。


即便諸如此類的解決辦法最終到位,也無法改變像圖爾肯納這樣的地方的氣候現實。曾幾何時,雨水和陽光是值得慶祝的事物。如今它們令人畏懼。本月,北肯尼亞的空中到處雲集著黑色蒼蠅,這是潮濕天氣來臨的確切標志。『雨水即將到來,』阿塔波說。但是雨來得太遲。而且雨量可能過多。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