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不見的范曉萱,推出新專輯重新面對歌迷,大家發現,原本活潑可愛的她,不但體重暴跌十公斤,連神情都變得滄桑,范曉萱坦承三年前自己罹患了憂鬱症,在病情最嚴重時,她還出現幻聽幻覺,老是看到小惡魔和他的同黨出現,要她和他們一夥,甚至還有想殺人與輕生的念頭。        

         

灰色青春 病魔苦糾纏        

從「小魔女」轉型為音樂創作才女,這一路范曉萱走得並不輕鬆,儘管她這幾年每次推出的專輯,都受到樂評一致讚賞,可是創作期間求好心切的壓力,對年紀輕輕的她來說,卻是一項精神折磨。范曉萱表示,大約從四、五年前開始,她就沒來由地感到情緒低落和經常性失眠,剛開始她並不知道這就是憂鬱症的前兆,單純以為只是心情不好和求好心切的影響。        

後來范曉萱就盡量寫歌或是找朋友玩,但還是常常無法控制惡劣的情緒。原本覺得好玩、有趣的事情,變得一點都不吸引她,於是她把自己關在家裡,最長有七天時間,一句話都不肯說,想睡又睡不著,再美味的食物也吃不下,覺得人生灰暗的沒一點希望,後來媽媽看她不對勁,帶她到醫院精神科求診,才被醫生診斷出是憂鬱症。        

         

拒當藥奴 想死想殺人        

知道自己得了憂鬱症,范曉萱並沒有太多的恐慌,只是不解為何憂鬱症會找上她,醫生鼓勵她說,只要積極配合,半年之內一定可以好起來,但等到自己開始就醫之 後,范曉萱才發現要擺脫憂鬱症並沒有想像中容易。她形容,每次吃完抗憂鬱藥,「感覺很假,因為完全沒有情緒!」整個人空空的,也沒有喜怒哀樂,服藥一段時間之後,范曉萱不想成為藥奴,想用本身的意志力來控制,所以擅自停藥,沒想到情況比想像中更嚴重。        

被關了一年的思緒和情緒,全部跑出來,不僅沒有辦法睡覺,而且還會精神錯亂,出現幻聽幻覺,我老是看到小惡魔和他的同黨出現,要我和他們一夥,也曾有輕生的念頭,還想把人殺掉!」重新回憶起這段往事,范曉萱稚氣的臉上,還餘悸猶存。        

另外,她也聽醫生的建議,多看一些勵志的書籍,可是越看越不對,還會不屑地在心裡冷笑:「你們在努力個什麼勁兒?」        

         

好友解悶 寫歌求發洩        

在最黑暗的時候,范曉萱的母親和好朋友成為她最大的精神支柱。媽媽每天都守著她,唯恐她發生意外,而好友小S等人更是時常關心她,為她加油打氣,有一次姊 妹聚會,小S突然對著攝影機說:「希望曉萱不要去死!」然後兩個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團。范曉萱說,她知道朋友都盡力在幫她,可是能做的畢竟有限,為了不破壞 歡樂氣氛,她連朋友都很少見面。        

在自我沈澱期中,范曉萱發現她比一般憂鬱症患者幸運,因為她可以藉由寫歌和寫日記來抒發情緒,而這兩項也是最有效的治療方式。如今回頭看看以前的自己,范曉萱才驚覺憂鬱症的可怕,因為它真的會致命,不知那天會做錯事,所以她呼籲憂鬱症患者除了循正規的醫療途徑外,一定要找出情緒發洩的出口,憂鬱症最怕自我 封閉,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最後,讓病情越來越嚴重。        

前陣子,一位好久不見的女歌手上節目,雖然她沒有透露病情,可是范曉萱就覺得她眼神很不一樣,直覺她應該就是憂鬱症患者,果然一談起來,她也正飽受病症困擾,讓范曉萱感同身受。        

范曉萱坦承自己得到憂鬱症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工作的壓力,而壓力來源當然就是歌手身分。從早期的暢銷歌手變成非主流藝人,面對老闆和銷售業績,她很難不在 意。原本做自己喜歡的音樂,是件快樂的事,但如果賣不好、不賺錢,范曉萱也輕鬆不起來,幸好做出口碑, 范曉萱這張新專輯賣得還不錯,加上又主持《台灣ROC》,時常和優秀的音樂人接觸,她的憂鬱症就算沒有痊癒,起碼有相當大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