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胸狹窄是一個人的秉性,各個時期、各個年齡段、不同階層的人都有,而且還佔有不小的比例。三國演義中的周瑜因為心胸狹窄,妒忌諸葛亮的雄才大略,最後氣得吐血而亡;戰爭狂人拿破崙由於心胸狹窄,把別人恭維他的話誤認為是諷刺他的話,而放棄了使用先進的科學技術,最後就只能遺憾地失敗了;“文革”時期,一些名人,如作家老舍,忍受不住不公正的待遇和非法批鬥,而選擇了自殺。這些人雖然有來自外界的不可抗拒的壓力,但自身忍受不住挫折,也是心胸狹窄的表現。大家想想看,那些身經百戰的老革命家、老將軍,如朱德、劉少奇、鄧小平等,也同樣受到了迫害,那他們為什麼沒有尋短見呢?因為他們的心胸有如大海般寬闊。        

       

心胸狹窄的人通常有如下表現:        

第一種表現:缺乏大局觀,凡事只顧自己,不顧他人。        

在單位,只幹屬於自己的分內工作,而對於團隊的榮譽、集體的利益及合作的事情,看得比鴻毛還輕——不僅不感興趣,而且根本不願意去做;而對於個人的利益,卻看得比泰山還重——總是處心積慮地想多得點,甚至不擇手段、不惜損害他人和集體利益。這種人不論是政治地位也好,還是生活待遇也好,只許佔便宜,不能吃虧。得了便宜,覺得是應該應分的。而一旦得不到或得少了,就會耍脾氣,甚至是暴跳如雷。        

第二種表現:攀比心理重,只能比他人強,不能比他人差。        

這種人喜歡和同學比,和同事比,和熟人比,有時甚至和不相識的人比。他們都比什麼呢?比較的範圍大了:房子、票子、孩子、服裝……比過人家了,心情好一陣,可一會兒就忘了;一旦比不過人家,就吃不香睡不穩的,一段時期也過不去這股勁兒。        

第三種表現:成績和功勞總是自己的,而失誤和錯誤總是別人的。        

工作和生活有成績了,成功了,總感覺是自己的功勞,失敗了就會找藉口,或者把責任推給他人。心胸寬廣的人,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總是喜歡推功攬過,因此受人歡迎;而心胸狹窄的人,正恰恰相反,總是喜歡攬功推過,於是便讓人生厭。        

第四種表現:自己不講感恩之心,而總對別人講滴水之恩。        

你對他(她)有一百個好,他(她)不一定記得,但當你有一次沒有達到他(她)的預期時,他(她)便會記恨你一輩子。而他(她)要是給別人帶來點什麼好處,哪怕是給別人一把瓜子,那可了不得了,他(她)會念念不忘讓別人記一輩子。等有這麼一天,他(她)對你只要有一點點不滿意,就會“翻小腸兒”——把對你的好講個沒完,讓你覺得下輩子都虧欠他(她)的。同時,他(她)還會對別人不停地講你的壞話。        

第五種表現: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自己有什麼缺點可以忽略不計,整天拿著放大鏡挑別人的毛病。這正是:烏鴉落在黑豬背上,只看見豬黑,而看不見自己黑。這種人當下級時,經常挑上級的毛病;而當他(她)成為上級時,就會不停地挑下級的過錯。        

第六種表現:心邪,時常曲解別人話中的含意。        

這種人喜歡吹毛求疵、雞蛋裡頭挑骨頭。他們往往願意撲捉別人的畫外音,然後小題大做,得理不讓人,無理辯三分。        

上面我們列舉了心胸狹窄的表現,那麼,它的危害是什麼呢?        

這種人甚麼最累?心累,而且嚴重超負荷了。人整天生氣,不愉快,氣血就不順暢,甚至出現瘀滯,那還有不得病的嗎?病由心生,說的正是這個道理。而這種人一旦得病以後,就能改變他們心胸狹窄的性格了嗎?不會的。江山易改禀性難移啊。得病以後,他們還總願意跟正常人比,和病情輕的病友比。比著比著,怒氣就上來了;比著比著,病情就加重了。這正應了那句話: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看了這篇文章後,如果你是一個肚量不大的人,就要趕緊改變一下吧。即使不能脫胎換骨的大改,也要有點小調整、小進步。因為你改變不了這個世界,唯一可以改變的只有你自己。為了你幸福的家庭,為了自己的健康長壽,希望你能有個較大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