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男子殘忍毆打一個掃地小男孩」的視頻昨天引發廣泛關注,所幸孩子目前傷情穩定、無生命危險,但更讓人揪心的是他受到的心理創傷。                                           

                                       

昨天下午,新華社記者專訪了來西安複查的 孩子父親李培建。他表示,目前孩子的身體狀況較為穩定,仍需進一步觀察。另據央視報導,孩子父親表示,經過醫院檢查,孩子病情穩定,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小 哲旭的心理創傷比較嚴重,從睡夢中驚醒後一直哭鬧。因西安的醫院床位緊張、治療費較高,他想盡快帶孩子回洛川治療。

                                       

7日下午,記者在西安市兒童 醫院附近的超市門口找到了被毆男孩的父親李培建,以及孩子的姨父韓豆豆。他們剛剛從醫院拿到了孩子的CT檢查報告,報告顯示孩子的傷情為左側額頂部頭皮血 腫,皮下積氣,左側頂骨骨折。李培建說醫生診斷認為孩子暫時不需住院治療,需回家觀察,並開了消炎藥。

                                       

這個不到三歲的小男孩頭部縫了十多針,戴著卡通圖案的帽子正在超市裡和媽媽、外婆、姑姑買玩具——一把玩具槍和動畫片《熊出沒》的玩偶。李培建說,孩子今天還算活潑。正說著話,小男孩走過來抱住了父親的腿,羞澀地躲在父親身後,隨後又跑向一旁的媽媽。

                                       

李培建是洛川縣鳳棲鎮高堡村 村民,事發當時他正在洛川縣城幹活,孩子跟著媽媽在舅舅所租的商舖玩耍。「等我趕回來的時候孩子已經在醫院了。」回憶起孩子的遭遇,李培建揪心地說:「這 簡直是天降橫禍。」雖然經洛川縣醫院治療診斷後孩子的狀況穩定下來了,但一家人還是覺得應該到西安的大醫院看看。於是6日晚,一家五口連夜趕到西安。

「檢查結果和縣醫院的一致,但還是要再觀察。」李培建說,孩子確實很受罪,前幾天還常有不清醒的狀態,「現在只要不碰頭部傷處,他狀態就還可以,知道跟我們要好吃的好玩的。」

之前網傳視頻顯示,4日晚8時43分,小男孩正在街邊掃地,一男子突然衝上來,重重一腳將孩子踢倒,隨後接連毆打孩子頭部、面部,甚至奪過掃帚抽打孩子,殘忍行徑令人髮指。之後該男子被旁邊店面衝出來的眾人阻止並按倒。

經 公安部門調查,2015年5月4日晚20時43分,洛川縣鳳棲鎮後子頭村王某某(男、漢族、1986年8月20日出生,初中文化程度,患有精神分裂症,有 延安大學附屬醫院、西安精神病衛生中心、第四軍醫大學等醫療機構的診治資料),在洛川縣中心街一飯店門前,對在門前拿笤帚、簸箕玩耍的兒童李某某(男、漢 族、2012年8月15日出生,洛川縣鳳棲鎮高堡村人),無故實施毆打。

記者從陝西省洛川縣公安局瞭解到,目前這一尋釁滋事的男子已被刑拘。對於毆打孩子的男子,李培建表示,「我們現在顧不上管別的事情,最關心的是孩子的健康。等孩子康復後該追究的還是要追究。」他說,經過這件事一家人也是引以為戒,不會再讓孩子脫離家長的視線。

李培建表示,昨天一天接到了上百個電話和短信,雖然無暇回覆,但他對所有關心孩子的媒體和網友們表示感謝,希望孩子康復後回歸平靜的生活。

小 男孩在西安打工的姑姑李俊梅表示,「孩子遭到如此殘忍的毆打,我們一家人都非常揪心。現在唯一慶幸的是孩子目前狀況還算樂觀。」李俊梅希望通過法律手段, 讓施暴者受到應有的懲罰。「我覺得具有暴力傾向的精神病患者應得到合理的收容和管理,希望能讓所有的孩子都遠離危險。」李俊梅說。

洛川縣醫院醫生:孩子送來時頭部大量出血                                       

5月7日中午,華商報記者在事發現場看到地上仍有明顯的血漬,現場許多圍觀者還在議論此事。據一名環衛工人回憶,5月5日早上5點多,她打掃衛生的時候就看到人行道上有一片血漬,事後才聽說了此事。

據瞭解,事情發生後,孩子的舅舅趕緊先打車將其送至醫院。據洛川縣醫院接診醫生王慧介紹,當時孩子被送來時意識是清醒的,但是頭部大量出血,右手上有青紫。頭部總共有4處傷口,最大的傷口有5釐米。經診斷為顱骨骨折,生命體徵平穩,進而轉入外科。

西安兒童醫院醫生:孩子病情平穩可慢慢恢復                                       

5月7日,孩子父母對於傷情不太放心,於是將孩子帶到西安市兒童醫院複查。

當 時接診的西安市兒童醫院門診外科主任醫師許冠平介紹,患兒家屬就診時並未透露受傷原因,只說孩子被踩傷,在當地醫院接受了治療,因為不放心,所以前來複 查,當時建議進行CT檢查,檢查結果顯示為「左側額頂部頭皮血腫、皮下積氣、左側頂骨骨折」,其他腦室系統形態、大小等都並未異常,身體多處軟組織損傷, 病情較為平穩,孩子精神狀態良好,不需要進行治療,慢慢恢復癒合即可,建議隨時觀察就診。

制止暴行小夥:剛開始以為是家長教訓小孩                                       

                                       

雖然不少網民紛紛譴責路人的冷漠,但也有 人為衝出來的製止者點贊。視頻中,有一名小夥兒從旁邊的飯館跑了出來,及時推開施暴者,救了孩子。昨日下午,華商報記者見到了這名勇敢的90後小夥兒小 王,他是這家川菜館的員工,剛從醫院回來,左手食指包著紗布,「阻止打人的時候指頭受傷,縫了3針。」

提及5月4日晚發生的 事情,他說他當時也有點緊張,但是更多的是憤怒。小王回憶,事發當晚,站在門口的迎賓服務員突然緊張得說不出話來。服務員拉著他的手指向了門外,看到小孩 被打得不動彈。「我的第一反應以為是家長教訓小孩。但即使是自家孩子,也不能這麼打啊。」雖然心裡很緊張,小王還是沖上去推開了施暴者。

「我當時問他,為什麼要打孩子?」施暴男子王某某並沒有回答。小王回頭看了下孩子,發現王某某已經跑了三四米遠,就趕緊去追他。「我追上他以後,把他摁倒在地上,他拿起簸箕砸向我。」對抗的過程中,小王左手食指受了傷。

飯館老闆:金屬簸箕都打得變形了                                       

                                       

這家川菜館的老闆屈先生告訴華商報記者,當時店裡有很多客人,是他們報警的。屈先生和小孩父母平日關係較好,又是鄰居,彼此經常照顧。回想事發時,屈先生說,那時候孩子媽媽應該正在二樓收拾東西,準備下班回家了。

據屈先生說,小孩家人是洛川縣鳳棲人。父親在外面幹活,母親守著飯館左側的裝潢裝飾店。「當時我在店裡有點事情,最後才衝了出去。手機又有點問題,客人們幫忙報了警。」聞訊的孩子母親也趕緊下了樓,而川菜館裡的女服務員們都已經嚇哭。

屈先生回憶,當時看到孩子一動不動躺在地上,流了很多血。「後來我到派出所才看到簸箕變形很嚴重,就知道他下手有多重了。」屈先生看到,金屬的簸箕已經變形,把兒也快斷了。

嫌疑人父親:事發前一晚還砍傷我頭部                                       

昨晚8時許,嫌疑人王某某家的大門緊閉。 好不容易敲開門,王某某的父親獨自坐在客廳裡抽著煙。說起王某某,62歲的老人連連嘆息。「我有四兒一女,他是老三。」老王說,2007年兒子去西安打 工,突然發病,同去的工友說他半夜醒來亂喊亂叫。隨後,家人把他接回家,找中醫治療了三四個月後還是沒效果。同年11月,又送他去西安治病。看了三四個月 後,差不多好了。可回來後又犯病了,經常出去亂跑。家人沒辦法,又把他送至延大附屬醫院診治,可效果還是不理想。就這樣前前後後,找了多家醫院,一直無法 根治。

這個兒子在家裡也是亂打罵家人。5月4日打小孩的前一晚,他還用刀子砍傷了父親的頭部。老王說:「每個月他的藥費就要 七八百元。因為家裡有個病人,31歲的二兒子現在還找不著對象。家裡的收入都給這個三兒子看病了。」說起來,老王還想起兒子前段時間打了一個環衛工人,給 人付了幾百元藥費。「其實,三兒子從小就很內向,不愛和人交流,是個膽小的娃。」

老王說,事發當天下午1點多,兒子又藉著上廁所跑了。家人四處尋找都沒有找到,想著他晚上自己就會回來。沒想到,晚上派出所通知他,兒子出事了。對於4日晚發生的事情,老王覺得很對不起人家,調查結束後,會去看望小孩並道歉。

三問男童遭暴打事件                                       

華商報記者就此事件採訪了北京師範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律師毛立新。

1.精神病人施暴,打了白打?                                       

毛立新表示,就初步查明的情況看,施暴者 王某某有精神病史。下一步如何處理,要視精神病司法鑑定的結果而定。「如果他是在不能辨認或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施暴,則不負刑事責任;如果是間歇性精神病 人,施暴時處於精神正常狀態,則承擔完全刑事責任;如果居於二者之間,則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應當負刑責,但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毛立新說,根據刑法第18條,即使王某某經司法鑑定確認不負刑事責任,應當責令他的家屬或者監護人嚴加看管和醫療,在必要的時候,由政府強制醫療。「強制醫療的期限是,直至其被評估為『不具有人身危險性』。」

2.精神病人的監護人是否擔責?                                       

據悉,王某某的監護人是其父親,其父已沒辦法管理兒子。

毛立新說,如果監護人有不履行監護職責的情形,對患者或者其他公民造成人身、財產或者其他損害的,依法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被打男童的監護人可提起民事訴訟,由王某某的監護人進行民事賠償。」

此 外,毛立新認為,把希望都寄託在監護人身上,不可能完全解決「武瘋子」問題。最終需要承擔維護公共安全職責的公安機關,做一些紮實的管控工作。首先,對於 轄區內的「武瘋子」,派出所應進行排查建檔,作為重點人員納入社會治安日常管理和防控;其次,對於發生的「武瘋子」傷人事件,應迅速出警處置,防止傷害面 擴大。「洛川這起案件,據報導,王某某在暴打幼童之前,就對一名57歲的女子進行了毆打。如果警方對前一起案件能夠及時發現處置,就能有效避免幼童遭暴打 事件的發生。」

3.路人「見危不救」是否該罰?                                       

監控視頻顯示,在王某某施暴後,曾有騎摩托車的行人路過,並未制止,另一行人從現場經過,也未制止。他們要為自己的「見危不救」承擔法律責任嗎?

毛立新說,路人與被打男童沒有特定關係,不承擔救助義務,其「見危不救」不負法律責任,屬於道德層面的問題。「但是,我們面對未成年人遭受侵害時應提倡見義勇為,及時制止,至少應主動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