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記不起當初愛你時的模樣

  只有幾百元就爬上火車去流浪

  說好一生一世陪在彼此身旁

  彷彿一切只是美夢一場

  已經習慣了沒有你陪在身旁

  那些過往總在夜深時讓我感傷……

  ——取自主人公的QQ日記

  愛上窮小子        

  5年來,我已經完全適應了柳州潮濕的空氣,而他卻變得越來越渾噩。他時常回來太晚,有時甚至幾天不見身影。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難道有錢人都會變成這個樣子?家和老婆拋到腦後,他心中只有事業?

  大概是七八個月前吧,一天,他深夜半醉半醒歸來。也許他以為我睡覺了,躲進了衛生間,聽到他壓低嗓音說:“寶貝,別鬧了,我已經到家了。”

  當時,我本能地跟踪他,站在衛生間門外,瞬間成了一個木偶。我忘記偷聽很不道德,當然他在外面乾著偷雞摸狗的勾當更不道德。

  他從裡面打開門,看見了我,大吃一驚。

  我淡淡地說,想上廁所。

  我在廁所呆了很久,打開水籠頭,嘩嘩的水聲,分辨不出哪是淚水,哪是流水。

  十多分鐘後,我走出衛生間,他竟然還站在門口:老婆,沒事吧?

  我搖搖頭,直奔臥室,我太累太困了,等待他到凌晨三點多,鍋裡還燉著他愛喝的雞湯。我已無心提示了,估計別的女人已經把他餵飽了。

  我嫁給他5年了。

  5年前,我們還是大學同學,那時他一貧如洗,他生於廣西偏僻的農村,學費一直是親友資助。我家在青島屬於小康,父母視我為心肝寶貝。

  我們的地位懸殊太大,當我跟他戀愛時,所有的人都反對:他不適合你!

  也許我被父母寵壞了,一意孤行。

  在眾多的追求者中,我決然選擇了他這個窮小子。當時他給我的印象與眾不同,除了埋頭苦讀,業餘時間還搞第三產業,休息日擺地攤,平時晚上推銷日用品……當時我被深深打動,經常去買他的東西。一來二去,兩人從買賣關係變成了情侶關係。養尊處優的我,覺得那種生活特有意思,浪漫而又真實,這正是我追尋的夢想生活。

  我不想要霸氣的官二代,也不要俗氣的富二代,他們不知道金錢的價值,更不知道人生的價值,他們衣飯不愁,只知道整天穿著名牌捧著電腦玩遊戲。

  我無意批判他們,但這是我在大學時目睹的現實。

  大學畢業後,我面臨痛苦抉擇,跟他走,還是聽父母的召喚,回到溫暖的家?

  那時我們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我給予他所有的一切。

  畢業的前一個月,父母一起去到學校,他們仔細審查了他,再三詢問了我,知道我主意已定,母親抹了一把眼淚,父親長嘆:既然你選擇了你的路,以後走錯了,你必鬚麵對……

  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痛哭失聲。

  他抱著我:我今生今世都不會負你,我會好好愛你,努力打拼,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

  所有的狗血愛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沒有聽父母的話,相信男人的山盟海誓,就這樣落入了生活的陷阱。

 

  情感多狗血        

  繼續看狗血劇。

  那天晚上,我輾轉不眠,他好像沒事一樣,翻身過去便鼾聲如雷。

  我悄悄起床,窗外月朦朧。走向書房陽台,凝望四周,雨後燈光幽幽,涼風習習。

  回到電腦桌旁,看到他的包包,腦海電光火石般閃過一個念:那裡面有什麼秘密嗎?結婚以來,我一直很信任他,從未翻看他的私人物品。那一刻,我幾乎無法控制自己打開了提包的拉鍊。

  我多麼希望那個包包裡清清白白,不藏半點私密。我好像小偷初次下手一樣,生怕被人捉住。

  包裡沒有避孕套,也沒有女人物品,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突然鬼使神差,我打開了他的錢包,除了現金和各種銀行卡,我發現一張發票——一張致命的發票。

  發票上寫著鑽戒,付款13500元,上面蓋了五星商廈的紅印章,再看日期,竟然是一年前買的。

  我舉起左手,無名指上,套著一枚銀戒,雖然磨得有些光亮,但顯得卑微。記憶像回放的膠片,迅速把我拉回6年前那個仲夏的夜晚----

  我來到了柳州,一門心思想跟他好好地過一輩子。

  那晚,月亮正圓,照著寧靜的柳江,波光粼粼,江面像撒滿金子。

  他讓我閉上雙眼,然後取出這枚銀戒,輕輕地戴到我的無名指上:現在我沒有錢給你買鑽戒,等我發達了,一定會給你換一個大大的鑽戒,可以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我傻傻地笑,不停地撫摸那枚戒指,幸福潮水一樣漫進心田。

  幾天后,戴著那枚銀戒,我們登記了……

  往事像一場夢,還是現實本來就如一夢?我怎麼突然墮入夢境,找不到出口?

  淚水一次次洶湧,漫過了那個漆黑的夜晚。

  次日早晨,他醒來時,到處找我,發現我坐在書房裡,眼睛腫得像桃子一樣。

  他假惺惺地問我:老婆,發生什麼事情啦?

  我一語不發,把那張鑽戒發票丟給他,他傻眼了:老婆,這個……這個是一個朋友放在這裡的,我知道,我欠你一枚戒指。

  “你繼續忽悠吧!鬼都不會相信你的話。”那一刻,我心翻騰,都玩到這個份上了,還把我當傻子!

  他知道我外柔內剛,出事了不會像駝鳥把頭埋進沙堆,我會反抗到底。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老婆,對不起,這幾年做生意壓力太大,我發誓,我不愛她,只是玩玩。”

  我的心像玻璃一樣瞬間碎了一地,而我竟然沒有落淚,我望著他,像望著一面空無的牆:“現在你覺得我們倆該怎麼處理?”

  “我欠你太多,現在只想過兩個人的世界,給我一個月時間,我會處理好一切。”他想擁抱我,我逃開了:“哈哈,兩人世界,女主角是誰?”

  我大笑,眼裡卻是滿滿的淚水。

  他突然哽咽起來:老婆,對不起,我錯了!求你給我一次機會!

  我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女人,當初嫁給他不顧一切,如果他背叛我,我同樣會乾脆利落:好啊!你現在也算小土豪了,如果你誠心和好,你必須做到兩件事情:第一,把你名下的財產轉到我的賬上;第二,讓小三當面向我賠禮道歉。

  對於一個窮小子來說,錢是他的命。而小三則是他的面子,如果他果真能放下,那我也不再計較。那時,我卑微的自尊變得非常強硬。

  他憤怒地摔門而出:“不可理喻!”

 

  覆水能收否?        

  犯了錯,就該懲罰,這是天經地義。

  他離家出走十多天了,沒有電話,沒有信息。我必須考慮退路了,那些天,我經常走進酒吧買醉。

  一晚,我獨自在酒吧喝酒、聽歌,聽到歌手唱著一首老歌《酒干倘賣無》,迅速把我拉回大學校園,那時我陪他一起賣東西,無聊時,我們大聲唱著這首歌,唱得熱血沸騰、熱淚盈眶。他緊緊地把我摟在懷裡,萬千柔情。

  那時真幸福!

  我忍不住淚花飛濺,只有淚水才能代表內心的柔弱無助。

  一個男人突然坐到我對面:美女,什麼事情讓你如此感動?

  聲音好耳熟啊!抬頭一看,我們同時驚叫了一聲:是你!

  他是我丈夫的哥們阿星,屬於高富帥系列,身邊總是美女成群結隊。

  “你怎麼一個人?他呢?”他關切地問。

  “什麼也別問了,沒事幹陪我喝酒吧!”我豪爽地說。

  他叫:阿弟,換包廂,上白酒!

  “北方女孩特能喝,今天想見識一下。”他倒了兩杯小鋼砲,然後先飲為敬,一飲而盡。“小意思!”我也仰頭喝個精光。

  棋逢對手,酒遇知己,幹吧!

  一杯白酒見底,又上一杯紅酒,後來又上啤酒,我們完全喝瘋了。

  我們都開始胡言亂語,他說他很羨慕我老公,娶了一個這麼漂亮又有文化的老婆;我說如果現在重新讓我選擇,我情願嫁給他這樣的高富帥……

  我們說著,笑著,鬧著,轉眼到了凌晨兩點,我醉了,也累了。他說帶我回家,我們搭上的士,他讓司機把我們拉去一賓館,我想反抗,但已無力,稀里糊塗跟著他開房了。

  在賓館,我們輪番嘔吐,聽取“哇聲”一片。

  折騰了很久,我們終於安靜地睡去。次日醒來,陽光透過窗簾一條縫照在我的臉上,非常刺眼。身邊空無一人,那晚好像一個夢,消失無踪。我掙紮起來看看身體是否受到侵害,沒有!

  阿星留了一張紙條:以後別一個人出去喝酒,太危險了。昨晚你幸好遇到正人君子。我有事先走,你好好休息吧!有什麼想不通可以給我電話。記住:天無絕人之路!

  自己的男人不管我死活,倒是旁人這份關切令我感動。

  回到家裡,我突然有幾分醒悟了, 一個男人不愛你了,為什麼要纏住?為什麼要僵持?為什麼要折磨?

  放下即為解脫。

  我跟單位寫了辭職信,訂了兩天后回青島的機票。我一件件收撿物品,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滴一滴往下掉。

  離開前一夜,他突然開門進來,嚇我一跳。他似乎瘦了,一身疲憊:我們去外面吃晚餐吧!

  我平靜地說,我不餓。

  他突然發現一箱箱打包的物品:你在幹什麼?

  “我回青島!”我平靜而果斷地說。

  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撕扯著頭髮:我已經徹底跟她斷了,真的,這段時間公司出了不少事情,我一直在出差,心急火燎。

  “你的事情跟我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我繼續冷靜。

  他突然從沙發上跳起來,緊緊地擁抱我大哭,成串成串的眼淚掉在我的脖子裡:“明天就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我為你買了鑽戒。”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暗紅的盒子,取出一枚亮眼的戒指,要給我戴上。我縮回手,戒指沒有任何意義,有時只是一個圈套。

  那晚的明月真圓,適合團聚。

  次日,我離開了柳州,行李被他扣下了,理由是我還是他老婆。

  不久,我又莫名其妙回來了,我偷偷地在柳州找了一份工作,租下一套房子。

  我在想,如果給他重新來過,他會珍惜嗎?畢竟我們一起走過了七八年,苦過,甜過,酸過,痛過……百味雜陳,百感交集。

  他能看到文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