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等我嗎?

                       

朋友常問我,為什麼不交個女朋友,
而我也常常說了一個故事給他們聽,這個故事就是我的原因。

三年前,因為車禍而進了醫院,住進了一間兩人房,隔壁床是空的,
就這樣一個人在一月安靜的過了一個禮拜。

一個禮拜後,有個年紀很輕的女孩送了進來,她跟我一樣是車禍,
但我們不同的是,我是醒著的,而她是昏迷的。

她的臉蛋很清秀,有著俏麗的短髮,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
從她進醫院開始,她的身邊總是有個婦人在照顧她,
我想那是她的母親吧! 

每天她的家人總會輪流來看她,漸漸的我也和她的家人熟絡了起來,
從她家人口中得知她叫汪淨渟,她的家庭裡有父親、母親,
還各有一個哥哥和姊姊,她跟她的兄姊各差了九歲和十歲,
差的可真多呢!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我發現了一件事,就是她的名字旁邊都有一個水,我問過她家人,
她的家人說她自己選的,不知道什麼原因,我也一直很疑惑,
難道她喜歡玩水嗎?可是一個小孩怎麼可能知道自己喜歡什麼,
應該是湊巧吧!

她家人還告訴我,如果她醒了,一定會很想認識我,
會巴不得黏住我,問他們原因,他們也只是笑笑的,沒人願意告訴我,
害我想了很久,還是想不出來。

淨渟昏迷了一個月,終於醒了,她的家人很高興,包括我,我在高興什麼,
我也不知道,而且我一直有個念頭,就是想認識她、了解她。

昏迷一個月後的她醒來的第一句話是,(媽,我肚子餓了。)
她一講完,全場的人愣了三秒,然後開始大笑,
只有她不明白的看著四周圍的人,她眼角瞄到了我,
我看到她的眼裡似乎很驚訝,然後一雙眼就緊跟著我跑,
害我被看的很不好意思。 

當天晚上,她要她的家人全都回去休息,她說她已經醒了,
不用再擔心了,醫生也說她暫時沒什麼問題,
只要再留院觀察幾個月就好,而且就算有事,
她旁邊的我也會幫她,呃...她想的還真周到。

這天晚上,她纏著我聊天,跟我好像很熟似的,一點都沒陌生的感覺,
我們就這樣聊著,聊到半夜護士來趕我們睡覺,
才結束我們第一次的認識。

隔天一早,醒來後她來是熟睡著的,我起身看了看她的睡容,
這我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睡容,只是這次的她是有意識的,
她的嘴角有著甜甜的笑容,應該是夢到什麼好事吧!

對了先聲明,我不是變態偷看她,
而是她常常在無聊時,找我聊天,如果我在看書,
她不會安分的讓我看書,會惹的你不得不陪她聊天,
我說她是個霸道的小惡女,她還笑笑的跟我說謝謝誇獎,
唉~真是個厚臉皮的小鬼,忘了說,她16歲,而我19歲,
她是剛上高中的新鮮人,而我是剛上大學的新鮮人,
我沒有女朋友,她也沒有男朋友,所以我們兩個當然沒什麼關係,
我說我可是正人君子,她總笑著損我說我“愛吃假細哩 ”(台語),
說真在的,我不太懂這句話的意思。 

她得知我沒女朋友後,常問我為什麼不交,我說我眼光高,
每當我這樣回答時,她又損我說是我交不到吧!
我總是笑笑的附和著她。

我從沒告訴她名字,因為我說我怕說出名字後你會愛上我,
我常這樣開玩笑,而她回說不定真的會哦!

就因為這樣,我總是不告訴她我的名字,而她也不會刻意去找我的名字,
其實在床尾那有掛著巡房表,上面就有寫著我的名字,但她從不去翻閱,
就這樣,她還是大哥哥大哥哥的叫。

有天我突然想到她的名字,而問了她原因,她想了一下說,
(在汪洋的大海,純淨無暇的水裡,有個長的亭亭玉立的美人魚)。
她說完時,我還愣愣的,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她臉紅的說我笨,
還聽不懂她的意思。

她說,這是腦裡常浮現的一個景象,
她說她常常在夢裡夢到一條很漂亮的美人魚,在水裡游來游去,
而且那個美人魚很像她,所以才會有這個想法,
我的想法:小孩子果真是小孩子。 

一個月後,剛好是她的生日,她全家都來幫她慶生,但從這天早上開始,
她變得怪怪的,一整天都很安靜,沒有像平常一樣,纏著我聊天說話, 
只是靜靜的休息,
而且跟護士借了筆紙寫了兩封信,說一封是要給她的家人,
另一封是要給我的,要我等到今天她慶生完才可以看,我答應了她,
而我的心中也漸漸有了不好的預感,我一直笑自己想太多了。

到了晚上,她的家人來幫她慶生,她雖然笑的很開心,
但我還是發現那個笑容是勉強的,是強顏歡笑,
我心裡有很多疑惑,但還是忍住不問她。

終於,慶生完了,她的家人要離開時,她躺在床上,
輕輕的說著,(爸,媽,如果昏迷後,不接受任何治療,
就這樣靜靜的躺著,那頭髮是不是還會繼續長長呢?)

她的父母回答應該是的,接著她又問,
(那爸,媽,如果有一天,我昏迷不醒,讓我就這樣靜靜的躺著,
好不好呢?不要做任何治療,就這樣靜靜的,好嗎?) 

她的父母皺著眉頭叫她別亂說話,漸漸的我心中的不祥預感越來越大,
她的父母也漸漸注意到不對勁的地方,她急著說,(爸媽,好不好?)
她的父母點頭,而汪母的淚已經流下來了,
似乎是知道有什麼是要發生了,她繼續說,
(媽,不要哭,相信我好嗎?我一定會醒來的一定會。) 

而她的聲音漸漸的越來越小聲,汪母緊緊抓著她的手,
好像這樣就能把力量傳給她,讓她支持下去,
(爸媽,哥姊,還有大哥哥,你們要等我哦!我會醒來的。)

說完話,她淡淡的笑了,她躺在床上,像天使一樣,靜靜的睡著了,
看著她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她的家人哭了,而我也哭了,
她的哥哥叫了醫生來,醫生經過檢查後,
發現她又回到一個月前昏迷的樣子,沒有任何原因,就這樣昏迷。
她昏迷後,我把信交給了她的父母,也看了她給我的信... 

她信的開頭就讓我驚訝。
耀綸大哥哥,大哥哥你的名字筆劃很多耶!
真是的,幹麼不取筆劃少一點的啊!哎唷!我不是要說這個啦!
嗯~你看了這封信後我應該已經處於昏迷狀態啦!別太傷心啦!
也別太想我啦!這樣我會不好意思的,
呵~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我知道自己今天會昏迷吧!
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名字的由來嗎?
其實我一直覺得自己真的是美人魚,不只是在夢裡,
在現實的生活中我也是有這種感覺,
總會懷疑自己為什麼會來到人類的世界很奇妙吧!

一個月前在我醒來之前,我在夢裡看見了好多好多的事情,你相信嗎?
我竟然也看見了你,所以我醒來後看見你也很驚訝,
我醒來前答應了一個人一件事,就是我醒來後一個月又必須昏迷,
我不知道再度昏迷後的我會發生什麼事,我只知道在我昏迷前認識了你,
所以我一定會再醒過來,繼續纏著你。

記得我曾經說過,如果我知道了你的名字,我就會愛上你,
你一定很驚訝我為什麼會知道吧!
嘿~不告訴你,可是我能告訴你,從我睜開眼那天起,
我就知道了你的名字,差不多就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