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在浙醫二院,器官捐獻者小孟熊被送進手術室

  12歲男孩因為意外腦死亡,最後一刻,父母決定捐獻兒子的器官,
  這是一個多麼痛,又多麼美的決定,
  父親說,我什麼都不懂,但我聽明白了這是做好事,我們願意做好事。
  孩子已讓3個陌生人重燃生命的希望,他的眼角膜還將為別人點亮光明。
  大雪紛飛的昨天,父親唐盛銀和母親楊國翠送別了他們的小兒子唐孟熊。
  那是個12歲的小男孩。因為一場意外,小孟熊腦死亡,已經沒有挽回生命的可能。在他人生的最後一刻,父母幫他做了一個決定:捐獻器官,幫助別人。
  前天下午,記者在手術室外見到了小孟熊的父親唐盛銀,蹲在牆角的他,低著頭,蓬頭垢面,捲起的褲腳一高一低,邊上站著的女子,滿眼血絲,雙手緊握著一隻裝滿衣物的塑料袋,不時會望一眼手術室,她就是小孟熊的母親楊國翠。
  下午4點45分,在浙醫二院,小孟熊永遠地停止了心跳,手術連夜進行。
  昨天上午,記者從醫院了解到,小孟熊讓2名尿毒症患者、1名肝衰竭患者重新燃起了生命火種。而小孟熊的眼角膜還將幫助更多的人。
  這是一對父母做出的一個最美決定。
  一場意外,
  和一個一小時的決定,
  「我什麼都不懂,但我聽明白了這是做好事,我們願意做好事……」
  小孟熊是家中的小兒子,4年前,父親唐盛銀為了改善生活,舉家從雲南遷到浙江,在嘉善姚莊打工,一家人僅靠夫妻倆打零工維持,貧寒但很溫暖。
  2月10日,正月十一,中午飯後,父親唐盛銀上班去了,母親楊國翠則忙著家務,本來小孟熊需要老實呆在屋內寫寒假作業,但調皮的他悄悄溜出去,和小伙伴玩耍了。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孩子這一去再沒有回來。
  當天下午2點多,在離家不遠的一個管樁廠內,小孟熊被滾動的水泥管樁砸到了頭部(注:父母事後從小孟熊的玩伴中打聽來的),倒在了血泊中。等楊國翠趕到時,小孟熊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嘴巴、耳朵都還在流血……
  很快,小孟熊被送到了嘉善縣第一人民醫院。
  副主任醫師李亞民印像很深刻——
  「大概下午4點左右,救護車將孩子送進了急診室。那時候,孩子情況就比較嚴重了,心跳都已經停了,呼吸也沒有,我們立即進行搶救,心跳回來了,但在做CT時發現,腦損傷比較嚴重,口腔、外耳道活動性的出血比較多。」小孟熊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依靠呼吸機、插管、強心用藥維持生命體徵。多年的經驗告訴李亞民,孩子救回的希望幾乎沒有了。「大腦的損傷是不可逆的,已經頻臨腦死亡(臨床上,這種情況持續24小時就可以確定腦死亡)。」
  第二天,李亞民不得不把這個消息告訴小孟熊的父親唐盛銀,孩子已經腦死亡,已經沒有生的希望。
  面對悲痛欲絕的家屬,李亞民硬著頭皮做了一個意見徵詢。「按照程序,我們要問一下家屬,是否願意孩子做器官捐獻。」
  讓李亞民意外的是,僅僅過了1個多小時,唐盛銀就給了他答覆:「願意!」
  唐盛銀說:「我什麼都不懂,但我聽明白了這是做好事,我們願意做好事……」
  楊國翠也表示:「他還這麼小,就這麼離開我們真的捨不得,但現在他也算做了一件大好事,我們心裡稍微舒服點……」,「在這種情況下,家屬做出這個決定,得多糾結啊!作為醫務人員,我一方面很感動,另一方面覺得很佩服。」李亞民說。
  器官捐贈手術前,
  送兒子最後一程,
  母親摸著孩子,沒有說話,只是默默流淚。

醫院將訊息反應給了嘉善當地紅十字會,並被傳到了浙江省紅十字會。按規定,紅十字會將安排一名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全程陪同。

  接到任務的是協調員何炯與嚴磊,他們都是有著專業醫學背景的志願者。其中何炯有20多年的重症監護室工作經驗,2年前她成了一名光榮的協調員。「我是2月11日下午接到消息的,當天傍晚就趕到嘉善縣人民醫院了,我們去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器官捐獻,而是更多地希望能夠給他們一些幫助和安慰。」
  法律對器官捐獻有著嚴格的規定,擁有手術資質的醫院也是很有限。2月12日晚上,小孟熊被從嘉善轉到了浙醫二院。全國著名移植專家、浙醫二院梁廷波副院長說,醫院還要組織專家對小孟熊做進一步評估,包括他是否適合器官捐獻等等。
  「雖然小孟熊的父親暈車,但他堅持要同車趕到杭州,一路上吐了好幾次。」何炯回憶說。
  到杭州後,小孟熊被送進了浙醫二院的重症監護室;工作人員則安頓小孟熊的父母臨時住了下來。接下來的幾天,專家團隊將對小孟熊的情況作進一步地評估,確認小孟熊已經腦死亡。而與此同時,挑选和小孟熊條件相符合的受體​​工作也開始了。
  17日上午,各項工作準備完畢。何炯再次向小孟熊的父母徵詢意見。
  「經歷了這麼多的器官捐獻,我非常能夠理解捐贈者家人的感受,所以哪怕在最後一刻我也提醒他們慎重思考,最終做出任何決定我都可以接受。」
  2月17日下午3點多,何炯陪同小孟熊的父母來到了重症監護病房外,按慣例,啟動器官捐獻手術前,必須依法取得直系親屬的一致知情同意。
  「這幾天,小孟熊的母親多次流淚,但是他父親是一個很不善言辭的人,雖然沒有哭,但是他的眼神透露著一種絕望和無助,看著很讓人心疼。最後簽字的時候,他的手都在顫抖。」
  手續完畢,唐盛銀、楊國翠最後一次走進腦外科重症監護病房,他們要送小孟熊到另一幢樓的手術室門口。「母親撫摸著小孟熊,乘坐電梯,一路上,夫妻倆沒有說一句話,但一直在流淚。」何炯說。
  他們的兒子,
  讓3個陌生人重燃生機,
  孩子的角膜,還將幫助更多的人,
  按規定,協調員會全程監督手術。
  2月17日下午4點45分,在取下呼吸機後,小孟熊漸漸地停止了心跳。「所有的手術都會在心臟停止之後進行。」
  晚上6點25分左右,器官摘除手術成功完成。「醫務人員小心翼翼為小孟熊擦洗了身體,換上了新衣服,隨後大家一起向遺體默哀。」
  器官摘除手術完成後,移植手術立即展開,一直持續到晚上10點左右。參與手術的浙醫二院腎移植中心主任肖家全介紹說,小孟熊救了三個人——他讓2名尿毒症患者、1名肝衰竭患者重新燃起了生命火種。目前,他們還在ICU觀察,如果度過了感染、排斥等風險,他們將轉移到普通病房。
  除此之外,小孟熊的眼角膜還將給至少2名眼疾患者帶去光明(注:眼角膜的保存時間相對較長,還在確定患者)。
  走出手術室,何炯告訴唐盛銀夫妻倆,他們還可以再見一面小孟熊。
  在醫院的太平間裡,這一次,這個男人再也忍不住,癱坐在地上,任憑淚水往下流。一旁的楊國翠也是泣不成聲。
  唐盛銀低聲說:「小孟熊很聰明,還在學校長跑中得過第一名。」
  昨天,小孟熊的父母又回到了嘉善,他們要去公安機關辦理最後的手續,然後回到杭州,送小孟熊最後一程。
  何炯說,她會陪到最後,「對於小孟熊的這種特殊情況,殯儀館都會開闢綠色通道。」
想看更多熱門文章---->http://tw.push01.com/channel/ahh
輕鬆賺取額外收入,發文賺錢免費註冊 ----> http://www.push01.com/?r=11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