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歲多的語語遇到一次意外,在經過十多天的搶救後被確認腦死亡,這讓年僅22歲的楊丹丹和24歲的鐘勝男面臨一次艱難抉擇:是否捐贈孩子器官。“一些素不相識的人給孩子捐過錢,捐過血小板,我們覺得應當感恩。”語語因此也成為四川年齡最小的器官捐贈者,其肝臟也將在另一名女嬰身上移植。


  1歲多的女兒夭折,對於22歲的媽媽楊丹丹來說,是永遠無法散去的傷痛。10月6日晚9點過,楊丹丹的女兒語語在成都街頭意外受傷,昨天已經被確認為腦死亡。楊丹丹決定在女兒走前,用一種特殊的方式把女兒留在人間,她和丈夫決定,捐出語語的肝臟雙腎,去拯救一名生命垂危的11月大的女童。
  “我不想讓失去女兒的悲劇再在其他母親身上重演。”和女兒臨別那一刻,她握住女兒的手,親吻著女兒的額頭。1歲零4個月的語語也成為四川省年齡最小的器官捐贈者。

  一次意外一天幾份病危通知
  ●“我甚至想到,女兒殘疾後要如何養大,如何讓她更漂亮。”
  昨日,已是語語搶救的第18天,在這18天裡,楊丹丹承受了從希望到絕望的痛苦。
  語語受傷後,被送到四川省人民醫院搶救,第一天到醫院,醫生就告訴楊丹丹,語語的傷臂無法復原了。“我感到很悲傷,但是我覺得自己一定要堅強起來,無論女兒是否殘疾,我都會把她養大。”接受記者採訪時,楊丹丹說,女兒受傷之後,她想了很多,甚至包括女兒殘疾之後要如何把她養大,想到在女兒懂事後如何給她安假肢,讓女兒更漂亮,不影響她的自尊心。
  “但我沒想到會在半個月後失去她。”當楊丹丹好不容易讓自己堅強起來時,語語傷情嚴重的情況,卻遠遠超出了她的想像。雖然在受傷後被第一時間送醫,但因為失血過多,語語漸漸失去了凝血功能,還伴有嚴重的腦水腫,在搶救的第10天,醫院一天就會出幾份病危通知書。在這段時間裡,楊丹丹每天只能睡上1個小時,女兒受傷的畫面不時在她眼前再現,“除了為女兒祈禱,我什麼都做不了。”
  一次抉擇夫婦捐獻孩子器官
  ●“捐獻女兒器官幫助別人,想邁過這個坎不是一件容易事。”
  隨著語語搶救成功的可能性漸漸減小,楊丹丹救活女兒的執念被一次次潑著冷水。在下過十幾次病危通知書後,語語出現了腦死亡的跡象,僅能靠呼吸機維持心跳。
  上週四,醫生與楊丹丹及其丈夫鐘勝男進行了​​一次談話,醫生委婉地講述了一些患者意外去世後捐獻器官的案例。“談過話後,我知道孩子可能已經不行了。”楊丹丹說,這天晚上,丈夫拉著她的手問了一個問題,捐獻器官是不是就是在女兒肚子上劃個大口子?楊丹丹聽完後,抱著丈夫一起哭了。
  “我不斷地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告訴自己,捐獻女兒的器官是幫助別人,但想邁過這個坎並不是一件容易事。”楊丹丹說,她是一家人中最先同意捐出女兒器官的,但丈夫看著呼吸機下緊閉雙眼的語語,卻怎麼也下不了決心。楊丹丹說,她今年22歲,鐘勝男24歲,都是射洪農村長大的,從未經歷過這樣煎熬的選擇。
  昨日,語語被確定為腦死亡,夫婦倆最終還是在捐贈協議上簽了字。
  一次離別緊握小手,親了又親
  ●“他們可能失去女兒,我們不能讓另一位母親再哭一次。”
  昨天中午,語語即將進行捐贈手術,楊丹丹和丈夫輕輕地走到女兒床邊,握緊著她的小手,親了又親。
  此時,語語僅剩下最後的數小時生命,在吻別女兒後,楊丹丹又叮囑了一遍醫生,除了捐出女兒的雙腎和肝臟外,他們決定同時捐獻女兒的眼角膜。語語因此也成為四川年齡最小的器官捐贈者,而楊丹丹和丈夫也是在捐贈協議上簽字的最年輕的父母。
  在楊丹丹夫婦道別語語兩個多小時後,語語的肝臟將為一名來自上海的女嬰進行移植。“他們的家庭也有可能承受失去女兒的痛苦,我們不能讓另一位母親再哭一次。”楊丹丹說。

孩子母親
  “陌生人給女兒捐錢、血小板,我們應當感恩”
  記者:這些天你承受了這麼多的煎熬,但你還是決定捐贈語語的器官,是什麼讓你們有了勇氣?
  楊丹丹:在女兒搶救無望時,失去她讓我感到很煎熬,我會去想像,每個媽媽失去女兒時的樣子。如果女兒的器官能讓別的媽媽少承受這樣一次痛苦,女兒在天堂也會開心吧。
  記者:是你說服丈夫在捐贈協議上簽字的嗎?楊丹丹:是他自己想通的。我和老公都是從射洪來成都最普通的打工者,難以獨自承擔女兒的搶救費用。在女兒生病期間,一些素不相識的人給孩子捐過錢,捐過血小板,我們覺得應當感恩,用自己的方式去幫助其他人。醫生告訴我們,一個11個月大的上海女孩與語語的肝配型是成功的,那個孩子有先天性膽管閉鎖,找不到肝移植,就會肝硬化、肝腹水,最終夭折。這個家庭也有可能承受失去女兒的痛苦,我們不能讓另一位母親再哭一次。
想看更多熱門文章---->http://tw.push01.com/channel/ahh
輕鬆賺取額外收入,發文賺錢免費註冊 ----> http://www.push01.com/?r=11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