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為什麼打哈欠                                        

  解釋很多,但似乎沒有一種經得起嚴格的科學審查。一種說法是,打哈欠能促進頜、頸和竇的血流,在吸進一大口氣時帶走熱量,從而給腦部降溫。然而,與常識相反,熱天打哈欠不如冷天頻繁。

                                       

打哈欠

  一種尚待駁斥的假設是:打哈欠「充當身體活躍起來的信號,是讓我們保持警醒的方式」。《紐約客》雜誌的一篇文章寫道:「打哈欠之後,運動和生理活動通常會加強,表明人體在某種意義上『活躍起來』。

打哈欠會傳染

  那為什麼打哈欠傳染呢?美國《科學公共圖書館綜合卷》雜誌最近發表的一項研究稱,這是表示共鳴的方法。但另一項新研究得出相反的結論。

二、幽靈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部2005年開展的一項調查發現,48%的美國人認為幽靈存在。現代科學家沒有太多地探究這個話題,但的確存在幾個有說服力的解釋。

  一種解釋與次聲有關,這種人類聽不到的低頻聲音可能源於風暴甚至家用設備,它會振動人體器官使人們感覺不安,還可能幹擾視覺讓人們以為自己看到了什麼;

  另一種看法認為,氣流或許會製造「冷點」,讓人們以為是幽靈的徵兆;最後一種理論認為,有些人看到幽靈或許是因為一氧化碳中毒導致的幻覺。

                                       

三、既視感                                        

  你大概經歷過這種感覺:發生某件事的時候,你覺得是往昔的重現。什麼導致這種怪異的感覺?一句話:沒人能肯定,但有一些解釋。

                                       

即視感

  一項將人們置於虛擬計算機世界的研究暗示,當某人偶然去了一個地方,該場景與他/她以前去過的某個地方相似,但他/她沒有意識到時,這種感覺出現得最為頻繁。

  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的認知心理學家安妮·克利里對《科學美國人》說:「既視現象的時空倒錯感或許是新鮮感與熟悉感的反差,即對不熟悉的東西不應該感到這麼熟悉。」當大腦為新的記憶錯誤編碼或者要確定某種熟悉感卻沒有成功時也會發生這種情況。

四、大腳野人                                        

  「大腳野人」有很多叫法,但從科學角度看它是一種真偽無從證實的動物。人們從未掌握大腳野人存在的確鑿證據,但科學家一直說,「缺乏證據不等於證明它不存在」。

  很多人猜測,目擊大腳野人的情況往往涉及可能被誤以為人類的大型動物,比如熊。美國媒體報道,一項最新研究對號稱來自一頭大型人形動物的毛髮做了DNA分析,結果發現這些毛髮來自「浣熊、綿羊、熊、狗和人等」。

                                       

五、安慰劑效應                                        

  你當然了解安慰劑效應:如果你真的認為某種東西能產生某種特定效果,那結果可能真是這樣,就算只是一顆沒有任何醫療作用的糖丸。但安慰劑效應實際可能比你想象的更令人困惑。

                                       

                                    安慰劑效應                                        

最近的研究顯示,就算受試者被告知服的是糖丸,它也管用。睡眠也是一樣。如果你認為相對於睡眠時間相同的人來說自己的睡眠質量更好,你多半會在各種任務中表現得更好。

  有些線索或許能解釋其中的奧妙。比如,一項研究發現,被提供了假止痛膏的人,其大腦的痛感區域活動減弱。另一項研究發現,類似的假止痛膏激活脊髓細胞。

  但是,從抵抗感染、考試成績更佳到睡得更好一系列情況中,具體過程到底是怎樣的?沒有人清楚。






歡迎支持我的facebook粉絲專頁:经典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