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慶,他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標誌性人物。他最大的特點,是愚蠢。蠢到了無以復加。然,他的智慧,與愚蠢是成正比的。

01

女人病重時,男人分秒不離的守候在床榻前,緊握著女人的手,淚流滿面,不停的述說兩人在一起的歡樂時光。女人臉上偶爾浮現出艱難的微笑,如午夜曇花,轉瞬香盡。終於將男人沙啞的低述,轉化為一聲絕望的悲嗥。

男人像個孩子一樣的嚎淘,並按照當時的習俗,悲情唱道:

比目魚,水中盪,

游來游去自成雙。

魚兒不知離別哭,

人到離時痛斷腸。

男人的悲嚎穿透時空,絲絲縷縷滲入我們的世界,霎時間引起了激烈迴響:

虛偽!

裝逼!

草你媽!

去屎!

騙紙!

……罵聲一片。中國人不接受這個男人的悲情。

實際上,中國人認為這個哭泣的男人,根本不配擁有真情。他算個什麼玩藝兒?怎麼配擁有人間真情?也配為心愛的女人掬一捧淚?

他只配被武松武二郎,一刀戮死!

這個哭泣的男人,是西門慶。

02

西門慶,他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標誌性人物。他最大的特點,是愚蠢。

蠢到了無以復加。

一部《金瓶梅》,實際上可以改名為《蠢貨西門慶被人坑騙史》。在這本書中,西門慶的愚蠢,經常會突破正常人類的想像,讓人不由自主尖叫起來:臥槽,難怪老子至今沒有發達,老子身邊,就沒個像西門慶這麼有錢、這麼傻逼、這麼愚蠢的肥豬……

《金瓶梅》中所有的角色,其實全都是為了欺騙西門慶,才出場的。所有的女人(除了李瓶兒)都騙他,所有的男人都騙他,比他年紀大的騙他,比他年紀小的騙他,朋友騙他,僕人騙他,當官的騙他,老百姓騙他……

比如說,有次西門慶攤上官司,兇多吉少,與西門慶關係最鐵的好朋友應伯爵,立即把臉皮一翻,徹底不認識西門慶了。等到事情過去,應伯爵遇到西門慶,頓時大呼小叫:窩槽西門慶,你真不夠哥們儿意思,你前些日子攤上事兒,要不是兄弟跑前跑後,哪有你今天?你不說擺酒好好的感謝我?

感謝感謝,西門慶明知道應伯爵什麼忙也沒幫,還是假裝很感激的樣子,請應伯爵喝酒,然後應伯爵獅子大開口,說是藉二十兩,西門慶一掏就是五十兩,說:多出來的三十兩,你就做點小買賣吧。

應伯爵拿銀子出來,很快花光了。不久他老婆生孩子,沒有錢,又來找西門慶。西門慶又掏出五十兩,說:不要寫借據,能還上你就還,還不上就算了。

應伯爵拿銀子出來,嘆息曰:讓傻逼保有他的銀子,是不道德的。西門慶的銀子,不騙白不騙……

於是各路人馬紛紛出場,都來騙西門慶。有個叫常峙節的,開口要藉三十五兩銀子,西門慶一掏就是五十兩。一個叫吳典恩的,拿走一百兩……眾人一邊從西門慶手裡騙錢,一邊悲憤欲絕:草他娘的,什麼世道?老子這麼聰明,家裡窮得沒褲子穿,西門慶傻到這份上,卻總有騙不完的錢?這世道太黑暗了,不騙死西門慶,正義就無法申張……

發狠之際,眾人扭頭,想瞧瞧西門慶那個小藥舖,被大家騙光了沒有。這一看,眾騙子又是齊齊驚呼:窩槽,什麼世道,太黑暗了!西門慶家的銀子,竟然越騙越多……

是真的越騙越多。

西門慶出場時,全部家底只有一個小小的藥舖門臉,價值不過幾百兩銀子。等到小說開鑼,眾騙子登場,紛紛開騙後,西門慶的家產,從一個藥舖開始擴張,迅速擴張成為生藥舖、緞子舖、綢絹鋪、絨線鋪、典當舖等多元化的大產業,不算不動產,僅動產就近十萬兩銀子。

十萬兩銀子是什麼概念?

在當時,10兩銀子,就可以買個活色生香的漂亮姑娘帶回家。250兩銀子,就可以買下一幢四合院。

西門慶,他從一個小店主起家,生生的被騙成了億萬富翁。

到了這一步,包括我們在內的所有人,都會不由得驚呼:窩槽,太黑暗了……西門慶,他是怎麼發達起來的呢?

03

西門慶的智慧,與他的愚蠢成正比。

在朋友家人面前,他有多麼愚蠢,在商業市場上,他就有多麼聰明。

小說中,潘金蓮最喜歡在西門慶面前玩心眼,西門慶則是非常配合,表現得呆傻蠢萌。但這男人心裡明鏡也似,知道潘金蓮並不是真心的愛自己,只是找不到比自己更好的,沒辦法拿他應付而已。

所以他從不在潘金蓮面前說真心話。

但他會在李瓶面前說。

李瓶是書中唯一真正認識到西門慶智慧的女人,也是對西門慶唯一真心的女人。西門慶對這線真情,感動得涕淚交加,恨不得扒皮相報。書中第十六回,西門慶來李瓶這裡尋找存在感,這時候家僕找來,說家裡來了三個客商,正等他回去做生意。

當時李瓶立即道:慶兒,生意要緊,你趕緊穿上褲子回去。我這裡你什麼時候來都可以,反正我會等著你的,千萬別耽誤了正事。

西門慶失笑道:瓶兒,你差矣,我要現在回去,就上套了。那幾個人的貨,固然是暢銷,但量太大,除了我沒人能吃得下。這筆生意,誰沉得住氣誰就賺,誰沉不住氣,就虧大了。所以瓶兒,咱們倆還是繼續啪啪啪,有分教,男人女人啪啪啪,金銀如水嘩嘩嘩,人生在世要動腦,沒有腦子白叫媽。

另一次是西門慶正在宴請,忽然有家人跑了來:報告老闆,現在河裡有五百包錫米,因為河水要結冰,賣家著急脫手,價錢就跟白送一樣,要不要全部吃下?

吃你大爺啊吃!西門慶叱道:河水結冰,米價應該上漲才對,可這家的貨賣個跳樓價都沒人接,這說明什麼?說明今年糧米不缺貨呀。不信你等著,等河冰一開,大船大船的糧米進來,米糧會跌倒泥土的價!

這才是真正的西門慶,他的商業頭腦,驚人的聰敏。根本沒人能夠騙得了他,除非他自己願意。

04

西門慶就是這樣一個人,你對他真心,他對你真情。你拿他當朋友,他就拿你當兄弟。如果他不對你動心計,那隻是因為不值得。

唯一對他付諸真情的,是李瓶,而西門慶,則以一個男人的方式,回報李瓶的愛。書中大量兩性描寫中,唯有和李瓶的性關係是對等的,而在潘金蓮或是吳月娘面前,西門慶更像一條狗,只要這兩個女人一瞪眼,西門慶就會立即趴地上,汪汪,汪汪汪……對西門慶來說,這是成本最低、最省心的法子,她們不知道自己的價值,西門慶也懶得解釋。

而對李瓶兒,《金瓶梅》書中,整整用個六個章回,來描寫李瓶兒病時西門慶的表現,那才叫牽腸掛肚,扯肺揪心。西門慶就跟個失心瘋一樣,一會兒對天許願,一會兒對地磕頭,只要能挽回李瓶兒的性命,他什麼代價都肯付出。大夫怕傳染,讓西門慶不要進病房,可西門慶卻坐在李瓶兒的病榻前不肯走,他緊握著李瓶兒的手,一直讓這女人安祥的閉上眼睛。

但在我們的傳統中,西門慶這樣以真情對真情,以悲惘對欺騙的智慧型男人,卻是主流文化厭憎的對象。主流文化所推祟的,是急時雨宋江那樣,一刀子戮死自己包養的女人,是像拼命三郎石秀那樣,遞刀子強迫病關索楊雄殺掉老婆,是像最了不起的武松那樣,一刀子將暗戀他的丫鬟春梅戮個透心涼……

對女性的暴力,就是圖個省心,說到底就是男人不想為女人多費一點腦子。

正因為缺少智力因子的浸潤,我們的文化盡多推祟暴力英雄,甚至把屠殺柔軟女人的殺人狂,推上神位頂禮膜拜。

水滸英雄,所渴望的是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絲毫也不想虧待自己的食慾。而西門慶類型的商業英雄,他們的慾望重質而不重量,這意味著他們必須要保持飢餓,保持愚蠢,吃得不多,但要精美。用的極少,品質極高。這種觀念更符合現代文明的節奏,但對許多人來說,卻極為陌生而困惑。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