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老人158年間三次轉世全記得,一世男人兩世女人!!看她沒讀過書卻寫出了繁體字...

牛文啟居士是山西省石樓縣裴溝鄉裴溝村人,生於1916年農曆二月初三日,是一位樸實的農村婦女。但她在山西石樓縣裴溝鄉很有名,因為她確頗有奇異之處。

               

                                        左圖為示意圖

  其一,是她能清晰地記得自己前兩世輪迴轉世的情況,並能分毫不差地敘述。

 

  據她回憶,她第一世是陝西省西安市大雁塔人,男性,名叫周貴才,是販騾販馬大商人,37歲那年去世。

 

  第二世投胎於河南省古洛陽一葉姓官宦人家,名葉文國,順治16年,女扮男裝中過文狀元,在29歲那年誇官到青海省西寧市,後得傷寒而死。

 

  她今生投胎到山西省石樓縣黃石峪村,是她記得的第三世。這一世家窮,沒有讀過書。後來嫁到離娘家五里路的裴溝村。她心靈手巧,剪一手好紙活。中國佛教學會常務理事、《光明日報》、《博覽群書》總編常大林曾拜會老人家。

               

常大林曾拜會牛居士老人(圖片來源:資料圖)

  其二,是她今生沒有上一天學,四書五經卻可熟背如流。因為她前世是文狀元,前世讀的書還記得的緣故。

 

  2010年,我們專程去山西拜見了這位當時已93歲的傳奇人物牛文啟老人。賓主似久別重逢,相見甚歡。天晚了,慈祥的老人吩咐孫子打掃另一孔窯洞,留我們在家住宿。我們雖不想麻煩他們,無奈村里別無旅館,也只好隨緣了。

 

               

作者姐妹與牛文啟老人母女合影,後排左一是其女兒。

(圖片來源:資料圖)

               

作者姐姐與牛文啟老人三輩人合影,後排左一是其孫子。

(圖片來源:資料圖)

  我們為什麼千里迢迢來拜訪牛居士?目的想核實來自各渠道的“再生人”信息的真實性。

 

  最初是從一本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中功雜誌上知道山西、河南一些“再生人”的事蹟,後來從網絡得知更多的“再生人”的信息,於是就想對這些事情了解一下,調查其真實性如何。

 

  “再生人”、以及他們所講的前世記憶是真的嗎?如果這一切是真,我的人生觀就要大大改變了,雖然改變固有觀念往往非常艱難,但如果明知是錯,當然不能讓自己一錯再錯。

 

  千里之行,只為實地考察“再生人”。因為人生短暫,人命珍貴,所以對生命奧秘的探索是最值得關注的。山西張成保、折國娥、牛文啟等,到海南島唐江山、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坪陽鄉再生人等報導,我都希望一一核實調查。我願意老老實實做些調查研究,來判斷事情的真假。這也是我不遠千里去拜訪牛文啟和其他記得前世的“再生人”的原因。這就是山西之行的緣起。

 

  終於來到牛文啟老人面前,還住在她的家裡,並在她家住了三天,多麼幸運,我當然要藉此好好了解和觀察了。這三天,我們盡可能多和老人交談,只可惜她能聽懂我們的普通話,但我們無法聽懂她的山西裴溝村方言。

 

  天無絕人之路。幸虧老人會寫字,所以我們的直接談話大多是筆談。雖然老人這一生沒有讀過書,但她會寫繁體字,她盡量以孫子的紙筆回答我們的問題。

 

  但她家裡筆墨紙張也很少,所以我們常常需要到村里尋找會講普通話,又願意花時間為我們“翻譯”牛文啟老人方言的人,來幫助我們進行交談。當然,此舉也可順便了解村民們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牛文啟老人居住的窯洞,老人平時就和小孫子睡在這個炕上。

(圖片來源:資料圖)

  她的孫子偉琪時年十五歲,上中學,功課較重早出晚歸。會講普通話的他,晚上回家就常常被我們“抓壯丁”,充當了我們與他奶奶之間交談的“翻譯”。

 

  為什麼老人沒有讀過書卻會寫繁體字呢?老人說,這是她前世讀書的底子。她說,前世書讀得很好,曾中狀元。時間是清朝年間,與範無病同時中的狀元。範是武狀元,自己是文狀元。

 

  她還說,姑表弟讀書較差,自己曾為他替考,死後受到閻王斥責,因是真心幫助表弟,沒有得表弟一分錢,被免予處罰。

 

  有一次老人背誦了一首非常長的偈子——類似詩歌,雖不一定押韻,但言辭古雅,很有哲理,真不是一個沒有受過教育的老太太能夠即興編出來的。

 

  為慎重起見,我們還訪問了老人的鄰居,以及裴溝村的不少村民,甚至包括跑“石樓-裴溝”線路的客運司機等人。聽我們詢問牛文啟前世今生事的真假,人們都異口同聲的說,她娘家距此僅五里路,嫁過來幾十年了,她是個老實人,從不騙人,她所講的事情都是可信的。

 

  人們說,她八歲就開始講前生的事,而且後來她和家人曾按她前世記憶住址去找過她前世在西安、河南的老家,全都找到過,當時社會發展慢,好些地方都還是她記憶中的樣子;老人至今還能講西安、河南省的方言;而她家門口現在還在使用的一個小柴灶,鄰居說,老人家親手造的這個灶的樣式是河南式,這個村里只此一個,樣式非常獨特。

               

右一、右二分別是老人的鄉親和鄰居。

(圖片來源:資料圖)

 

  為什麼記得前世的人這麼少呢?為什麼我們都不記得自己的前世呢?

 

  按照佛經,這是“隔陰之迷”。佛說“入胎、住胎、出胎”的痛苦太深,把記憶完全喪失了。

 

  南懷瑾先生在講《南禪七日》時講過:神識在入胎時,就像一隻蒼蠅突然進了電風扇一樣,更確切說是進攪拌機,馬上被攪進去並給攪暈了。僅這一關,就能讓我們一般人完全迷失記憶了。

 

  “住胎”:佛在經中,稱住胎時為“胎獄”,和坐監獄一樣受罪。既使前面入胎時沒有迷到,到這裡,悶十個月也給悶迷了。

 

  “出胎”:佛說“如千針刺鮮肉”的痛苦。所以,小孩生出來,皮膚碰到空氣,就如拿千萬把針頭刺扎鮮肉一樣,沒一個不哭的,太痛苦了!

 

  既使是一個人修行得很了不起了,能夠做到入胎、住胎不迷,但是到了“出胎”這一關非迷不可。能夠出胎不迷者,那真是證果的大阿羅漢,乘願再來的佛、菩薩、聖人了。

 

  除非“奪舍”。所謂奪舍,就是奪了別人的房舍——肉身去住。

 

  南懷瑾先生在講《我說參同契》一書中,說道家和密宗有一種功夫叫作奪舍,就是把自已的神識進入剛死的嬰兒的體內。能夠奪舍的人,一般有較高的修為,並且功行和道德也是很高的,為了不再轉世被迷(隔陰之迷),他是藉個身體繼續再來修煉,所以他們是出胎不迷。南懷瑾先生說:“如果道德不夠,幹這個,會犯天條的。”

 

  牛文啟老人對多次轉世投胎經歷,前後158年的事情記得很清楚。

 

  根據“隔陰之迷”理論,我認為,牛文啟做騾馬商人以及高官之前的某個前世,一定有很高的修煉水平。否則無法解釋她這三世158年間的轉世記憶。從她自述發願為村里修觀世音菩薩廟多活了不少年來看,可見一斑。

 

  她說今生的壽命本來是25歲,因發願要為裴溝村修觀世音寺廟,沒有資金,一直活到88歲,才將觀世音廟修起開光。她說修寺院的目的是讓觀世音菩薩的形象留在人間,讓大家知道真有輪迴,真有菩薩,不要做壞事。之後她說不再來人間了。

 

  在偏僻鄉村,拜訪這樣一位老人,聽她講述她的前世經歷,看見沒有讀過書的她寫繁體字,背誦子(經史子集?)等,真是非常不可思議,覺得就像是佛陀在面前,給我宣講法界的真實性一樣的震撼。也對經上“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做如是觀”的教導,有了一點感受。

 

  回四川後,我曾上網查資料,清順治16年是哪年?那年的狀元是否範無病?但最後沒有查到確切資料。不知道是否是老人的方言翻譯失誤?比如把“解元”誤為“狀元”?還是時間記憶有誤?這個就需要有條件的同修們努力去揭開這個謎底了。

 

  和老人三天近距離相處,感覺她非常淳朴善良,的確不可能為此騙人。而且她多年堅持講述這個前世今生故事,也沒有從中得到什麼好處,還是一直堅持講述這個同樣的故事。

 

  相處三天,這位老人的善良真誠,給我們很深印象。她曾於2007年皈依佛門。下圖是她的皈依證,法名“妙文”,真是非常確切。


                   

老人的皈依證(圖片來源:資料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