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5083007108.jpg

       

我是一只鬼”酒吧里一个四十几岁,穿着西装皮鞋的成熟男人边说着,边拿着手里的酒请一个妖艳而冰冷的女人喝,女人被他的话给逗得笑了,女人笑起来很好看,就像是只花蝴蝶一样漂亮。        

           女人笑着接过男人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        

           男人冷冷的说道:“我叫李成业,你呢?”        

           女人迷恋的看着李成业,妩媚的说道:“我叫林韵,你说你是鬼,你是怎么成为一只鬼的啊?”        

           李成业喝了一口酒,开始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我出生在农村,家里兄弟姐妹众多,我很小的时候,就出来打工了。在打工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打工妹,她有着一个很俗气的名字叫吴小妹。        

           我和吴小妹认识没多久就结婚了,她是一个好女人,她陪着我回到了我那偏僻的农村,我们在村里弄了个很小的养猪场。养猪场的规模一年一年的变大,小妹也先后为我生下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可是有了钱之后,我就开始学起了有钱人那样养起了小三,可是小妹却一如既往的为我家里家外的操持着,她一直相信着我。        

           我原本也没有想过要和她离婚,可是生意越做越大,我进来很多先进的设备,为此,我还特意聘请了一名大学生许志强作为技术指导。        

           许志强跟我说,像我这么大的老板就应该要请一个漂亮的女秘书,我想了想也是,有的时候,在酒桌上谈生意,有时候女人说话,就是比男人管用。        

           于是我就让许志强给我物色一个,没几天许志强就带了一个温柔、善良、看上去也单纯的女孩徐丽到我的面前。        

           我一眼就相中了徐丽,没多久,徐丽就成了我的情人,后来她告诉我,她怀孕了,我就决定要和吴小妹离婚。        

           吴小妹人虽好,可是和徐丽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丑小鸭和白天鹅。        

           我原本以为和吴小妹离婚,她会又哭又闹,可是没想到我才一提出离婚,她就会干脆的答应了。        

           我虽然惊讶,可是也没有问她,她抹着眼泪说要离婚可以,但是必须要把两个孩子给带走。        

           当时我就想,反正徐丽已经怀孕了,我也就快要有孩子了,所以我就想孩子,还是跟着他们的妈妈一起生活更好。

           我们快速的离了婚,两个孩子留给了她,我还给她留了一大笔生活费。        

           紧接着我又有给徐丽举行了一个大型的婚礼。        

           可是结婚没多久,徐丽就慢慢的让把我名下的产业都过户到了她的名下,她说是怕我的两个儿子将来长大了,来分我的家产。        

           徐丽怀孕了四个多月,可是肚子却依旧和原来一样平扁。        

           那一天晚上,徐丽亲自做了一桌好吃的,还请来了许志强陪着一起喝酒,可是没喝几杯,许志强就醉得趴在了桌子上,怎么叫都叫不醒。        

           当时我还笑他来着的,没多久我就喝趴在桌子上了,说来也奇怪,我的酒量原本是很好的,可是那天我才喝了几杯就醉了。        

           没一会儿,我就觉得自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我往下一看,我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徐丽和许志强正在把我切成一块块的,接着又把我是尸体装进旅行箱里拉了出去,我跟着他们走了出去,我倒要想看看他们是怎么处理我的尸体。        

           我看到他们把我的尸体放到了搅碎机里搅碎了,又把碎肉拿去喂猪。        

           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们一直在骗着我,其实徐丽根本就没有怀孕,而徐丽早就和许志强在一起谈恋爱了,我刚死的那天夜里,他们两就睡在了我的床上。那时候,我很想杀了他们,可是我刚死,我根本就没有能力杀了他们两。        

           第二天,我看到了徐丽给吴小妹打了电话,她告诉吴小妹一切都处理好了,可是回来了。        

           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很奇怪,她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呢?而吴小妹说的一切都处理好了,给不会是指杀了我吧?        

           一想都这里,我就觉得毛骨悚然。        

           没几天,吴小妹就回来了,徐丽一看到吴小妹就开心的叫她姐姐。这时候,我才知道,徐丽是吴小妹同母异父的亲妹妹。        

           吴小妹曾经跟我说过她的亲生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她和她妈妈。        

           后来她父亲死了,吴小妹曾经跟我说道,她要接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我什么也没说就同意了。        

           可是我没有想到吴小妹和徐丽的感情是那么的深厚。        

           其实吴小妹早就知道我在外面包二奶的事情,所以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妹妹,所以他们三个人就合起伙设下了个局,让我往里跳。

           在得知了所有的真相之后,我怒气冲天,我决定要杀了他们,按他们杀我的方法杀了他们。        

           我首先附在了吴小妹的身上,给徐丽和许志强做了一顿饭,等他们和喝醉了之后,我就把他们给杀了,剁成块,在拿到搅碎机里搅碎了,喂猪。        

           接着我挖出了吴小妹的心,我想要看看她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她竟然可以那么的平静的杀了我。        

           李成业声情并茂的说着,似乎这个故事真的发生在他的身上一样。        

           林韵笑着说道:“你说的就像是真实发生的一样,那么你说说她的心是什么样子的?”        

           李成业看了林韵一眼,并没有回答,反而是笑着说道:“从那天之后,我就会每天都这家酒吧来,喝上几杯,然后在找个女人,挖开她的心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那是什么颜色啊?”林韵问道。        

           “你想知道吗?”李成业诡笑的问道。        

           林韵点了点头。        

           李成业把手伸进了林韵的胸口,拿出了一颗的砰砰跳的心脏。        

           林韵瞪着大大的眼睛,像是在看着李成业,又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心。        

           林韵是一名女警,是为了酒吧里最近几起的女性心肝失踪案而来的。        

           酒吧里那些和林韵一起来的刑警,奇怪的看着林韵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着话,又看到林韵一个人坐在那里突然不动了,其中一名刑警走了过去,他才发现林韵和前面八起失心案一样离奇的死在了酒吧里。